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戰之王》[特戰之王] - 第二十章:跪下

跋扈,蠻橫,狠辣,殘酷。

地面上血跡未乾,整個迷宮出口都瀰漫著一種淡淡的血腥味道,堵在門口的學員一臉獰笑的掃視着剛剛來到迷宮出口的李天瀾五人,眼神不斷變換。

他們看着李天瀾,寧千城李拜天的時候,眼神中的猙獰根本沒有絲毫的掩飾,可眼神一旦落在王月瞳和虞青煙身上,頓時變得火熱起來。

不能說這些學員定力太差,虞青煙還略好一些,可王月瞳的出現,卻直接讓他們喪失了所有的抵抗力。

這可真是個小妖精啊,絕色的五官,若有若無的笑意,玲瓏有致的身材,渾身上下,沒有一處不美,沒有一處不誘人。

在鮮血的刺激下,所有男性學員本來就處於衝動狀態,驟然見到這樣一個誘惑到骨子裡的尤物, 哪裡還把持得住?

不止是他們,就連李天瀾在聽到對方說要親個小嘴的時候,想到王月瞳鮮艷的紅唇,內心都是一陣沸騰。

不過聽到最後一句話,李天瀾下意識的皺起了眉頭。

敢不吐舌頭的就把舌頭割了?

這話可真是夠噁心的。

所以他直接搖了搖頭,看着門口被一群人簇擁着的年輕人,嗓音清朗而平靜的拒絕道:「不行。」

且不說虞青煙和王月瞳願不願意上去被親一下小嘴,就是對方要求讓他們將學分統計表摘下去給他們,李天瀾也不能答應。

學分統計表不是什麼表格,而是他們手腕上那個從入學第一天起就發到他們手裡的腕錶,未來三年的時間裏,這將是他們最重要的裝備之一,天空學院的學員守則有明確規定,腕錶一旦丟失,可以補辦,但卻要扣除五十個學分。

每個新生入學都有五十學分,但這些學分關乎入學第一個月的衣食住行,根本沒有自己支配的權力,所以如果腕錶一旦丟失,想要補辦的話,學分就會進入負數,這是誰也不願意承受的事情。

「不行?」

翹着二郎腿的年輕男人微微挑了挑眉,眼神愈發陰沉,他抬頭看了李天瀾一眼,隨意的揮了揮手,笑呵呵道:「底氣不小,還愣着幹什麼?上去看看,他們哪來的這麼大的底氣。記住了,對學妹要愛護,對一些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學弟,那就要給點教訓了。」

隨着他的話音,原本圍繞在年輕人身邊的十來位學員腳步一動,下一秒鐘,十名學員同時朝着李天瀾沖了過去。

年輕人的表現看上去跟普通紈絝無異,可手下人一動,頓時就顯得極為不同尋常,十個人的行動整齊劃一,衝鋒姿態完全一致,人還沒有衝到近前,隱約間就已經組成了一個簡單的陣型。

一言不合,說打就打,演習之中時間寶貴,誰有功夫去磨磨唧唧?

李天瀾笑容冰冷,直接向前一步,將其他四人擋在身後。

人皇入手。

十名天空學院學員俯衝而至。

五米。

三米。

李天瀾再次向前。

十來公分的人皇驟然一甩,人皇直接拉長,只不過這一次,人皇前端那讓人看上去就覺得血腥的槍頭沒有伸展出來,於是銀色的人皇直接變成了一根兩米左右的長棍!

李天瀾雙手持棍,對着距離自己最近的一名學員當頭砸下。

密封的空間內,有風驟起。

御氣成風,無形的勁氣隨着人皇的下落在肆虐咆哮,張狂而凶戾!

御氣境?

這麼凶的御氣境?

沖向李天瀾的學員神色大變,腦海中的第一個想法不是進攻,而是主動防守。

他的雙手本能的交叉在胸前,恐怖的力量在他雙手交叉的瞬間在身前激蕩,空氣中的水分在力量的震蕩中瞬間凝聚,變成了一枚可以護住他頭部的盾牌。

他雙手持盾,擺出一個標準的防禦姿勢,舉着盾迎向了李天瀾手中的銀色長棍。

肆虐咆哮的勁氣由遠而近,由上而下,隨着銀色長棍的降落,瞬息間已經完全凝聚在長棍前端。

「咔嚓…」

細微但卻令人驚駭欲絕的聲響中,銀色長棍距離冰盾還有半米的時候,冰盾就已經被無形的勁氣完全撕裂,冰屑飛舞,李天瀾眼神一凝,足有上百斤重的人皇向上一提,頃刻間卸掉了大半力量,但砸下去的一棍還是落在了對方頭頂。

「嘭!」

血液迸射,頭骨破碎的聲音清晰可聞,最先衝到李天瀾面前的學員在一棍之下連半點抵抗都沒有,直挺挺的跪在了地上,當場昏迷。

「干你媽!」

一道近乎瘋狂的怒吼聲響起。

李天瀾面前的對手剛剛跪下,數道凌厲的冰錐就從他背後襲來,直接將他的上半身完全籠罩。

對方似乎已經忘記了本次演習不能殺人的規矩,一出手,就是狠辣殺招。

李天瀾神色冰冷的沒有半點變化,在他身邊,有風聲呼嘯,御氣成風,人動則風動,他用的是槍,是棍,可這一瞬間,李天瀾周圍卻完全是純粹到極致的劍意,呼嘯迴旋,連綿不絕。

邁步。

向前。

周身的空氣隨着他的動作瘋狂的扭曲起來,無數的氣流環繞在他身邊,冰錐呼嘯而至,但還沒有砸到他身上,就被環繞在他身邊的劍意勁氣給斬成碎末。

快!

李天瀾的任何一個動作都極為清晰,但卻快如迅雷,身具風雷雙脈,在力量和速度方面本來就有着比常人大的多的優勢,主動進攻的情況下,其攻擊性幾乎不可阻擋。

冰錐背後,第二名攻擊他的學員還不曾繼續出手,李天瀾已經一躍而起,長槍橫掃。

剛剛似已消散的勁氣重新在人皇前端凝聚。

一棍!

還是一棍。

肆意揮舞着人皇的李天瀾隨意橫掃,一棍直接砸在對方腰部,第二名學員的身體直接被帶飛起來,狠狠砸在了四五米外的青牆之上。

「轟!」

迷宮出口的一切似乎都在劇烈震蕩,韌性極高至少需要凝冰境高手全力一擊才能破開的青牆出現了密密麻麻的裂縫,被李天瀾一棍掃飛出去的學員整個人的身體都嵌入牆內,生死不知。

李天瀾一棍之勢未盡,人皇撕破空氣繼續橫掃,而他整個人的身體似乎都被手中的銀色長棍帶動着,直接沖向了虞青煙所在的方向。

他的跨步極大,挪移之間,給人一種幾近窒息的壓迫感。

「嘭!」

兩米多長的人皇轉瞬而至,虞青煙面前,兩名學員正在進攻,其中一人身體剛剛躍起,就直接被一棍掃在腿部,直接被打飛出去。

就像是…

打羽毛球!

那一瞬間,所有看到這一幕的人腦子裡都浮現出這種念頭,那個手持銀色長棍的新生,就像是拿着球拍,隨意一揮,對方就飛遠了。

另一人看到同伴直接被打飛,頓時不敢再戰,身體猛然發力,跟李天瀾拉開了距離。

「謝謝李大哥。」

虞青煙嫣然一笑。

李天瀾搖了搖頭道:「自己人,不必客氣。」

他轉過頭,掃了一眼戰場,正好看到附近的王月瞳一腳踢出,穿着秀氣帆布鞋的玲瓏小腳直接踢碎了面前的一睹冰牆,將冰牆後的一名學員踢飛出去。

這一刻的王月瞳表情冰冷而驕傲,艷麗無雙,渾身上下都瀰漫著一種凜然氣場,冷艷高傲,猶如女王。

王月瞳身邊,李拜天依然在笑,嘻嘻哈哈的,可他面前卻已經沒有了對手,只有一把冰劍在他身側懸浮,冰劍圍繞着他竹竿一樣的身材不斷沉浮,劍意縹緲而悠遠。

寧千城同樣也停止了戰鬥。

他面前躺着一位學員,而另外一名攻擊他的學員則逃到了一邊,正在跟他遙遙對峙。

整個現場都是一片安靜。

地面上的鮮血再次增多,但這一次,卻不再是新生們的鮮血。

十個凝冰境的精銳衝上去,不到半分鐘,倒下了八個,只有兩個還能站立,但卻也失去了繼續戰鬥的勇氣。

坐在中間門前的年輕男人不笑了,他的笑容消失,死死的盯着五名給了他太大意外的新生,表情殘忍,眼神中透着惱怒。

「這一屆的新生還真是讓人驚訝啊,還沒入學的時候,就把學長打趴下了。」

沉默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