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淵江雲煙小說名字》[蘇淵江雲煙小說名字] - 第27章 東郭與狼

第27章東郭與狼他把車停好了,手裡轉着鑰匙走過來道:「畢業不到一年,蘇老闆怎麼變成這個樣子了啊?」
「遇到了一些變故,還是不提了。」
「哪能不提啊,我還指望你賺大錢呢。」
張良鵬嘿嘿一笑,話里充滿陰陽怪氣。
他和王向東走的一直很近。
對於蘇淵現狀,他比誰都了解。
「不說別的,你這一身太寒酸了,要不我借你500塊錢,給你換套衣服吧?」
「不用,我覺得挺好的。」
蘇淵摸着口袋裡的黑龍卡,心裏琢磨着這10個億該怎麼花。
二人來到六樓,推開套房大門,二三十個人聚集在裏面。
各個打扮的光鮮亮麗。
「副班長來了啊。」
見到張良鵬,不少同學紛紛圍過來。
「同學們,你們瞧瞧這次誰來了。」
張良鵬嘿嘿一笑,讓開了一個身位。
「蘇總大忙人,終於想到同學們了啊。」
「幾次同學聚會你都不來,終於來啦。」
同學們眼睛一亮。
蘇淵在大學開了公司,年入百萬,一直都屬於校園風雲人物。
這些同學擠破腦袋,都想點子跟蘇淵走的更近一些。
「嘿,什麼狗屁蘇總,他就是條殘疾廢狗而已。」
不合時宜聲音傳來。
陳淦跨着八字步進來。
乍一看陳淦精神十足,可仔細看他臉色蒼白,眼窩深陷,整個人跟個大煙鬼似的。
「哎呦,這不是陳淦嗎!」
「陳老闆,聽說你跟王總混的不錯啊,不過你臉色怎麼搞的,是不是生病了?」
「你會不會說話,咱們陳老闆是白天當老闆,晚上當新郎,這有錢了,肯定少不了女人伺候啊。」
說著,一個人上去還推了陳淦一把。
陳淦身子一晃,險些摔倒了。
他晃了晃有點發昏的頭,擠出笑容道:「這都你們看出來了,我啊,昨天通宵太嗨了,有點沒醒過酒。」
「哎呦,我要是有陳老闆一半瀟洒就好了。」
眾人嘻嘻哈哈大笑,陳淦卻連忙背對着身子,從口袋裡摸出兩粒止痛藥塞嘴裏,這樣他頭才好受一些。
這一幕被蘇淵看着眼裡,他嘴角流露出一抹玩味微笑。
陳淦作為閻羅手第一個判死的人,大限將至,已經沒有幾天的活頭了。
他現在全靠止痛藥撐着。
原本一天兩粒,被他吃成半小時兩粒。
而且過了今天,他的情況會急轉直下。
疾病將一步步侵蝕他的大腦,他將在最後人生中,將之前二十多年以及未來幾十年所造成的的孽障及痛苦全部嘗個遍。
死,對陳淦而言都是一種奢侈。
這時候,張良鵬走過去:「王總呢?他怎麼沒來?」
「王總在日理萬機,他讓我先來招呼同學,稍後就到。」
「陳老闆,剛才我沒聽清楚,你說蘇淵是殘疾狗?為什麼啊?」張良鵬明知故問道。
「你們還不知道吧?蘇淵早破產了,現在他就是個身負巨債的廢物,連飯都快吃不起了,前段時間還去找我們家王總跪下借錢呢!來,我這有照片,你們來看看。」
止痛藥藥效發作,陳淦立馬有了些精神,拿出照片給同學們看。
同學們一邊看着照片,一邊嫌棄看着蘇淵。
「嘖嘖,男兒膝下有黃金,怎麼還下跪了,真是不要臉。」
「以前沒看出來,他怎麼這麼沒出息啊。」
「虧我還認為他什麼潛力股,結果是個垃圾!」
蘇淵冷冷看着陳淦道:「看來你還是沒接受教訓啊。」
「垃圾玩意兒,你跟你爹說話呢?」陳淦呸吐口吐沫,趾高氣揚道:「我們這些同學中就你混的最差吧?垃圾就該待在垃圾堆里,參加什麼同學聚會,我要是你早自己滾了。」
「陳淦,大家都是同學一場,別把關係鬧得太僵了。」
一個皮膚黝黑,體型頗瘦的男子站了出來。
白寧。
蘇淵的室友,在大學為數不多的知心朋友。
創業時期,白寧幫了不少忙。
畢業後白寧察覺倪端,多次要幫蘇淵,都被拒絕了。
蘇淵知道白寧家裡生意不景氣,手上也沒什麼錢,不想連累這位好朋友。
這次參加同學聚會,也多數是為他來的。
陳淦眯着眼,倒是沒說什麼。
畢竟白寧家裡是做生意的,說不定以後有合作的機會,沒必要為了一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