《鐵血狂龍》[鐵血狂龍] - 第八章 再三挽留

瀟瀟這句話落地,伴隨着一聲 ”啪 ”的聲音,劉國福終於一個耳光甩了上去。

瀟瀟嬌嫩的皮膚,頓時就出現了一個鮮紅的手指印。

瀟瀟捂着臉,眼淚當即就下來了,從小嬌生慣養的他,根本就沒有挨過打,此時看見劉國福居然為了一個外人打自己,瀟瀟頓時感覺一肚子委屈: ”爸,你就因為一個寧家的廢物打我,不要以為我不知道,這個廢物已經被寧家趕出去了,就你還當他是小少爺,我看他什麼都不是,就是一個屁。 ”

劉國福被氣的渾身顫慄,抬手又要打下去,卻被寧宗抓住了手腕: ”劉叔,算了。 ”

”怎麼能算,我今天非要教訓教訓她,讓她知道什麼是天高地厚。 ”劉國福被氣的夠嗆。

這時候劉國福的老婆很快就跑了出來,也攔住劉國福,對瀟瀟說: ”瀟瀟,你怎麼又惹你爸生氣了,趕緊回房間去。 ”

”我哪裡惹他了,寧家好幾個少爺,他偏偏就要討好這個最沒用的小少爺,不知道圖什麼。 ”瀟瀟說完,就氣沖沖的回到了房間, ”嘭 ”的一聲就關上了門。

這裡的氣氛倏忽就變的尷尬幾分。

劉國福的老婆這時候說: ”你沒事老打女兒幹什麼? ”

”我怎麼打她?她說話一點都不知道分寸。 ”劉國福直接說。

”嬸子,這件事情全因我而起,實在對不住。 ”寧宗這時候說。

”沒事,小少爺,都怪這丫頭不懂事,得罪了您。 ”說完,劉國福的老婆就回到了廚房。

寧宗哪裡能聽不出劉國福老婆話里的意思。

坐定後,劉國福還是一個勁道歉: ”小少爺,都怪物管教無方,冒犯了您。 ”

”劉叔,你別這麽說,像瀟瀟這麼大的丫頭,最是年輕氣盛叛逆的時候。 ”寧宗說這話的時候,忘記自己也是這個年紀,不過經歷了那七年,寧宗的脾性早就被磨練的異常沉穩。

劉國福看着寧宗,寧宗說這一番話,就能說明寧宗心胸寬廣,不計較小事。

劉國福這時候想起寧春對他說的話,雖然有些為難,但這些話也是關乎寧家生死存亡的重要事情,所以劉國福也不能耽擱,畢竟在寧家幾十年,對寧家還是有着感情的。

思慮了一番,他還是說了出來: ”小少爺,寧家的情況現在有些不好,小少爺如果方便的話,可以幫扶寧家一把嗎? ”

”我知道了。 ”寧宗說著。

這時候,劉國福的老婆忽然將一個盤子重重的放在桌上。

劉國福說了句: ”你就不能輕點嗎? ”

”輕點什麼,我以前都是這樣的,怎麼今天你就嫌我重了。 ”

劉國福有些尷尬,寧宗這時候說: ”劉叔,你為寧家做了這麼多年,為瀟瀟安排一份工作,也是理所應當的。 ”

”這,小少爺,我不能以權謀私。 ”劉國福有些不好意思的說著。

寧宗也沒多說,起身就說: ”劉叔,我還有點事情要去做,下次再來看你。 ”

說完,寧宗就朝着外面走去,劉國福再三挽留,都被寧宗拒絕。

這時候屋內瀟瀟冒出一個腦袋說: ”爸,他要走就讓他走,一個沒用的寧家棄子,你挽留他做什麼? ”,這番話又激怒了劉國福,劉國福發作要打人。

瀟瀟快速的就關上了門,等劉國福回神後,寧宗已經離開。

劉國福趕緊給寧宗打打電話道歉,寧宗按下接聽鍵,直接說了句: ”沒事。 ”。

……

第二天,寧春接到了廣城溫家一個電話。

寧春迫不及待的就按下了接聽鍵,那邊傳來了狐狸的聲音,寧宗光是聽着狐狸嬌滴滴的聲音,就感覺渾身軟綿綿的,像是沒有一絲一毫的力氣。

”溫總,您是有什麼吩咐嗎?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