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戰之王》[特戰之王] - 第二十二章:交代

太虛劍主李太虛。

戰火組織所有人都神色一變,這個名字雖然在年青一代十大高手之列,可這個名字本身,含金量卻比十大高手要高的多,一個一年一排的十大高手名單,能有多少說服力?

可數百年來,蜀山的太虛劍主最後都成了無敵境強者,這可比什麼名單都有說服力。

劉冬潮被隱約壓制。

劉冬雨又被李太虛困住。

整個戰火組織,能夠出力並且幫上大忙的,似乎只有譚西來了。

譚西來略微猶豫,眼前幾個新生實在是太出乎他的預料,直覺告訴他,這樣的人最好還是不要招惹,可身為戰火組織的第三號人物,這個時候如果臨陣逃脫,今後還如何在天空學院立足?

他咬了咬牙,周身火光閃爍,猛然一步邁出。

一步之前是盛夏。

一步之後卻是寒冬。

密密麻麻的冰劍似乎早就在等待着譚西來的行動,他的腳步還未落地,起碼上百把冰劍已經排列成一個看似玄妙的陣型,直衝他身體而去。

瑤池三大最基礎也是最深奧的劍式之一。

燎原劍雨!

密集的冰劍瘋狂的衝擊着譚西來周身的火光,劍雨如冰,但劍勢如火,無休無止!

寧千城的語氣清冷而激烈:「你再敢動,我今天就跟你在這裡,不死不休!」

「幫忙啊!你們都是死人不成?!」

被困於劍雨中的譚西來氣急敗壞,他也不理會寧千城,猛然朝着一旁正在看戲的戰火組織成員咆哮道。

傻乎乎站在戰圈之外的戰火組織精銳全部都是一愣,過半的人下意識的就想要上前幫忙。

「北海王氏,王月瞳,願意跟各位師兄切磋一下。」

王月瞳眯起眼睛向前一步,笑得很是天真無邪。

這話一出口,不止是戰火精銳的神色慘白,就連戰場中的三位燃火境高手也是臉色驟變。

北海王氏。

這四個字意味着什麼,只有真正接觸到中洲上層社會的人才明白。

中洲的豪門相當不少,華亭劉家就可以算是一家豪門。

可跟北海王氏比起來,說句難聽的,現在的劉家最多也就有給王氏提鞋的資格。

就算是劉家那位無敵境高手健在的時候,比起王氏,也是遠遠不及。

中洲建國至今數百年。

王氏也就輝煌了數百年,如此家族,誰能不懼?

一直都聽說王氏的妖女月瞳公主身在北海行省,如今怎麼突然來到了天空學院?這他媽不是坑人嗎?

戰火組織所有人的身體都僵在了原地,再也沒有人敢動一下。

劉冬潮內心鬱悶,始終維持着身上的火焰,李天瀾周身的水球還在飄灑,水滴如劍,連綿不絕,如此匪夷所思的凝冰境,簡直讓他有些絕望。

現在的他確實需要幫助,可卻也明白,自己的屬下是幫不上忙了。

劉家是中洲另一個超級大勢力的重要組成部分,他身為劉家年輕一代的核心,還不至於對王氏畏之如虎,可他的那些屬下,在王氏的大牌子下,哪裡還敢動一動?

「啊!」

另一邊,圍繞着劉冬雨的劍氣飛旋速度越來越快,所有的冰劍似乎都處於一種似虛似實的狀態,飄渺不定,來去如風,王月瞳開口的瞬間,劉冬雨直接被北海王氏四個字刺激的心神震動,李拜天抓住機會,無數仿若虛無的冰劍直接在她身上划出了無數深淺不一的口子。

「冬雨!」

劉冬潮內心一急,環繞周身的火焰頓時微微搖晃,數枚雨滴頓時穿過了他身上的火焰,落在了他身上。

水本至柔之物,可此時卻猶如最鋒利的刀鋒,幾滴水滴落在劉冬潮的手臂上,頓時將他的整個手臂都穿透,鮮血淋漓。

「還不肯下跪認輸?」

李天瀾一臉冷淡的看着劉冬潮,他仍然是單手持槍下壓的狀態,而劉冬潮依然是雙手撐着人皇,暫時來看,他抬不起來,而李天瀾也壓不下去,似乎正在對峙,可身具風雷脈的李天瀾體力幾乎無窮無盡,劉冬潮又能堅持多久?

「認輸?做夢!」

劉冬潮咬牙嘶吼,雨水落在他的胳膊上,劇痛之下,他下意識的鬆了下舉着人皇的手,單手支撐下,李天瀾不斷用力,劉冬潮整個人的身體都佝僂起來。

「是嗎?」

李天瀾冷淡的反問了一句,人皇輕輕一顫,在他周身漂浮着的水球微微震蕩,又是一滴雨滴從天花板上墜落,緊跟着,密密麻麻的雨滴狂墜而下。

這一次的水滴不再是圓潤的形狀,每一滴水滴,都變成了劍的形狀,精緻,鋒利,帶着難以言喻的優雅和死亡氣息。

「劍雨…這才是劍雨,真正的劍雨。」

王月瞳眼神狂熱, 看着不斷墜落的雨滴,不停的喃喃自語。

「李大哥好厲害。」

虞青煙也是眼神迷醉,她看了王月瞳一眼,輕聲道:「月瞳姐姐,李大哥現在到底是什麼境界?是凝冰?還是燃火?他是不是隱藏了實力?」

王月瞳想了想,有些不確定的輕聲道:「真實境界應該還是御氣境,但他曾經應該入過凝冰境,甚至更高的境界,只不過又跌落下來重修了一次。」

「他曾經到過那個領域,所以臨時將自己強行提升到那個狀態是完全可以的,只不過偶爾一次兩次還行,次數多了,會影響他的根基,無望無敵境。」

「重修?」

虞青煙滿眼小星星,整個人都暈暈乎乎的:「怎麼會有人選擇重修?」

「也許是迫不得已呢?走火入魔,破而後立,或者被人廢了武功,都是有可能的。只有重修,才可以解釋他一旦進入一個新境界就是巔峰狀態的事實,嗯,一些特殊的藥物也可以達到這個效果,可他沒吃呀,而且,他在凝冰境的戰鬥方式明顯是經驗豐富,也只有他曾經在這個境界才可以解釋。」

王月瞳輕聲一笑,看着李天瀾的背影,喃喃自語道:「青煙,我想我已經戀愛了。」

「……」

「我再問最後一次,你可願下跪?」

漫天劍雨墜落在李天瀾頭頂,圍繞着他飛旋不止,李天瀾皺了皺眉,看着面前的劉冬潮,語氣愈發平靜。

「做夢!」

劉冬潮眼神凝重道極點,咬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