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戰之王》[特戰之王] - 第六章:試探

在十六億人的中洲,官方如果總結歸納各種信息整理一個國內十大高手名單的話,中洲軍方上將,天空學院校長庄華陽絕對會毫無懸念的名列其中。

庄華陽如今已經是古稀之年,但極重養生,一身恐怖的戰鬥力暫時還沒有衰退的跡象。

幾年前的中洲與某個一直徘徊在邊境的境外勢力再一次爆發衝突的時候,庄華陽親自挂帥前往邊境指揮,決戰時刻,那會已經六十多歲的老人在最後的決戰中親自出手,孤身一人追擊敵軍將近兩百公里,一夜之間斬殺境外勢力近八百名特戰精銳並且全身而退,經此一戰後,老人原本在另一所特戰學院深海學院的壓制下逐漸下滑的聲望再次大漲,徹底壓過了深海學院的院長陳松林上將。

最近幾年,天空學院和深海學院每年的年終演習變得越來越激烈,流血也越來越多,這其中未必就沒有雙方學員都想着為自家校長和院長爭口氣的意思。

庄華陽看重養生,就算在到處都是鐵血和緊張氣息的天空學院內部,他也不曾委屈自己,非但不委屈,反而還大張旗鼓的在天空學院的中心區域建造了一幢堪稱豪宅的現代化別墅。

別墅佔地面積將近兩千個平方米,外圍遍布了上百種鮮花,形成了一個將整個別墅都圍繞起來的大花園,花香四季可聞,別墅門前還有一個造型精緻的水池,內部是活水,水質清澈,養活着上百尾觀賞性的錦鯉,水池左側是一片竹林,與水池右側的幾顆果樹相對,明媚的陽光下,微風浮動,竹葉飄飄,鮮花搖曳,置身其中,猶如身在世外桃源,令人心曠神怡。

跟李天瀾一樣,秦微白同樣也是第一次來到天空學院,更是第一次來到庄華陽這位中洲傳奇將軍的住處,所以當她在虞東來的帶領下接近那一幢幾乎被花草包圍的別墅的時候,精緻的臉龐下意識的浮現出了一絲錯愕的表情。

「很意外吧?這老傢伙行事風格陰狠老辣,只看他做事,比誰都爺們,可他骨子裡卻喜歡擺弄這些花草,說是可以修身養性。」

「我年輕的時候對這一套嗤之以鼻,可到了近幾年才真是服氣。放在二十年前,論戰力的話,我手段盡出絕對可以壓過這老傢伙一籌,可現在嘛?嘿嘿,估計也就只有能給這老傢伙製造點麻煩的資格了,這傢伙講究的很,衣食住行,可以說處處都是細節,外面這些花草,只是微不足道的一部分而已。」

走在前面的虞東來似乎看到了秦微白的表情一樣,指着自己周圍的花草笑道。

「真是難得,老頭你也有謙虛的時候?庄校長的實力確實強大,但現在終歸不是幾年前了,隨着年紀的增加,實力下滑是肯定的事情,你們兩人現在就算有差距,也不會像你說的這麼誇張吧?毫釐之差而已。」

秦微白的視線從周圍的花草中收回來,語氣輕鬆的打趣道。

「毫釐之差?」

虞東來自嘲的搖了搖頭:「你不懂武道,實力到了我和庄老頭這種地步,看起來是毫釐之差,實際上卻是天上地下的差距,而且現在說毫釐之差也是在給我臉上貼金。我一個在驚雷境都站不穩隨時會退到燃火的老傢伙,是真的老了。跟現在起碼不會弱於驚雷境巔峰的庄老頭根本沒法比,這不是謙虛,是事實。」

「是這樣嗎?」

秦微白眼眸閃動,若有所思,她無疑有着一雙極為璀璨的眸子,眸光流轉間,靈氣四射,讓她整個人的吸引力直線上升。

「確實是這樣。不過老虞的話對也不對,生死相搏,拼戰鬥力的話,我全力出手,想要幹掉老虞用不了五分鐘,但如果不是正面搏殺,有他這麼一個老不死的對手,我也會睡不着覺的。」

一道溫和的嗓音從別墅門前的水池邊上響起,打斷了秦微白的思索。

秦微白表情清冷平靜,抬起頭看着視線中手裡還拿着一把魚食的男人,淡然道:「庄校長?」

「我是庄華陽。」

男人笑着點點頭,只從外表看的話,任誰都無法想像這是一個和虞東來同歲的同齡老人,都是七十歲的年紀,虞東來已經是一臉皺紋身形佝僂,庄華陽卻身姿挺拔,一頭烏髮,看上去精力充沛,猶如還不到五十歲的中年人。他隨手將手中的魚食全部灑向水池,池內錦鯉洶湧,濺起水花,親眼看到這一切的庄華陽笑容愈發溫和,他看了一眼虞東來,語氣從容的笑道:「老虞,這位是?」

「秦微白,跟我學過一段時間廚藝的小丫頭,我跟你說過的。」

虞東來笑着說了一句,眼神落在水池中爭搶魚食的錦鯉上,有些心不在焉。

庄華陽的眼神卻微微一凝,問道:「先秦國際集團的秦總?」

「是我。」

秦微白語氣沒有絲毫起伏:「庄校長,初次見面,幸會。」

「這是我的榮幸啊。」

庄華陽笑呵呵的,絲毫不掩飾自己眼神中的驚艷和欣賞:「我早就聽說秦總是華亭的第一美人,以前總覺得誇張,如今見到真人才知道,這哪裡是誇張?分明就是謙虛的說法了。」

「校長過獎了。」

秦微白禮節性的笑了笑,表情清淡,但卻不動聲色的將庄華陽的姓氏忽略掉,簡單一個字的差別,距離的遠近卻顯而易見。

「這可不是過獎,秦總當得起國色天香四個字的評價。」

庄華陽爽朗笑道:「走吧,我們進去談。老虞有段時間沒過來了,秦總更是貴客,前段時間我一個學生送過來一些好茶,今天大家嘗個鮮。」

「校長如果不嫌棄的話,叫我小秦或者小白就好,秦總這種稱呼,聽起來太生分了。」

秦微白跟着庄華陽走進別墅,彷彿不經意的說道。

庄華陽踏上別墅台階的腳步頓了頓,背對着虞東來和秦微白的他眼神瞬間變得深邃悠遠。

叫先秦國際集團的秦微白一句小白?

這種資格,可不是什麼人都能有的。

庄華陽雖然是中洲上將,但同樣不認為自己具備這個資格。

先秦國際集團是近幾年才從華亭崛起的新興集團,主要業務是風險投資,論規模的話,在整個華亭乃至中洲國的風投行業中,先秦國際都可以算是一線集團,這家新興集團的運作方式極為高調,但相反的,他們的老總秦微白卻低調的不像話,從來不接受任何採訪,甚至連他們在華亭中心大廈的公司總部都很少去,這也讓秦微白這位年僅二十四歲的女子身上多了一絲極為神秘的色彩。

在華亭的上層圈子裡,提起先秦國際集團,幾乎無人不知,可說起秦微白,知道的人卻少了許多,只有一些真正站在華亭財富巔峰的人才清楚,這個年輕女子是先秦國際集團的老總。

如果只是這些的話,庄華陽自認喊秦微白一聲小秦可以心安理得,可從種種資料表明,先秦國際集團,僅僅是秦微白透露給外界的一部分實力,說是冰山一角或許有些誇張,但卻可以肯定,一個先秦國際絕對不止是秦微白所擁有的全部。

她在華亭,在中洲鮮為人知,但在一些特定的高層圈子裡,卻吸引了無數大佬們的注意力。

而這些圈子越往高處走,秦微白身上的那層神秘光環也就越耀眼。

秦微白,二十四歲,女,屬兔。

九年前從中洲西部的某個山村來到華亭,八年前,年僅十六歲的秦微白偷渡離開中洲,三年前再次出現在華亭的時候,已經是一個有着數百億身價的女強人。

更讓人疑惑不解的是,這個似乎半點都不懂武道的女子從國外回來後,身邊卻高手如雲,先秦國際集團看似只是一家風投集團,可內部踏入武道四境的高手卻不下二十個,這還是最保守的估計。

十六億人的中洲,能夠進入武道四境的人有多少?就算是進入最基本的御氣境的人都不多,一家風投公司卻有着這麼多高手,理所當然的引起了華亭以及中洲安全部的注意。

安全部的調查組幾乎沒有半點猶豫的直接進入華亭,某位以戰力著稱的資深副部長親自帶隊,調查可謂大張旗鼓,但最後卻不了了之。

據說在調查期間秦微白親自去了一趟帝都幽州,隨後便順理成章的進入了高層視野,在其後不到三天的時間裏,安全部的調查組全部撤離,先秦國際集團的發展從此也順風順水。

庄華陽就算是貴為中洲國上將,對秦微白的事情一樣有些雲里霧裡,他隱約能察覺秦微白在首都至少有着一條幾可通天的人脈,甚至極有可能是政界的某位巨頭,但這種猜測也只是猜測,卻沒有得到任何證實。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