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戰之王》[特戰之王] - 第二十七章:第一名

樊浩宇確實沒有吹牛,精英組織當真是能夠在老生裏面比較鎮得住場面的勢力。

李天瀾懶得計較利用人脈關係直達終點算不算是作弊,其他人也不曾提出異議,這足以說明這樣的做法是可行的,如此行事,有取巧的嫌疑,但着實要省時省力太多,這樣的好事,李天瀾沒有理由拒絕,也沒有拒絕的資本。

他現在還停留在凝冰境,能夠勉強一戰,真不顧後果的話,繼續在凝冰境停留個一兩天,也能勉強做到,或許不至於像是王月瞳說的那樣會損傷根基,終生無望無敵境,可他以御氣境的實力,停留在凝冰境的時間越長,他付出的代價也就越大這是肯定的。

現在多停留一兩個小時,今後在衝擊凝冰境的時候也許就要多等待一兩個月。

李天瀾自從離開邊境後就始終都有一種讓他自己都無法呼吸的緊迫感,時間對他來說是最重要的東西,不要說一兩個月,一兩天他都不想耽擱。

在天空學院開學大概一周之前,因為一個誤會,李天瀾跟秦珂有過交手,一個不到御氣境的『螻蟻』硬撼驚雷境高手,傷勢可想而知,這次的演習,李天瀾本來就是帶傷進行,又強行提升境界,傷勢自然更加嚴重。

從迷宮出來之後,在跟劉秀威的戰鬥中,他雖然不曾受到過致命傷害,可全力出手本來就再次加劇了他的傷勢,現在的李天瀾可以說是真正的內傷在身,甚至傷及五臟,在他們這個臨時的五人組中,他才是最需要接受治療的人。

演習結束之後,他們大概會有一周的假期,期間可以留校修養,也可以去見識一下華亭的花花世界,這一周之後,無論學員們的傷勢恢復的如何,密集繁重的訓練和學習就要正式開始,還有大量的實戰對抗以及內部演習,天空學院這三年的時間,想要得到足夠的學分,競爭那個每三年只能產生一個的名額,個人實力和戰鬥力自然是極為重要的,但續航能力,重要性同樣也不容忽視。

如今精英組織的三號人物高強願意親自護送他們到達演習終點,這至少可以節省兩三場戰鬥,對於急於穩住傷勢的李天瀾來說,絕對是不容拒絕的好消息。

不過就如同他近乎本能的想要排斥王月瞳的劍氣籠罩一樣,即便是有高強護送,一路上李天瀾仍然沒有放棄警惕,這份警惕,甚至也包括了對在最前方領路的高強。

六個人沉默着在樹林中穿梭,一路向東,不過半小時的功夫,李天瀾至少發現了三處地方有老生潛伏的痕迹,或許是因為看到了高強,所以根本沒人動手。

四十分鐘後,一片水潭已經赫然在目。

高強停下身,指了指前方的水潭道:「幾位,沿着水潭再走大概三百米,轉個角就是終點了,我只能送你們到這裡,水潭就是安全區,我們一旦踏入,就等於是放棄任務,或者是完成任務了。」

「謝謝學長。」

王月瞳嫣然一笑,她笑起來的時候極美,迷人的眼睛微微眯起,帶着兩個淺淺的酒窩,隨着她嘴角的揚起,她渾身上下都帶着一種彷彿要將人心都勾過去的魅惑,關鍵是這一切都是她無意間表露出來的氣質,也恰恰是因為無意,所以才顯得更加致命。

「不用。」

高強臉色漲得通紅,手忙腳亂的擺擺手,甚至都沒來得及跟其他人打個招呼,轉身直接急匆匆的鑽進樹林, 身影很快就消失不見。

身為精英組織的三號人物,又有樊浩宇那層關係,高強對於王月瞳和北海王氏都不陌生,特別是北海王氏,這些年來,他實在聽到了太多有關於這個傳奇豪門的傳奇故事,這一路走過來,王氏小公主的魅力如何先放在一邊,單單是北海王氏四個字帶給他的壓力就非同小可,如今順利完成任務,內心徹底鬆了口氣的他當真是一秒鐘都不想多呆了。

等到高強的背影徹底消失,李天瀾幾人才開始仔細的打量前方的環境。

前方的水潭依舊是在從林內,水極淺,剛剛及膝,長度未知,寬度大約三百米,水潭對面,就是一個明顯的拐角,根據高強所說的內容,拐角處便是演習終點了。

李天瀾默默的看着眼前的水潭,表情平靜。

跨越三百米寬度的水潭並不算什麼,可最關鍵的是水潭內鋪滿了一塊塊稜角極為尖銳的石頭,在清澈的水質下,一塊塊石頭從彼端一直鋪到彼岸,看上去就讓人頭皮發麻。

「媽的,這有點過分了啊。」

一直都很少說話的寧千城都忍不住開口,看着水波下那一塊塊尖銳的石子,臉色異常難看。

這種石頭在水下浸泡過後,踩在腳下,稜角會更加尖銳,就算他們腳下的軍靴屬於特製的,但三百米寬的水潭,恐怕也不能支撐他們走過一半路程,等到軍靴被石子刺破,尖銳的稜角刺到腳上的時候,那種感覺簡直就是生不如死。

「而且這還是活水,誰想出來的這破辦法?簡直坑爹。」

李拜天趴在寧千城的背上,語氣也有些有氣無力。

李天瀾明白他的意思,面前的水潭,如果不是活水的話,那麼不要說水底鋪滿了石子,就是鋪滿刀片都沒什麼,他們五人現在全部都在凝冰境,全力出手,完全可以暫時性的將水潭凍結起來,從而踩着冰層強行渡過水潭。

可凝水成冰,活水和死水完全就是天壤之別,更何況面前的水潭水流甚急,想要將這種水凝成冰,這等同於是違背自然規律,難度可想而知,不要說他們現在都已經受傷,就是沒有受傷,他們也沒那個本事將數百米寬的水潭徹底凝成冰層。

這其中需要的體力和意志,根本就不是凝冰境甚至燃火境的高手可以做到的。

「走吧,早晚都要走,在這裡拖着沒意義。「

李天瀾看着面前湍急的水流,語氣平緩的開口道,他隨意的看了一眼背着虞青煙的王月瞳:「月瞳師妹怎麼看?」

「我聽天瀾師兄的。」

王月瞳可以說是全場眾人中最為輕鬆的一人,她似乎完全沒有將面前的水潭放在眼裡,漫不經心的託了托虞青煙的身體,輕聲道:「好累啊。」

如此明顯的暗示,李天瀾又不是傻子,怎麼可能聽不出來?

也確實,一路走來,寧千城背着李拜天,王月瞳背着虞青煙,就自己孤身一人,好像有點不厚道。

李天瀾下意識的摸了摸鼻子道:「青煙給我背一會吧。」

「那不行。」

王月瞳瞥了一眼李天瀾,似笑非笑道:「男女授受不親呀,天瀾師兄不會不懂這個道理吧?你想要佔青煙的便宜?」

她嫩白的小手輕輕上揚,拍了拍虞青煙的臀部,眯着眼睛笑道:「手感不錯,又彈又軟,師兄你是想要摸摸嗎?」

李天瀾面紅耳赤,直接敗退。

在女人方面,他當真是單純的不能再單純的初哥,在如今這種十八九歲還是處男都會讓人覺得不可思議的年代,馬上就要二十歲的李天瀾可謂真正的奇葩,不止是處男,甚至連初吻都還在,女人這種話題,對他來說完全是神秘而禁忌的話題。

李天瀾下意識的看了一眼虞青煙的翹臀,因為是趴着的原因,被迷彩褲勾勒出來的形狀極為誘人,確實堪稱美景,可李天瀾腦子裡卻又不受控制的想起了秦微白。

這不能怪他無藥可救,實在是秦微白的出現,完全符合李天瀾心中最完美的完美。

身材,容貌,氣質,談吐,舉止,每一個表情動作,在李天瀾心裏都是最美的風景。

想到秦微白,李天瀾的內心頓時變得平靜,他看着王月瞳微微搖頭,平靜道:「我不是這個意思。」

「誰知道你到底怎麼想的?」

王月瞳咯咯一笑,將虞青煙的身體抗在了自己的肩膀上,然後朝着李天瀾伸出另外一隻手道:「這丫頭昏迷不醒,總不能讓你佔了便宜,你牽着我好了,一會我要是不行了,記得扶我一把。」

李拜天趴在寧千城的背上吹了個口哨,嘎嘎怪笑,只不過被王月瞳的眼神一掃,立刻沒了聲息。

李天瀾也沒多想,順手將王月瞳伸過來的小手握在手裡,只覺得像是握住一塊最為上等的羊脂暖玉,溫潤嫩滑,王月瞳臉色微微紅了紅,握住李天瀾的手掌卻在微微用力。

瞬息之間,李天瀾只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