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血狂龍》[鐵血狂龍] - 第一章 龍王歸來

七年了,最後還是回來了。

西海對於寧宗來說是一座充滿悲傷和屈辱的城市。

十六歲那年,母親突然上吊而亡。母親的死因或許二伯有關,有人看見二伯去了寧宗母親的房間,第二天早上寧宗母親被發現上吊自殺了。母親的死跟二伯有沒有隻有二伯自己最清楚。

寧宗唯一清楚的就是,在母親去世之後,他曾想要和二伯弄清母親去世的原委,卻被二伯綁在柱子上打斷了三根藤條。那是讓寧宗永遠也忘不了的寒夜,自此那份屈辱,那份絕望,永遠地記刻在了寧宗的記憶深處。

直到最後是寧家老太爺將寧宗秘密送走,寧家無人知曉寧宗下落為這件事畫上了 ”圓滿 ”的句號。

七年之後,曾經那個無人庇護的羸弱少年,早已在外面扛起了一片天。可每當夜深人靜的時候,寧宗都在心中暗暗發誓定將當年母子倆遭受到的所有委屈,一一討回來。

所以他特意選在寧老爺子金盆洗手的大好日子歸來!從今天開始,他勢必要從寧家人手裡奪回屬於他的一切!

西海南天酒店。

寧宗站在酒店門口,看着酒店前停車場停滿的豪車,不屑一笑,光鮮亮麗的寧家,從今天開始好日子到頭了!

當寧宗踏進酒店時,守在門口接待的老頭忽然眼前一亮: ”小少爺,是小少爺嗎? ”

這是寧家的管家劉福國,七年未見,劉福國也蒼老了,不過容貌卻沒太大的變化,想當年在整個寧家,即便寧宗一直遭人唾棄,但是劉福國卻一直真誠地叫着寧宗小少爺。

此時劉福國見到寧宗,有些激動,甚至是激動地失態。

可還沒等寧宗跟劉福國打聲招呼,一道刺耳的聲音響起: ”什麼小少爺,寧家什麼時候有個小少爺了。 ”

劉福國朝着來人興奮的說著: ”吳公子,是寧宗小少爺回來了。 ”

吳勝浩並未理睬劉福國,只見他斜着眼睛看着寧宗,眼前這個身型單薄,面容消瘦臉色稍顯蒼白的人,對他來說絲毫沒有想要搭理的**,所以他直接沒好氣的說: ”哪裡來的叫花子,趕緊滾。 ”

寧宗卻依舊淡定,深黑的眸子里,露出一抹雲淡風輕: ”我當是誰,原來是寧家的狗腿子啊! ”

吳勝浩頓時面露不爽,他最討厭的莫過於別人叫他狗腿子了,但今天是吳老爺子金盆洗手並對外宣布正式放權的大日子,整個西海有頭有臉有名望的人都來了,鬧出點不好鐵定難以收場,吳勝浩只好將心中不爽給壓了下去,緩緩道: ”老爺子不想見你!寧宗,你也不好好想想,老爺子要是對你有一絲一毫的憐憫,也不會將你從家裡驅逐出去,你回來不是自取其辱嗎? ”

吳勝浩說的沒錯,不過他今日前來,有件至關重要的事情要做!

這時候,裏面又三三兩兩出來幾個年輕人,其中一個五官俊郎,氣質和顏值上都跟寧宗有三分相似。

”呦,我當是誰呢?原來是我們寧家的棄子,勝浩,你和一個棄子廢什麼話,直接喊保安打出去就是。 ”說這話的人,是寧春。寧宗的堂哥,以前可沒少欺負寧宗母子。

說完,眾人很快哈哈大笑起來。

吳勝浩聽了這話,湊到寧春跟前耳語一番。

寧春聽後思忖片刻對着寧宗惡狠狠地說: ”廢物,今天是寧家人的大日子,來來很多你我都惹不起的人,我不會讓你這顆老鼠屎毀了這個宴會的。你突然出現,我不管你有什麼想法,你最好給我夾着尾巴做人,你要是給我捅出點簍子,你就給我等着,回頭我一定弄死你。 ”

寧宗壓根就沒把寧春的話放在眼裡,雙手插在褲兜里,朝着宴會廳走去。

到了宴會廳後寧宗目無一切地走到主桌,在主坐旁邊坐了下去。

”起來,這是你坐的地方嗎? ”寧春很快就走了過來呵斥道。主桌的座位早就安排好了,坐在主桌的這些人哪個不是在西海市呼風喚雨的存在。就連他跟他爸都不能在這桌落座,就別說寧宗這個寧家的棄子,狗都不如的東西了。

更何況他現在坐的位置,剛好是預留給來自燕京秦家大小姐秦霜坐的位置。聽說老爺子是有意撮合秦霜跟他的,只要高攀上了秦家,他寧春就可以在西海橫着走了!

而此時的寧宗卻不為所動: ”我是老爺子的親孫子,憑什麼這個位置我不能坐? ”

”寧宗,你這個廢物也配坐這裡,若不是今天這麼重要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