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淵江雲煙小說名字》[蘇淵江雲煙小說名字] - 第20章 離婚

第20章離婚
見蘇淵與江雲煙並肩出來,林初墨懷疑自己眼睛花了。
「林小姐,你好。」江雲煙來到林初墨面前,大方伸出手一笑,打趣道:「林家千金林初墨傾世佳人,真讓人羨慕,難怪蘇淵走的這麼匆忙,原來是心疼你啊。」
林初墨也不是什麼平庸女人,她迅速穩定心神,輕聲道:「江小姐,這次林家給你們帶來麻煩,林家深表歉意,我們將付出最大代價來補償江家。」
「那好呀,你們把蘇淵補償給江家就行了。」江雲煙微微一笑。
「呃?」蘇淵和林初墨都愣住了。
「開個玩笑。」江雲煙笑容收斂幾分道:「這次就算了,不過我不希望同樣的事情再發生第二次,你們林家好自為之。」
路上,蘇淵坐在駕駛座看着窗外,腦海不斷演練施針訣竅,將其徹底消化。
「為什麼江家不再追究我們責任了?」林初墨輕咬嘴唇,終於忍不住開口詢問。
「劉老把老爺子救過來了,江家沒深究責任,就把我們放了。」蘇淵隨便找個借口,省的說漏嘴。
「原來是這樣,我們林家欠了劉老兩次人情,回去後一定要找機會好好謝謝劉老。」
「沒這個必要,劉老什麼也不缺,你去了反而會打擾到他。」
「禮物其次,心意最重要,你又不是小孩子,怎麼連這點人情世故都不懂?」
對於蘇淵這番幼稚言論,林初墨感到幾分不滿。
蘇淵識趣閉嘴。
林初墨似乎來了火氣,等紅綠燈的時候,她側首盯着蘇淵道:「我問你,你和江雲煙是什麼關係?」
「什麼關係?」蘇淵迷惑問。
「聽她的語氣似乎很偏袒你,你是不是答應她什麼事,或者拿什麼東西做抵押給她?」
看着像是小母貓一樣兇巴巴的林初墨,蘇淵腦子有些不夠用了。
她怎麼想到這一茬了?
「我倒是想巴結她,可我一窮二白,無權無勢,人家也能看得上我給的東西啊。」蘇淵無語道。
「哼,這麼說你還是有這種想法的,對不對?」
「有嗎?」
「那你剛才說你想巴結她?」
「……」
蘇淵舌頭打結,完全不知道該怎麼回。
氣氛僵持片刻,蘇淵見林初墨眉宇間有一抹痛楚,便彎腰摸在她雪嫩的腳踝上。
林初墨俏臉微變,剛準備踢開蘇淵,蘇淵道:「別動,你站了那麼久,跟腱還有點疼吧?我幫你揉揉。」
「你還真把自己當醫生了。」林初墨嘟囔道。
卻發現蘇淵手掌溫熱有力,跟腱處疼痛好像緩和了許多。
林家老宅。
老太太一眾人都在,包括剛從江家回來的林興學。
林家人圍着一個大圓桌在吃飯,談話之間其樂融融,笑聲不斷。
見林初墨回來,老太太笑道:「丫頭,這次你是立了大功,回頭我一定好好重賞你。」
看老太太慈祥的樣子,很難想像之前讓林初墨開車衝進江家的話,是出自她之口。
「媽,您是太偏心了。」張海霞眉笑眼開,渾然沒有之前的尖酸刻薄:「雖然小侄女功勞很大,但還是要多虧我們家興學醫術高超,把江家老太爺給治好了,不然我們林家可要倒大霉了。」
「大嫂說的對,還是大哥給力,連劉老都沒辦法的病,他卻給治好了,這簡直是奇蹟。」
「天佑我林家,興學大哥引導,咱們林家何愁不興啊。」
親戚們由衷崇敬道。
甚至忘了之前在背後謾罵林興學為了裝逼,險些害了林家。
蘇淵頓時無語了。
難怪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