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戰之王》[特戰之王] - 第十三章:所謀為何

李拜天第一個發現李天瀾的異常。

從自己的思緒中回過神來,他轉頭下意識的看了一眼李天瀾,正好看到李天瀾低下頭擦拭自己嘴角鮮血的一幕。

李拜天頓時一驚,粗重的眉毛也皺了起來,沉聲道:「天瀾,怎麼回事?你受傷了?」

他雖然不知道李天瀾的具體來歷,但卻知道這裡絕大部分新生的來路。

天空學院內部的競爭氛圍激烈,但爭取一個來到這裡深造的名額,同樣也不容易。

軍方部隊,特戰小組,特工機構,武道門派送過來的新生,都是經過重重選拔後才確定的。

很多的選拔,都是從頭打到尾,勝者為王,有些人明明獲得了最後的勝利,但卻因為傷勢太重,錯過了天空學院的入學時間,這些人無疑是運氣最差的。

而同樣也有一些人,雖然能勉強爬起來,但卻是帶着重傷來天空學院報道,這種人運氣也好不到哪去,因為報道的第一天,也就是入學的第一場演習的開始,以重傷之身,又能取得多好的名次?

一步落後,就有可能出現步步落後的局面。

李天瀾如果也是這種情況的話,那簡直就是糟糕透頂。

「小問題,不礙事。」

李天瀾用力的摩擦了下自己的嘴角,將心裏所有的負面情緒壓下去,緊緊抿着嘴笑道。

他的傷勢自然不是來自於內部競爭,而是入學第一天的時候跟秦珂交手時留下的,之後幾天時間裏,他本來已經穩住了傷勢,可剛剛心神激蕩之下,重傷竟然又有複發的跡象。

李天瀾心思轉動,下意識的又看了一眼主席台,這一次,他看的是秦珂。

而出乎他預料的是,秦珂的目光竟然也在看着他。

兩人目光在空中相交。

李天瀾表情平和。

秦珂卻微微皺起了眉頭,眼神冷漠。

李天瀾衝著主席台笑了笑,隨後收回目光,緩緩道:「放心,我一定會取得好名次的,你們倆也要加油。」

「這樣。」

李拜天想了想,果斷道:「演習開始的時候,我在前,天瀾在中,裝逼城在後,天瀾你盡量減少體力消耗,我們一起衝進前十。」

在天空學院,任何一次演習的名次,都是每一個學員極為看重的。

名次的前後,關乎學分的多少,關乎待遇的高低,是值得任何人拚命爭取的東西。

而入學後第一次演習的名次,更是能夠決定他們在天空學院的起點,可以說極為重要,在這樣的演習中,如果能衝進前十名的話,絕對會直接引起天空學院高層的密切關注。

「前十?」

寧千城詫異的挑了挑眉,看着李拜天。

「怎麼?你沒信心?就你裝逼城的名號擺在這裡,你好意思說你進不了前十?就算裝逼也要說自己可以拿前三吧?」

李拜天一臉挑釁的開口道。

寧千城果然開始裝逼,他猛地一瞪眼睛,冷哼道:「我當然有信心,不需要你,我也可以帶着天瀾進前十,我擔心的是你,瞧你稍一用力就能推到一邊的體格,你別拖累我們兩個。」

李天瀾內心一動,突然想到初次見面時,李拜天介紹寧千城的場景,裝逼一絕之類的介紹被他自動忽略,他印象最深刻的,是李拜天介紹寧千城時說對方是年輕一代的十大高手之一。

年輕一代的十大高手,很多年後也許就會成為中洲的十大高手,如此年輕才俊,無論潛力還是實力,都是出類拔萃的,只要不是運氣太差,衝進前十可以說是絕無問題。

「放心,只要你不拖累我們就行,就這麼說定了,我們三人一起行動,一起進前十。」

李拜天笑呵呵的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手掌隔着一層皮拍在自己的骨頭上,砰砰作響。

無論是李拜天還是寧千城,似乎都沒有將重傷的李天瀾落下,兩人或許相互不對眼,但字裡行間,卻都有着帶着李天瀾一起進前十的意思。

李天瀾要說不感動,那是不可能的。

他就是戒備心再強,也不至於對如此明顯的好意視而不見,只是相處了一天的室友,在天空學院這種競爭激烈的氛圍里,他們兩人竟然願意帶上自己這麼一個『累贅』,只是這份胸懷,就足以讓李天瀾對他們刮目相看。

「二位,謝謝。」

李天瀾看着站在自己左右的兩人,由衷致謝。

寧千城很是傲嬌的哼了一聲,抬起頭,重新恢復了一臉高冷的模樣。

李拜天笑哈哈的擺擺手道:「應該的,今後幾年的時間裏,我們都是朝夕相處的室友,這種感情甚至比親兄弟都親,在這種地方,我們今後是要一起出任務的,那可是真正的生死相托,不交心怎麼行?只有那些沒遠見的傻逼才會傻到去跟自己的室友競爭,你看裝逼城就是個明白人,在邊境軍營里,那種同宿而居的感情比在這裡還要深刻,如果連即將跟自己朝夕相處一起求學的同窗都不願意真心相交的話,那還能去指望誰?」

「無論怎麼說,還是要感謝的。」

李天瀾語氣真誠,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李拜天和寧千城如此仗義,他也願意對兩人真心以待:「不過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