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戰之王》[特戰之王] - 第二十五章:匯合

被劍光撕裂的七零八落的戰場中,劉秀威的屍體在一地的碎木和焦炭里倒下,帶起大片的煙塵。

劍鋒穿喉而過,不留半點餘地,如此死法,李天瀾不知道劉秀威有什麼感想,可他自己都替對方覺得冤枉。

堂堂燃火境巔峰高手,死在一個初入御氣境的『螻蟻』手中,這估計是劉秀威做夢都不曾想到的死法吧?

樹林內變得安靜下來。

李天瀾輕輕呼吸,將喉嚨中血腥的味道給硬生生的壓制下去,半晌,他才動了動身子,將手中雙劍合攏,兩把細長的長劍消失,人皇再次變成了那根不起眼的金屬管,被他收在袖口之中。

劉秀威的屍體躺在地上,被煙塵覆蓋,剛才還威風凜凜的天空學院副主任,此時卻衣衫破碎,狼狽的猶如一條土狗。

李天瀾伸出手來,將他縱死都不肯合上的眼睛合攏,淡然自語道:「此為風水寶地,適合長眠,你還有什麼不滿意的?」

一片灰塵中,劉秀威被強行合上的眼睛再次睜開,黯淡的瞳孔中似乎還殘留着一絲不甘與後悔的情緒。

這大概是真正的死不瞑目了。

李天瀾嘴角扯了扯,眼神漠然,就如同他在迷宮中對劉秀威所說的一樣,他無路可退。

交出人皇?

自廢手臂?

這種條件,李天瀾接受不了,如果在迷宮中劉秀威稍微給他留一些退路的話,今後如何且不去說,最起碼今天他未必就會殺了劉秀威。

劉秀威在堵死李天瀾所有退路的時候,同樣也徹底葬送了他自己的所有生機。

「你真是該死。」

李天瀾又說了一句,隨即站起身,辨認了一下方向,朝着東南方向的演習終點沖了過去。

在他身後,虛空中突兀的出現了無數的水滴,水滴凌亂的灑落,將地上仍未熄滅的火光徹底熄滅,同時也洗掉了劉秀威臉上的灰塵。

飛揚在半空中的樹葉飄飄洒洒的落下來,將戰場徹底掩蓋。

遮擋住衛星的樹葉散開,在樹林的東方,演習終點處的教師們終於通過衛星看到了這片戰場的一切。

被火焰燃燒成了焦炭的樹枝,散落於各處的冰塊,被劍光斬斷的樹榦,地面上一個又一個的深坑,飄零的殘葉,翻飛的塵土,整片戰場都在恐怖而又激烈的戰鬥中變得殘破不堪,所有人都下意識的屏住呼吸,視線隨着屏幕中的飄葉轉移,迫切的想要知道這一戰的最終結果。

然後,他們就看到了躺在地上,雙眼怒睜的劉秀威,

一片倒抽冷氣的聲音剎那間席捲全場,大部分教師都直愣愣的看着屏幕上劉秀威的屍體,甚至以為自己看錯了。

可劉秀威喉嚨處的劍傷是如此的清晰,清晰的讓人都覺得有些刺眼,這一切都說明,劉秀威是死在了那個新生的手裡。

他究竟是怎麼做到的?

就算是在整個天空學院,劉秀威也是有數的高手之一,或許他的實力不算頂尖,但也絕對處在第一線,這樣的人物竟然被一個新生給殺了,這讓不少教師都覺得壓力山大。

更多的人下意識的去看古雲俠的表情。

劉秀威的死,對於古雲俠來說絕對是一個相當大的打擊,天空學院的教導處是一正三副的格局。四名主任裏面,劉秀威是唯一一個不曾進入驚雷境的高手,這次天空學院開學之前組建學校的領導班子的時候,為了力推劉秀威進入教導處,古雲俠出了極大的力氣,甚至於讓相對年輕的秦珂也成了副主任,就有古雲俠向庄華陽妥協的結果在內。

讓劉秀威進教導處,古雲俠的本意肯定是擴大自己在天空學院的話語權的,可現在剛剛開學,劉秀威就死在一名新生手裡,古雲俠丟了多大的面子先不去計較,最起碼她今後在天空學院的處境肯定會更加的艱難。

眾目睽睽之下,古雲俠的臉色緊緊地繃著,怨毒的眼神死死的盯着屏幕,幾乎要衝垮她理智的怒火在內心不停的醞釀,而從四面八方射過來的或同情或憐憫或幸災樂禍的眼神更是火上澆油,讓她狂怒的內心瞬間爆炸。

她猛然站起身,看着身邊的庄華陽,語氣陰沉道:「校長,劉副主任被殺了!」

「是啊,真可惜。」

相比於古雲俠的暴怒,庄華陽顯得雲淡風輕,說這話的時候,他的臉上甚至還帶着一絲笑意。

古雲俠的情緒卻愈發暴躁,她看着庄華陽的眼神也帶着毫不掩飾的冰冷:「校長,我覺得我們必須要做點什麼,劉副主任不能白白犧牲!」

犧牲。

在天空學院這種軍事氣氛極為濃重的特戰學院內,這個詞無疑是最嚴肅的詞彙之一。

庄華陽眉毛挑了挑,似笑非笑道:「哦?古主任打算做點什麼?」

「我現在就去將那個叫李天瀾的小畜生抓回來,廢掉武功,開除出天空學院,並且上報崑崙城,安全部,將他送上特戰法庭!」

古雲俠毫不猶豫的開口道,她陰冷的語調彷彿是從牙縫裏面擠出來一樣,帶着說不出的狠毒:「這種目無尊長,不知道尊師重道的畜生,留在這裡完全就是禍害!」

古雲俠附近的幾名普通教師也是一陣心驚肉跳頭皮發麻,廢掉武功,開除出天空學院已經是極為嚴重的懲罰,上報崑崙城和安全部,這等於是給李天瀾貼上了永不被中洲特戰系統錄用的標籤。

而送上特戰法庭,無疑是最狠的,特戰法庭的作用與軍方的軍事法庭類似,但卻更加嚴苛,一旦上了特戰法庭,幾乎沒幾個人能有好下場,古雲俠這完全是打算往死里整李天瀾了。

「簡直就是笑話!」

庄華陽還沒有開口,一道狂放不羈的嗓音就猛地響起,帶着赤裸裸的不屑和鄙夷:「我不覺得這個新生有什麼錯,憑什麼廢他武功,開除出天空學院?荒謬!」

「劉秀威自己不要臉去破壞演習規則,難道還不能讓人家反擊了?古雲俠,你眼睛瞎了還是耳朵聾了?劉秀威自己都說他不是以天空學院副主任的身份出面的,你在這裡鬼扯什麼目無尊長?尊師重道?狗屁!這新生今天所做的一切,都是正當防衛,他不這麼做,難道真的要交出兵器,自廢手臂才能讓你古大主任滿意?天空學院需要這種沒骨氣的軟蛋嗎?需要嗎?」

「你!」

古雲俠勃然大怒,一張看上去就給人一種極為刻薄的感覺的臉龐漲得通紅,但卻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庄華陽附近,一名中年男子站起來,隨意的對庄華陽點了點頭,笑道:「校長,您覺得我說的有沒有道理?劉秀威今天的所作所為,算什麼狗屁尊長?簡直就是天空學院的恥辱,為了私仇去破壞演習規則,扼殺帝國特戰系統的人才,什麼玩意!這樣的人,也配用犧牲這種詞彙?我建議將他的屍體丟出天空學院,免得污染天空學院的土地!」

「葉封城!你欺人太甚!」

古雲俠的怒氣徹底爆發,衝著中年人尖叫着咆哮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