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戰之王》[特戰之王] - 第二十八章:默契

一切都是突如其來,所以根本無從防備。

不要說身受重傷的李天瀾,就是放眼整個天空學院,對這一幕能夠反應過來的也是不多,那種極致的速度,甚至已經完全超越了人的思維。

也正是因為李天瀾反應不過來,所以少數的幾人才能觀察到他最真實的表情。

這一次的入學演習誰最出色?

北海王氏的王月瞳,瞬秒幾位留校老生的表現確實亮眼。

蜀山李拜天看似毫無作為,可迷宮出口處,那勉強駕馭的一式萬劍歸一也是劍氣磅礴。

從林內,崑崙城古幼闌幾秒鐘內擊敗精英組織的二號人物徐牧野,同樣讓人驚艷。

可最出色的,無疑還是李天瀾。

以御氣境強行提升境界,幹掉了燃火境巔峰的劉秀威,這種恐怖的潛力,讓所有人都頭皮發麻。

這樣的表現,在絕大多數教師們的心裏,李天瀾已經是當之無愧的第一。

如今他們也確實是第一個出現在終點的團隊,但在距離終點不到十米的時候,原本的第一名卻被自己團隊里的一個女學員搶走,李天瀾會是什麼表現?

庄華陽淡然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不動聲色的看了一眼李天瀾。

葉封城看似隨意的低頭點了根煙,但眼角餘光卻一直停留在李天瀾身上。

古雲俠的眼神中帶着明顯的嘲弄。

剛才親自出手將王月瞳和虞青煙帶到終點的成熟女子也在盯着李天瀾,眼神玩味。

第一名和第三名,又或者說是三到十名,有着三十個學分的差別。

在為了一個學分都可能讓好朋友翻臉成仇的天空學院,三十學分意味着多麼龐大的一筆財富,不言而喻。

面對這三十學分,李天瀾會如何表現,這是所有人都很感興趣的事情。

李天瀾的表現很平靜,平靜的讓人都覺得不正常。

他只是稍微恍惚了下,隨後眼神就變得平和起來,面對着庄華陽,他微微鞠躬,輕聲道:「校長好。」

「好。」

庄華陽的眼睛眯了眯,笑道:「表現不錯,沒事就好。」

同一時間,將王月瞳帶到終點的成熟女子和葉封城也眯起眼睛,默契的對視了一眼。

李天瀾這種表現,很顯然並不是他們想要看到的,哪怕他表現的極為失落,甚至是憤怒,怨恨,又或者是真心實意的恭喜王月瞳,他們都能夠理解。

可眼前這個新生太安靜了,安靜到讓人根本就不知道他在想些什麼,如此城府,簡直深不可測。

這樣的人如果成長起來的話,絕對不是什麼好惹的人物。

李天瀾繼續向前邁步,只不過隨着他的身體剛剛一動,面前又一個人再次擋住了他的去路。

古雲俠!

她面無表情的站在李天瀾面前,表情冰冷。

李天瀾停住身體,表情和眼神卻同樣沒有哪怕一絲一毫的變化,他的臉色不是那種猶如死人臉又或者是面癱一樣的僵硬,而是真正的,最徹底,由內而外散發出來的平靜與淡然,這種心態,簡直沉穩的讓人心裏寒氣直冒。

「你們先過去。」

李天瀾看了一眼寧千城和李拜天,二到十名的獎勵都是五十學分,他們都是一個寢室的,誰前誰後,除了好聽一點外,根本就沒什麼實際意義,等到兩人都走過終點,李天瀾才看着面前的古雲俠,慢條斯理的問道:「古主任,有什麼事嗎?」

「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做了什麼?」

古雲俠眼神陰冷的看着李天瀾問道。

感受着對方話語中滔天的怒火和殺意,李天瀾老老實實的回答道:「我完成了演習。」

這絕對是一個極為準確但卻又避重就輕的回答,而且又非常的嘲諷。

古雲俠勃然大怒,她沒有瞬間變臉,但語氣卻直接變得高昂冷冽起來:「李天瀾,注意你的態度,你的確完成了演習,但這並不能代表什麼,你在演習過程中殺掉了天空學院的教導處副主任,這件事情,你需要給學校一個交代。」

她冷冷的瞪了一眼李天瀾,怨毒道:「你要為你的所作所為付出代價!」

李天瀾微微皺眉,這是他的第一個有異於平靜的表情,但原因卻是因為非常厭惡古雲俠噴到他臉上的口水,他不動聲色的向左側移動了一小步,淡淡道:「古主任,你親眼看到我殺了劉秀威?有證據嗎?」

古雲俠微微一滯,事實上,李天瀾跟劉秀威交手的過程中,始終都有一層密密麻麻的樹葉在遮擋,更過分的是,在樹葉的上方,還有一層薄冰,冰層光線的折射下,監控畫面里只剩下一大片的樹葉,李天瀾親手殺了劉秀威的畫面,確實沒人能夠看到。

可那片樹林已經不在演習範圍,那裡就他們兩個人,劉秀威如果不是李天瀾殺的,難道他是自殺的不成?

古雲俠咬了咬牙, 怒極而笑道:「你敢狡辯?」

「狡辯?」

李天瀾的眼神也變得冷冽起來:「我不需要,因為劉秀威本來就該死!」

這句話可謂是真正的鋒芒畢露,李天瀾那種平靜外表下隱藏的鋒銳一旦爆發出來,就連古雲俠都扛不住,被氣的臉色鐵青。

「天瀾同學說的沒錯,劉秀威確實該死。」

王月瞳身邊,那個無論姿色還是氣質都極為妖異性感的成熟女子輕輕一笑,看着古雲俠的眼神卻凜冽如刀:「古主任,關於劉秀威的問題,我們剛剛已經討論過了,你現在再說這些,又有什麼意義?哦,我想起來了,剛才我聽到有人渡水,現在算算時間,也差不多要登岸了,那是古主任的後輩?你是在為他們爭取時間?何必呢,第五名和第六名,除了名次好聽一些,有什麼實際作用?」

「你!」

被人戳破心中所想的古雲俠猛然回身,內心憋屈的幾乎要吐血,這一屆她成了天空學院的教導主任,本來志得意滿,可現在卻怎麼樣都不順利,難受的她想要殺人,第五名和第六名實際上是沒什麼差別,可後面來的人,卻代表着崑崙城的臉面,能靠前一名,自然也是好的,但這種念頭,在這種場合她是無論如何都不能說出來的:「你別血口噴人,我告訴你…」

「我就是血口噴人又怎麼樣?」

成熟女子紅潤嬌艷的唇輕輕揚起,眼神愈發凌厲:「如果是我猜錯了,那你就給我讓路,剛剛葉主任說過了,李天瀾沒有做錯,你敢動他,就先過他那一關。現在我把話放在這裡,給你三秒鐘,你再不讓路,那就先過我這一關!」

古雲俠臉色難看的猶如鍋底,又是尷尬又是怨毒,可卻不敢多說什麼。

面前這個女人雖然不是什麼主任副主任,但卻也算是學院高層,接下來三年的時間裏,她負責教導這批學員中最優秀的一部分學員偽裝和潛伏的課程,可以說是這個課程小組的組長,而最讓古雲俠頭痛的,則是她的實力。

面對葉封城,古雲俠自信還能一戰,就算贏不了,起碼也不會輸,可跟這個女人打起來,那就不是輸贏的問題了,而是事關生死。

北海王氏,代號妖姬!

北海王氏最核心的高手之一。

如今整個天空學院,妖姬可以說是真正的第二高手,而且隨着庄華陽的狀態不斷下滑,還能壓制住妖姬多久也是個問題。

妖姬在上一屆就是天空學院的高層,同樣是教偽裝和潛伏的課程,但在最後一年的時間裏,又同時兼任了暗殺課程小組的組長。

暗殺課小組組長,這歷來都是真正的強者,最頂尖的刺客才能擔任的職務,妖姬能夠擔任,足以說明她的可怕之處。

所以不要說三秒,古雲俠僅僅是猶豫了一秒鐘的時間,就直接讓開了道路,雖然很丟臉,可相比於不讓路的後果,這根本不算什麼了。

李天瀾順利走過終點,報上自己的名字,拿到獎勵的學分,以第五名的成績完成了新生入學的第一場演習。

他來到妖姬面前,微微躬身,輕聲道:「謝謝老師。」

「我是妖姬。」

渾身上下都洋溢着一種成熟風情的妖姬笑嘻嘻的揮了揮手道:「不要那麼客氣,你是月瞳的朋友,以後跟着她叫我六姐就好,唉,其實我的年紀,月瞳應該叫我六阿姨的,不過叫姐顯得年輕,你說對吧?」

「老師本來就年輕,叫六姐理所當然。」

李天瀾一本正經的說道,表情嚴肅的就像是在做政府報告。

妖姬眉花眼笑,連連點頭道:「你不錯,會說話,像老葉就不行,整天說我跟他是同齡人,打多少次都不帶改的。」

不遠處的葉封城面紅耳赤,咬牙切齒的轉過頭,全當什麼都沒聽到。

李天瀾不知道老葉是誰,也不說話,靜靜等着第五名之後的學員。

不出十秒鐘,又是兩道身影出現在視線里。

兩人一男一女,看上去都極為年輕,身高一米六齣頭有些嬌小但身材卻異常火爆的女生走在前面,步伐穩健,她的臉上帶着一張遮蓋住大半張臉的銀色面具,看不到長相,只是嬌艷的紅唇緊緊的抿着,給人一種內心堅定的印象。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