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淵江雲煙小說名字》[蘇淵江雲煙小說名字] - 第6章 誠心害死奶奶?

第6章誠心害死奶奶?「媽!」
「奶奶!」
「快別哭了,快打120!」
「大哥,你不是醫學教授嗎,快給媽媽看怎麼樣啊!」
林興學強作鎮定給老太太把脈,又試探鼻息,臉色愈發難看。
「脈象這麼弱…媽快不行了!」
「早上檢查還好好的,怎麼突然這樣了。
」林佩蘭急切一把淚:「老太太攥着核心產業,她要這麼走了,我們林家就亂了。
」「我知道,閉嘴!」
林興學吼道。
他比誰都着急。
老太太剛把林初墨的項目給他,還沒走手續呢,若是直接嗝屁了,到嘴的鴨子豈不是飛了。
林興學按壓老太太頭部幾個穴道,想緩輕癥狀。
可老太太鼻子、耳朵,甚至眼睛開始往外出血,情況更糟糕了。
救護車來了,老太太被推上車,呼嘯而去。
親戚們也都坐其他車,跟着趕去了醫院。
老太太能救活最好,救不活了,在場也有利於多分一些產業。
林初墨看着救護車離開,她變得慌亂起來。
忽然間,她想到蘇淵說的話,立馬打電話過去。
此時,蘇淵正在醫院陪姐姐聊天。
見林初墨的電話,蘇淵遲疑沒接。
雖然兩人是合法夫妻,但關係只僅限於表面,蘇淵並不想和林初墨繼續扯上太多關係。
為了自己,也為了林初墨。
蘇晴看見備註,責怪道:「我弟妹打電話來了,還不快接電話,找打是不是?」
這大半年來,蘇晴知道林初墨的存在,只認為是弟弟的女朋友。
老姐發話,蘇淵只好接了電話:「怎麼了?」
「奶奶不行了,已經被送去醫院了。
」「果然。
」蘇淵無奈嘆口氣。
閻羅手把老太太病情早洞悉一乾二淨,只可惜沒人信。
「你怎麼知道奶奶病重?」
「這…我姐姐生病住院,我偶爾會看一些醫療養生書籍了解到的。
」蘇淵隨便編了一個還算說得過去的理由。
「那你有辦法治好奶奶嗎?」
「有。
」「不過,我不想救。
」蘇淵不賤,別人不把他當人看,他沒必要去當老好人。
林初墨生氣道:「奶奶畢竟是長輩,你難道要見死不救嗎?」
「我把她當長輩,她拿我當家人嗎?」
蘇淵冷笑道。
林初墨沉默了,低聲道:「如果,我求你呢,你也不救嗎?」
蘇淵一愣,思索幾息道:「老太太將你苦心經營的項目交給你大伯了,如果我把她治好了,她會不會把項目還給你?」
林初墨愣了愣,道:「我不知道,我只是想救奶奶。
」這女人也忒傻了。
蘇淵無奈道:「你在哪,我過去找你。
」老太太死不死,他並不在乎。
可林初墨被罰,多多少少與自己有關係,很難置身事外。
「醫院搶救室。
」「好,五分鐘到。
」此時,搶救室門口站了好多人。
除了林家親戚外,也聚集了各方專家和名醫,共同商討如何醫治老太太。
看着這些人滿臉凝重,老太太情況極為不樂觀。
「醫生,我母親怎麼樣了?」
幾個白大褂醫生從搶救室出來,林興學和林佩蘭等人立馬圍了上去。
醫生掃視一圈道:「你們誰是家裡的老大?」
「我,我是大哥。
」林興學立馬站出來。
醫生嚴肅道:「病人情況很危險,起初血瘤壓迫神經,還有得治。
可病人被不規範治療,導致血瘤破裂,腦子裡全是污血,即便手術也是九死一生。
」什麼?!親戚們紛紛看向林興學。
林興學滿臉驚恐。
是他用什麼中醫推拿術,才導致老太太七竅出血的。
只是,林興學威望極高,沒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