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戰之王》[特戰之王] - 第二十六章:動凡心

順着地圖上的定位信息,李天瀾跟李拜天等人匯合到一起的時候,一場向著終點衝刺過程中的戰鬥也已經接近尾聲。

大概六七個身材不一的天空學院老生躺在地上,有男有女,此時全部都已經昏迷不醒,星星點點的殷紅鮮血濺射到周圍的樹木和草地上面,凄艷而刺目。

李拜天臉色慘白,被寧千城背在背上,嘴角依舊有血跡流淌,他的身高比起寧千城要高不少,此時就算趴在對方背上,雙腳也時不時的觸碰地面,看上去有些滑稽。

寧千城的狀態看上去要好一些,可此時卻同樣一身血跡,胳膊上兩道傷口極深的刀傷還沒有來得及包紮。

虞青煙躺在兩人附近,已經陷入了昏迷狀態。

整個戰場,號稱妖女的王月瞳無疑成了最引人矚目的存在。

堪稱浩大的劍氣圍繞着她高挑纖細的身體轉動,在她背後,一把完全由玄冰凝成的巨劍懸空輕顫,跟在迷宮中看到的不同,此時她背後的巨劍足足長達五六米,寬度已經超過兩米,厚重的劍身只是微微輕顫,就在空氣中帶起刺耳的音嘯,古樸而厚重的劍意在巨劍周圍凝聚消散,王月瞳面無表情,那張彷彿妖嬈魅惑到了骨子裡的小臉上,滿是不可一世的驕傲和冷漠。

李天瀾下意識的掃了一眼周圍,看着戰場上大片被生生斬斷的樹木,他完全可以想像王月瞳控制着身後的巨劍全力出手的姿態。

用威風和霸氣來形容如此妖嬈的一個女子或許有些不合適,可這一刻,在李天瀾的設想中,操控着身後巨大冰劍擺平了所有對手的王月瞳確實就是非同一般的威風和霸道。

李天瀾不動聲色的停在王月瞳的劍氣籠罩範圍之外,咳嗽了一聲,此刻的王月瞳明顯還沉浸在剛剛的戰鬥節奏里,這種時候,一旦進入她的劍氣籠罩範圍,等待着李天瀾的很有可能就是對方的全力一擊。

如此巨劍,如此絕學,還有北海王氏,李天瀾都不曾聽說過,但此刻感受着那種浩大而又細膩的劍氣,他完全能肯定這是放眼整個黑暗世界都算是頂級的絕學,李天瀾現在還在凝冰境,要接下這一擊不難,可也絕不輕鬆。

「你們沒事吧?」

李天瀾主動開口問道。

隨着他的開口,原本有些沉寂的戰場頓時變得活躍起來,趴在寧千城背後的李拜天迅速抬起頭,看了一眼李天瀾,見他沒缺胳膊少腿,嘴角動了動,無力道:「你大爺。」

「還好。」

寧千城似乎也鬆了口氣,臉上也多了絲笑容,他顛了顛背上的李拜天,笑道:「不過這貨估計是要休養幾天了。」

「美女救狗熊的戲碼都出來了,自然不會有事。」

王月瞳臉上的冷漠和驕傲一點點的消失,幾乎能讓人神魂顛倒的笑容再次出現在她的臉上,她背後的巨劍在迅速的消散,變得模糊,最終無影無蹤。

將昏迷在地上的虞青煙背起來,王月瞳走到李天瀾身邊,清澈的眸子認認真真的盯着李天瀾,半晌,她才語氣古怪的開口道:「你真的殺了劉秀威?」

「僥倖而已。」

李天瀾不願意多談,只是看着昏迷中的虞青煙,皺了皺眉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被偷襲了唄。」

似乎對李天瀾敷衍的回答有些不滿,王月瞳皺了皺鼻子道:「某位出自蜀山的高徒在迷宮的時候想要跟劉冬雨一招分勝負,勉強施為,那一劍雖然未出,但自己卻身受重傷,出來之後倒好,在隨時會遇到危險的環境裏面,他竟然因為擔心你走神了,結果被人偷襲,第一個失去了戰鬥力。」

「至於青煙嘛,這丫頭還是太單純了,膽子也小,而且她一身所學也不適合天空學院的演習節奏,那都是出手就要人命的玩意,於是自己就被限制住了,第二個出局,千城照顧李太虛和青煙,剩下的只有我來擺平那些偷襲者了。」

李拜天似乎有些無地自容,掙扎着要從寧千城背上爬下來,底氣不足道:「你信不信,剛才我那一劍出來,絕對能秒了劉冬雨!」

「信。」

王月瞳笑眯眯道:「不過就算秒了劉冬雨,你又能好到哪去?估計就真的虛了吧?是不是?李太虛?」

「我叫李拜天!」

李拜天都快哭了:「媽蛋啊,在蜀山的時候整天都被師兄叫太虛太虛,要麼就是太虛師叔,虛他妹啊,哥一點都不虛好嗎?還太虛!再叫這名字,老子以後連媳婦都娶不上了,我叫李拜天,誰再叫我李太虛,我跟誰翻臉啊!」

「知道了,太虛。」

寧千城面無表情道。

「裝逼城!你!」

「怎麼了虛哥?」

「我…」

李天瀾忍着笑走到兩人面前,真心實意道:「謝謝。」

「沒這必要。」

寧千城搖了搖頭。

「一個宿舍的兄弟,別玩這些虛的。」

李拜天也搖了搖頭,看着李天瀾,內心憋了一肚子的問題,比如李天瀾的境界,比如他到底怎麼殺的劉秀威,不過話到嘴邊,他還是忍住沒有問出口,只是道:「我們先走,這裡距離終點不遠了。有什麼話,等演習結束之後再說。」

「我倒是想走。」

李天瀾笑着,銀色的人皇悄無聲息的滑落在他的手心,被他緊緊握起來:「就怕有人不讓啊。」

李拜天一愣,眼神隨即變得警惕起來。

王月瞳的身體也跟着移動到李天瀾身邊,將虞青煙放下,跟李天瀾並肩站在一起。

李拜天和寧千城對視一眼,心裏的擔憂倒是不多。

現在的五人中,李拜天和虞青煙是沒有戰鬥力的,但是寧千城還能一戰,最關鍵的是,王月瞳和李天瀾此時已經站在了一起,剛剛他們都看到過王月瞳的出手,這位號稱王氏妖女,但具體傳言卻並不多的小女人剛才何止是威風霸氣?

五六米長的巨劍一出,當真有點天下無雙的氣概,從戰鬥開始到結束,整個過程不超過十秒,那是完全的碾壓,在年輕一代十大高手的名單上,王月瞳的排名雖然在寧千城後面,可實際戰鬥力卻要超過寧千城不少,這樣的人物跟能夠在凝冰境界就幹掉燃火境巔峰高手劉秀威的李天瀾站在一起,那安全感根本就不用說,足的不能再足了。

有輕微的腳步聲在數十米外的樹林中響起。

李天瀾輕輕摩擦着手中的人皇,整個人靜如雕塑。

王月瞳身後,巨大的冰劍再次升起,劍氣流傳,將李拜天等人完全籠罩在內。

在這個領域內,無論是誰遭到攻擊,王月瞳都可以第一時間將自己的劍氣凝聚於一點,攻擊任何一個敵人。

李天瀾下意識的皺了皺眉,身體不動聲色的繃緊了一點,隨即又像是意識到了什麼一樣,再次變得鬆懈下來。

這個時間很短,這個轉變也極快。

可剎那之間,王月瞳卻敏銳的捕捉到了一些細微的變化,她猛地轉過頭,睜大了一雙水潤嫵媚的眸子,看着李天瀾的眼神帶着一絲毫不掩飾的震驚。

「天瀾師兄,你是怎麼做到的?」

王月瞳問道,她的身體向李天瀾走了一步,嬌軀幾乎貼在了李天瀾的身上。

「什麼?」

李天瀾微微挑眉。

「你知道我在說什麼!」

王月瞳眼神執着的看着李天瀾,眼神中帶着一絲足以讓任何男人心驚肉跳的灼熱和認真。

剛才那一瞬間,她的劍氣自然而然的向著周圍蔓延,企圖將所有人籠罩起來組成一個整體,可當劍氣籠罩住李天瀾的時候,王月瞳竟然發現自己的劍氣竟然被完全隔絕出來,所有的劍氣都不能靠近李天瀾,他所在的那片土地,彷彿隱隱然有種自成一片世界,萬敵不侵的意味。

這意味着什麼?

這不止意味着李天瀾的方法巧妙,同樣也意味着在王月瞳劍氣籠罩的領域內,如果她跟李天瀾為敵的話,那麼她這一招的絕學就等於是一個極大的破綻和弱點!

北海王氏的絕學,竟然會有破綻?

王月瞳的內心劇烈跳動起來,她看着李天瀾,希望對方能夠給自己一個答案。

可李天瀾從頭到尾卻都是沉默。

「天瀾師兄,你不信任我,對嗎?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