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戰之王》[特戰之王] - 第七章:照片

A區一棟一單元,六零一室。

這就是天空學院給李天瀾分配的宿舍。

天空學院的新生接待工作簡單的不像話,在確認了李天瀾和虞青煙手裡的錄取通知書真實不虛後,負責新生接待的那位學姐只是簡單的將他們的基本資料輸入到檔案庫內,告訴了他們各自的宿舍號後就沒了下文,根本就沒有親自給學弟學妹帶路的打算,甚至連指路的程序都省下了。

李天瀾對此倒不意外,從最開始他就清楚,這是一所內部充斥着殘酷競爭的特戰學院,所以他根本就沒指望這裡能有什麼人情味,和虞青煙一起乘坐免費的校車來到住宿區,兩人在住宿區的大門口簡單道別後,李天瀾直接來到了自己的宿舍。

說是宿舍,其實就是一套套的精裝公寓。

天空學院的住宿區面積很大,宿舍樓將近三十棟,清一色的七層建築,內外跟普通的老式公寓沒有任何區別,一梯兩戶,都是三室一廳的格局,每一戶公寓都是一間宿舍,一人一個房間,相比於外界四五個六七個人擠在一個房間里還要搶奪床位的情況,這種一個人就可以佔據整個卧室的居住環境絕對算得上是相當優越了。

李天瀾的宿舍在A區一棟的頂層,現在距離天空學院四月十五日正式開學的時間還有大概一周左右,整個宿舍樓都空蕩蕩的沒有絲毫生氣,來的最早的他可以說是這裡唯一的居住者,這也意味着李天瀾至少可以在公寓內選擇一間自己喜歡的房間當做自己的宿舍,對這一點,他的內心相當滿意。

李天瀾伸出手,擺弄了下自己手腕上的腕錶,將腕錶的錶盤對準了面前防盜門上的感應裝置。

他手腕上的腕錶是在新生接待處領取的,比普通的手錶多了很多功能,這是一個集定位,導航,呼叫,掃描,記錄於一體的多功能裝置,可以說是天空學院每個學員的標配,也是進入宿舍的鑰匙。

除了腕錶之外,李天瀾還在新生接待處領取了一個看上去極為厚重的藍色筆記本, 除此之外,再無他物。

腕錶與防盜門感應器對準的剎那發出一聲輕響,防盜門自動打開。

李天瀾表情平靜,拉開門直接進入公寓。

公寓內的裝飾並不過分奢華,但卻讓人看着很舒服,整體都貼着淡金色的牆紙,廚房,餐廳,衛生間的一切用具都是嶄新的貨色,客廳里的真皮沙發看上去有些年頭,但坐上去極為舒服。

電視機,電話,空調,洗衣機等一切電器一應俱全,都擺在最合理的位置,這些李天瀾在邊境從來沒有見過的東西,還是他昨晚在秦微白家裡的時候才知道它們的名字,但也僅僅是知道它們的名字而已,這些電器對於現在的他來說還屬於高科技範疇,根本就不知道怎麼用。

由於是第一個到達宿舍,所以李天瀾毫不客氣的佔據了公寓中最大的卧室,從格局來講,這應該是公寓里的主卧室的位置,面朝大海,風光獨好。

卧室的床鋪上鋪着乾淨整齊的被褥,還有一個小書桌,書桌的桌面很乾凈,一本薄薄的冊子整齊的放在那,上面還壓着一支鋼筆和墨水。

李天瀾走過去看了一眼,是一本天空學院學員守則。

對於這玩意,李天瀾暫時還提不起觀看的興趣,安安靜靜的卧室里,他只是默默的坐在床上,看着窗外的景色發獃。

一陣悅耳的鈴聲突兀的響起。

李天瀾一時間沒反應過來,等鈴聲響了十多秒之後他才猛地站起身,從自己的口袋裡掏出了手機。

手機是秦微白買的,上面也只有秦微白一個人的私人手機號,所以打電話的人是誰,不言而喻。

李天瀾接通電話,喂了一聲。

「在哪呢?我在住宅區門口。」

電話中,秦微白柔聲問道。

「A區一棟一單元,六零一室,我下去接你。」

李天瀾毫不猶豫的站起來打算下樓。

「不用,我就在這裡,馬上就上去。」

秦微白很乾脆的說了一聲,隨後直接掛斷了電話。

李天瀾原本走出門口的身體頓了頓,等了沒有幾秒鐘,樓道里就已經響起了高跟鞋踩在台階上的清脆聲音。

李天瀾猶豫了下,乾脆沒動,他雖然自認是個沒什麼見識的土包子,但卻不是傻子,秦微白對他是什麼態度,他能感覺出來,雖然還不知道這種態度代表着什麼,但起碼有一點他可以確定,那就是秦微白絕對不希望他對她太過生分客氣,這種情況下,他自然不會去做自討沒趣的事情。

樓下高跟鞋敲打在樓梯上的聲音越來越清晰,秦微白的身影轉過樓梯的轉角,再次出現在李天瀾面前。

她的手裡依然拿着那個藍色的厚重筆記本,另一隻手裡則拎着一瓶礦泉水。

看到李天瀾站在門口,秦微白微微愣了下,隨即嫣然一笑:「怎麼?這是打算在門口迎接我呀?我沒這麼大的架子。」

「不是。」

李天瀾下意識的說了一句,轉開了目光。

這不能怪他心志不堅定,實在是秦微白的魅力已經大到了幾乎不可抵抗的地步,尤其是嫣然一笑的風情,更是讓李天瀾頭昏眼花,跟她在一起的時候,李天瀾幾乎隨時都處於一種口乾舌燥的狀態,當真是又享受又折磨。

秦微白笑着登上台階,將手裡的礦泉水隨手遞給李天瀾道:「渴不渴?我就買了一瓶水,你喝吧。」

「我還好。」

李天瀾舔了下乾燥的嘴唇說道,嗅着從秦微白身上傳過來的自然體香,看着那瓶明顯被對方喝了一些的礦泉水,李天瀾只覺得自己像是着了魔一樣,內心一股無法言喻的衝動正在變得越來越火熱清晰。

「嫌我臟?」

秦微白歪了歪頭,璀璨的眼眸盯着李天瀾,似笑非笑。

「我沒這個意思。」

李天瀾一臉尷尬,話說到這個份上,那當真是沒退路了,他乾脆也不解釋,直接接過對方手中的礦泉水,一口氣灌了大半瓶,瓶口處似乎還殘留着秦微白的氣息,幽幽淡淡,李天瀾不知道是因為渴了還是別的原因,只覺得這瓶水都帶着一種說不出的香甜味道。

「進去看看,參觀下你的宿舍。」

秦微白似乎根本沒覺得有什麼曖昧的地方,拉着李天瀾直接走進了公寓。

李天瀾內心渾渾噩噩,滿腦子都是秦微白剛才的音容笑貌。

「看起來還不錯。」

秦微白打量了下客廳里的裝飾,點點頭問道:「你選的哪個房間?」

「這裡。」

李天瀾親自帶着秦微白進了卧室。

卧室的柔軟大床上,李天瀾從新生招待處領回來的藍色筆記本被隨意扔在了床上,跟秦微白手裡的筆記本幾乎一模一樣。

精緻無暇的臉龐上一直洋溢着醉人笑意的秦微白微微一怔,看着床上的藍色本子,眼神恍惚。

李天瀾不動聲色。

「兩個本子很像對不對?」

秦微白沉默了一會,突然揚了揚自己手裡的筆記本問道。

「是啊,很像,唯一的區別就是我這個比較新一些,上面還沒記什麼東西。」

李天瀾語氣平靜道。

在新生招待處,他領到這個本子的第一時間就感覺這東西非常眼熟,無論是大小,顏色,還是厚度,都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