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戰之王》[特戰之王] - 第三章:虞氏

所謂私房菜,是指開在住宅或者寫字樓里,無牌照,無跑堂,無固定菜單,唯獨廚師有手藝的小本餐飲『買賣』,這種門檻極低的生意,只要廚師有手藝,根本不用費什麼心思就能做,無非是味道好壞而已。

有着幾千萬人口的華亭,隨隨便便都能拎出上萬家私房菜館,但真正可以讓食客記住的卻寥寥無幾,畢竟入門門檻低,質量難免參差不齊。

數之不盡的私房菜館中,能打響自己招牌的極少,虞氏私房菜就是其中之一。

華亭虞氏私房菜名氣甚至已經大到了連土包子李天瀾都曾經有所耳聞的地步,他的所見所聞大多數自然是來自於他的爺爺李鴻河。

那位如今落魄的老人在幾十年前同樣有着屬於他的輝煌人生,在邊境,老人就曾經數次提起過華亭虞氏的極品花雕和紅燒肉,尤其是虞氏的花雕,產量有限,其中相當一部分每年都要送給中洲隱龍海內的頂級大佬們享用,其餘存量稀少,比五十年的陳年茅台還稀罕。

幾十年前的李鴻河作為中洲國的最強者之一,居住在紅牆之內,虞氏的極品花雕他每年都能分到十多壇,老人曾贊此酒為酒中仙品,後來因為兒子出事去了邊境,別說極品花雕,尋常幾塊錢的二鍋頭都難得喝上一次。酒癮很大的老人在李村,一瓶二鍋頭往往能喝上一周甚至一個月,每次都是小抿一口,將二鍋頭贊為酒中聖品,老人自得其樂,李天瀾卻看的心酸,自然而然的對老人數次提到的虞氏私房菜印象深刻。

黑色的奧迪在繁華的華亭市區內兜兜轉轉,最終停在一條幽深的小巷子前。

「前面就是虞氏私房菜,車開不進去,還需要再走一百多米。」

手捧筆記本的秦微白輕聲道,她的心情似乎不錯,修長的讓人口乾舌燥的細嫩雙腿交疊在一起,精緻的猶如夢幻的臉龐帶着一絲笑意,輕輕淺淺,卻給她整個人平添了一分優雅靜嫻的煙火氣。

「真是酒香不怕巷子深啊,把飯店開在這種地方,哪怕是私房菜館,也是需要勇氣的。」

李天瀾看着眼前的景象感慨道,他們現在早已離開了華亭的市中心,這地方不能算鳥不拉屎,但要說荒僻的話,估計沒人會否認,附近沒什麼高檔住宅區和大型公司,一些老百姓,顯然吃不起虞氏動輒就要上萬鈔票的私房菜,在這種地方開私房菜館,想要生意火爆的話,簡直比登天都難。

「這裡不是靠銷量賺錢的,虞氏私房菜在華亭傳承超過百年的歷史,這一代的虞氏老爺子幾年前是紅牆內首屈一指的大廚,放在過去,地位比起皇宮內的御廚都不差,據說中洲國很多高層都對他的廚藝情有獨鍾。從紅牆出來後,老頭在華亭開了虞氏私房菜,很快就聲名遠播,但老頭一天只做三席,還需要提前三天預定,從不破例,所以這裡根本就不需要有太多的人來,一天三批客人就已經足夠。」

秦微白拿着手裡的筆記本下了車,走在最前面帶路。

「很個性的老頭。」

李天瀾隨口回了一句,眼神卻不由自主的看向秦微白的背影。

從後面看,秦微白依然是一道永不褪色的風景線,白嫩的脖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