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淵江雲煙小說名字》[蘇淵江雲煙小說名字] - 第1章 絕處逢生

第1章絕處逢生「你姐姐淋巴癌晚期了,明天準備五萬化療,不然接回家準備後事吧。
」醫生的話猶如一根根針扎在蘇淵的心窩。
蘇淵無力的癱在地上,手裡攥着四枚硬幣,這是他僅剩的四塊錢了。
能哭出來是好事,可他絕望到哭都哭不出來了。
蘇淵從小沒有父母,姐姐蘇晴是他最親的人。
姐姐為了供他讀書,偷偷放棄學業進城打工。
去年姐姐加班暈倒被送到醫院,查出淋巴癌。
屋漏偏逢連夜雨,蘇淵遭人毆打,右手粉碎性骨折。
雖然治好了,但留下後遺症,連筷子都拿不穩。
走到哪都被人歧視,連打零工都沒人要。
後來有人讓他去林家當一年的上門女婿。
說是林家有難,找人上門沖喜。
蘇淵八字夠硬,剛好符合要求。
他在林家倍受歧視屈辱,用尊嚴換來的50萬很快也花光了。
無盡的醫藥費猶如一座大山,壓得他喘不過氣。
他努力那麼久,就是想讓姐姐活下去。
蘇淵拿出手機,翻了一遍又一邊通訊錄,最終撥打了一個號碼。
電話響了許久,才終於被接通,傳來刺耳的嘈雜音樂與酒杯碰撞的歡愉聲,儼然是歡樂的海洋。
蘇淵頭暈目眩,內心抽搐。
巨大反差,讓他凄苦不已。
蘇淵想到姐姐危在旦夕,不等對方開口,便道:「初墨,我……」「閉嘴,誰允許你這麼親切叫我女兒的?雖然你跟我女兒結婚,但你記住,你是入贅,給我認清楚自己的位置!」
手機里傳來中年婦女刻薄的辱罵聲。
對方不是自己的妻子,而是丈母娘王翠蘭。
蘇淵忍着屈辱,咬牙問:「媽,可以把電話給她嗎?」
「我女兒剛被薛家的大少爺邀請去跳舞了,可沒空接你這個廢物的電話。
」王翠蘭戲虐道。
蘇淵如遭雷霆,神情麻木,艱澀道:「那……那我不打擾她了,媽,您,您能借我點錢嗎?」
「借錢?」
王翠蘭聲音提高几個分貝,尖銳罵道:「你入贅我林家快一年了,一分錢沒賺,還天天吃我的,住我的,你還好意思借錢?你臉呢?」
「翠蘭,那個廢物又來借錢?」
「除了他還有誰,我一聽他聲音就噁心,招他上門當女婿,還不如養一條狗有用,我怎麼攤上他這個廢物女婿!」
「別急啊,憑初墨的姿色,追她的富家少爺能排到江口了,還愁以後沒有金龜婿?」
「就是,一條狗理他幹什麼,把電話掛了,別耽誤咱們玩樂的興緻。
」電話里傳來幾人的戲虐聲,是林家的一幫親戚。
聽着手機里傳來各色戲虐的笑聲,蘇淵內心充滿屈辱,可他不想放棄這個機會,欲要繼續說什麼時,電話便傳來了『嘟嘟』的忙音。
蘇淵一恍惚,麻木的表情流露出痛苦。
看着攥在手裡一張接近五萬的未繳費單據,他徹底拋下一切尊嚴,給通訊錄所有人打了一遍電話。
「劉哥,我是蘇淵,我想問你……」「嘟嘟。
」「趙姐,我能不能麻煩您一件事,我姐姐她病危……」「嘟嘟。
」「寧哥,我……」「嘟嘟。
」一個個電話打出去,曾經關係親密的親人、朋友,甚至連聽下去耐心都沒有,直接掛了電話。
曾幾何時,自己創業的時候,他們打破頭皮巴結,現如今……蘇淵癱坐在角落,看着冰冷的醫院大廳,忽然想到了一個人,臉上充滿屈辱與糾結。
那是他寧願渴死餓死,也絕不願意去見的一個人。
可姐姐的病是為自己累出來的,如果姐姐沒了,家也就沒了,這世上只剩下他一人苟延殘喘,他決不能看着姐姐受折磨死去。
蘇淵攥緊拳頭,右手五指彎曲,使不上力氣在顫抖:「五萬,就算賠掉我這條爛命,也要湊到這五萬塊錢!」
蘇淵去小賣鋪花3塊錢買了一瓶純牛奶,讓護士幫忙帶給姐姐。
用僅剩下的一塊錢坐公交車,去見一個他最不想見的人,大學室友,也是他大學創業的合作夥伴,王向東。
當年蘇淵考上了958大學,並在第一年拿到特等獎學金,靠着這第一桶金帶着王向東一起創業。
三年發展,公司頗有規模。
後來蘇淵為了照顧姐姐,將公司大權移交給王向東。
結果王向東夥同其他人將蘇淵架空,並趕出了公司。
蘇淵找王向東理論,被他找人堵在辦公室圍毆。
蘇淵的右手,就是被王向東用鐵棍親手砸廢的。
事後,王向東還假仁假義的要讓蘇淵簽一份收購合同,拿5萬塊錢買走蘇淵的公司。
太荒唐了。
價值百萬的公司,王向東要拿5萬塊錢收購。
哪怕公司實際權已經在王向東手上,蘇淵也絕不會收下這筆錢!一旦他收了,就等於認同了王向東的做法。
5萬塊錢買走自己多年的心血,這簡直低賤至極!甚至蘇淵寧願餓死街頭,也不會拿這5萬塊錢。
可是現在瀕臨絕境,自己受再大的屈辱,也不如救回姐姐重要。
必須要救姐姐。
這時,上來一個老頭,拄着拐杖,腿腳不利索。
車上人不少,可沒人讓位。
蘇淵沒想太多,起身讓位。
公交車猛地發動,蘇淵下意識用最近的右手抓着欄杆,卻使不上力氣,險些摔倒了。
「你手受過傷,還給我這個老頭讓座?」
老頭眼尖問。
蘇淵一愣,笑道:「小毛病。
」說著,他換了一隻手抓着。
「明明自己過的不盡人意,卻偏偏見不得這人間疾苦,好人吶。
」老頭感慨道。
蘇淵笑笑,沒說什麼,看着窗外憂心忡忡。
半小時後,蘇淵站在公司門口,足足曬太陽曬了五分鐘,他才決定進去。
辦公室里坐着二三十人打電話,粗話連篇,空氣中充滿着一股刺鼻的煙臭味。
「呦,這不是蘇總嗎,什麼風把您吹來了。
」一個梳着大背頭的高瘦黃毛男走來,在蘇淵臉上哈一口煙。
此人叫陳淦,王向東的狗腿子。
蘇淵冷聲道:「我要見王向東。
」「別急,我先把你介紹給其他人認識。
」陳淦摟着蘇淵脖子,扯開嗓子道:「都來瞧瞧,這位是我們公司上一任老闆,蘇淵,就是大半年前轟動全城,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