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淵江雲煙小說名字》[蘇淵江雲煙小說名字] - 第8章 醫學奇蹟

第8章醫學奇蹟這讓劉老如何不激動,如何不震撼!「小夥子,不,先生,你真乃慧眼,敢問是如何看穿老頭的手法?」
劉老稱呼和語氣大變樣,讓親戚和醫生們都傻眼了。
劉老地位何等之大,何時對人這般低聲下氣,更何況對方還是個年輕人。
「劉老,救人要緊。
」「對對對,先救人。
」劉老活了幾十年,是個聰明人,他重新取出銀針道:「先生,你說,我做。
」蘇淵閉目沉思,幾秒後,睜開眼道:「,入針三足會穴!」
劉老一怔:「三足會穴?《煉醫化法》九式中,沒有這麼入針的啊。
不對,放眼整個中醫界內,極少從足底入針。
」「蘇淵,你一個沒文化的廢話,不懂裝懂,剛開口暴露智商了。
」林興學一臉譏諷,扶着眼鏡道:「足穴貫通心臟,如若從足底入針,會導致人體應激反應,產生毒素大量湧入心臟,我看你是想誠心害死老太太。
」「白痴。
」蘇淵瞥了林興學一眼。
「你!」
林興學臉色難看,又忍了下來。
他抱着胳膊,一臉冷笑。
眾目睽睽之下,我看你還能裝多久!蘇淵看着劉老一臉疑惑,淡淡道:「《煉醫化法》雖然好,卻已經不足以應對當前情況,需要施展《大衍醫典》第三式,普濟成生才行。
」劉老一臉見鬼的樣子,失聲道:「您說的是,大天醫仙所創的《大衍醫典》?!天哪,這本絕世醫書700年前就已經失傳了,您為什麼……」「照做便是。
」蘇淵擺擺手,不想多說什麼。
「好,好。
」劉老努力平復情緒,手拿着針卻止不住顫抖。
旁邊醫生都傻眼了。
劉老從醫幾十年,被譽為臨江第一醫聖,如今連針都拿不穩,這簡直是前所未聞!劉老穩住心態,他照做入針。
「中脘穴至中極穴任脈,施針三寸二,關元、天樞三針一寸……」蘇淵一句句闡述,看着劉老施針力道、手法,也在腦海演練一遍。
施針進行大半,劉老卻已是滿頭大汗,施展《大衍醫典》對他損耗極大。
不過,作為回報他也學會了《大衍醫典》第三式。
儘管只是其中一式,但足以讓他在整個業內成為頂尖醫者。
最後一針,劉老撐不住倒在地上。
蘇淵拿起針,遲疑一下,刺入老太太天靈骨上。
呲――一道黑血猶如利箭,從老太太嘴裏噴出,印在天花板上極為詭異。
滴――心電儀器圖變成直線。
醫生咽着吐沫道:「病人,沒有生命體征了。
」本以為是個奇蹟,結果一切又回到原點了。
「蘇淵,你這個上門廢物,你害死我的母親,我要你償命!」
林興學衝過來,要對蘇淵掄拳頭。
蘇淵正準備迎擊,林初墨跳出來,張開雙手擋在前面。
蘇淵看着林初墨綽約的背影,一時晃了神。
林初墨很在乎親情,更在乎家族榮譽。
如今她卻違背信念,與所有親戚對立,毅然決然擋在自己面前。
她為什麼要這麼做?林興學怒道:「你反了啊,你是林家人,還要幫這個廢物?!信不信我代表林家,將你逐出家門!」
林初墨咬牙猶豫,眼神又逐漸堅定道:「大伯,蘇淵進來時,奶奶已經不行了,他這麼做只是想盡自己力量救回奶奶,你不能把責任推到他身上,這樣對他是不公平的!」
「你什麼意思?你是說你奶奶死,跟這畜生沒關係,跟我有關係?」
林興學頓時炸了,他就怕責任落在自己頭上。
他正要狠狠教訓林初墨,以立威嚴時,劉老終於緩了口氣,怒聲道:「林興學,你這是要打你的恩人嗎?!」
林興學悲憤道:「劉老,所有人都看見了,是他害死了我母親,又怎麼是我恩人。
」「你啊,無知。
」劉老冷笑道。
這時候,蘇淵將最後一針拔起。
剎那間,老太太赫然張大嘴巴,猛地倒吸一口氣。
隨即,她的心跳、呼吸、腦電波以及各項身體機能,迅速趨向於正常水準。
幾息後,老太太終於睜開了眼。
「醒,醒了?」
「這下真的活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