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淵江雲煙小說名字》[蘇淵江雲煙小說名字] - 第13章 一記耳光

第13章一記耳光「馬少,您認識恩人?」
唐風驚訝問。
「昨天江王病危,我一直陪在煙兒身邊,自然見過他。
不過你口中這個『恩人』,其實是個騙子!」
「騙子?」
唐風一臉錯愕道:「那小姐為什麼將江龍玉贈給他?」
「當時情況緊急,煙兒被這人唬住,一時腦熱才做出糊塗事情。
倘若他真是什麼神醫,為什麼才隔一天,江王病情又複發了?」
「我看,就算江王蘇醒跟他有關係,也必然是他在暗中搞鬼,目的是想套住江家,賺取更多的金錢與功名!」
「或許江王病重,就是他在暗中作祟!」
馬勝接連批鬥,唐風陷入猶豫。
半晌,唐風遲疑道:「恩人,請問您是用什麼手段治好老爺的?」
蘇淵靜靜看着唐風,平靜道:「你是不相信我?」
對於不相信自己的人,蘇淵是不會出手相救的。
他不想再被反咬一口了。
唐風尷尬一笑,沒認同,也沒否認。
馬勝冷笑聲,拿着手指戳蘇淵胸口道:「還裝起高人了?你要真有本事,在臨江城為什麼沒聽過你這號人物?看你這一身寒酸樣子,一看就是大山裡出來的,不僅窮,還賤,跟你多說兩句話,我都嫌丟人,呸,賤民!」
啪――一巴掌扇過去,馬勝臉上立即浮現五指掌印。
「請你把嘴巴放乾淨一點!」
林初墨聲音冷冽。
她對唐風微微鞠躬表示歉意,然後拉着蘇淵離開莊園。
雖然她對蘇淵無感,甚至還有些討厭,更有些瞧不起。
可這次蘇淵是為了林家而來,她不願意讓蘇淵再受這份委屈了。
馬勝被林初墨一巴掌給打懵了,半晌才反應過來。
「馬少,你沒事吧?」
唐風表面噓寒問暖,心底卻十分暢快。
馬勝什麼人,懷什麼心思,他都了如指掌。
天天糾纏小姐不放,若非馬家地位頗強,他早出手干預了。
馬勝嘴角抽搐。
你眼睛瞎了,臉都被打腫了,能叫沒事兒?「算了,一個女人,不值得計較。
」馬勝佯作大度擺手道。
唐風點頭一笑,然後遲疑道:「只是,那位小夥子似乎最有希望治好老爺,把他趕走,那老爺的病……」「放心,我有對策了。
」莊園別墅。
大廳里,林興學對着二樓房間下跪。
門口兩個保鏢看林興學眼神充滿殺意。
若非江雲煙發話,暫且不傷人性命,林興學早被這兩人活活打死了。
馬勝與唐風走進來。
唐風道:「小姐在二樓房間,老爺也在。
」馬勝道:「我就不上去打擾江王修養,麻煩你先將煙兒叫下來,我有個好消息要當面告訴她。
」唐風上了二樓。
馬勝則隨意坐在沙發上,翹着大腿,對林興學道:「抬起頭,我問你一件事兒。
」林興學抬過頭,不知道是膝蓋麻木了,還是太害怕了,身子猶如篩糠般顫抖,哆嗦道:「爺,我錯了,我是無辜的,這都跟我沒關係…對,都是我那個廢物侄女婿的責任!」
「你還有侄女?」
馬勝想起了什麼,眯着眼道:「你們林家有個女人,二十四五歲的樣子,長頭髮,長得很漂亮,跟他在一起還有個男人的,看着一身窮酸樣子,你知道我說的是誰吧?」
「您說的正是我侄女,林初墨。
」「哦?這名字挺有詩意,人如其名。
」馬勝眼裡透着一股猥瑣。
賤人,連我媽都沒打過我,你還敢打我?還打我的臉?!看我不把你弄過來,折磨你個一千遍一萬遍!「她旁邊那個男的是誰?」
「他叫蘇淵,是大半年前入贅我林家的上門女婿。
」「我有印象,是給你們林家沖喜的那個吧?」
當初林家招上門女婿沖喜在臨江城算是一樁新鮮事兒,馬勝多多少少也聽過一些流言蜚語。
「爺,江龍玉就是那個廢物給我的,我,我給江王施的針法,也是他教我的,所以我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