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嫣》[沈嫣] - 第4章 不近女色的男人

第4章不近女色的男人
訂婚儀式最主要的環節結束後便是舞會,紀隨峰和沈嫣跳了第一支舞后,越來越多的年輕人投入舞池,玩得不亦樂乎。
二樓休息室內,沈氏夫夫和紀氏夫婦坐在一起,經過一輪爭執,各自面沉如水。沈家次子沈星齊事不關己一般倚窗而立,饒有趣味地看着舞池內的情形。
一片溫和低調的顏色之中,一抹紅裙熾熱奪目,裙擺翩躚,處處漣漪。
舞會開場不過二十分鐘,慕淺已換過五個舞伴,偏偏還有許多男人或近或遠地駐足觀望,等候着與佳人共舞。
房門被推開,紀隨峰和沈嫣走了進來,沈父當即拿起茶杯砸到了紀隨峰腳下。
沈星齊聽着這絲動靜,這才回過了頭。
兩家父母一時又爭執起來,反倒是當事人的沈嫣和紀隨峰各自沉默,一個容顏僵冷,一個擰眉抽煙。
直至休息室的門再一次被推開,伴娘顧盼盼氣喘吁吁地出現在門口。
沈嫣面無表情地看着她,「你去哪兒了?」
「我……我被人關在廁所里了,好不容易才出來。」顧盼盼被房間里的氣氛嚇着了,「出什麼事了嗎?」
沈嫣只是冷笑了一聲,隨後看向沈星齊。
沈星齊挑眉一笑,「行了,大喜的日子,別老黑着臉。那個慕淺……交給我就是了。」
話音落,紀隨峰驀地抬頭看向他,神色陰沉。
沈星齊卻已經轉過頭,視線重新投入宴廳。
舞池內依舊熱鬧繽紛,卻獨獨少了一點紅。
*
喧囂之外,走廊盡頭的露天花園寧靜清幽。
慕淺斜倚在花園入口處,指間夾着一隻細長的女士香煙,卻沒有點燃。
而她不急不躁,鞋尖輕點着大理石地面,安靜等待着。
未幾,一個身量修長、西裝筆挺的男人從不遠處的洗手間里走了出來。
「先生。」慕淺輕輕喊了一聲,待那人回過頭來,她才揚了揚手裡的香煙,「可以借個火嗎?」
夜風穿堂而過,她一襲紅裙倚在風口,裙擺飄揚,眉目惑人。
那人在原地站立片刻,隨後才轉身一步步朝她走來。
慕淺這才漸漸看清他,三十五六的年紀,個子很高,偏瘦,一身黑色西裝優雅熨帖,戴黑色細框眼鏡,皮膚很白,眉目修長溫和,儒雅斯文。
看見他,慕淺腦海中便浮現了那句:謙謙君子,溫潤如玉。
「原來是林先生。」她笑着開口,語調輕柔。
林夙似乎也不意外她會認得他,只是微微一笑,眼眸之中波瀾不興。
畢竟像他這樣的富商巨賈,整個桐城又有幾個人不認識。
「叮」的一聲,藍色火苗在他指間跳躍。
慕淺微微偏頭點燃了煙,深吸一口,看着煙絲緩緩燃燒,隨後才抬眸看向面前的男人,挽起紅唇,「謝謝,林先生。」
「不用客氣。」林夙聲音沉穩,眉目平和,說完便收起了打火機,轉身準備離開。
慕淺卻忽然拉住了他的衣袖,隨後整個纏上了他的手臂,姿態親密地看着他笑。
林夙不免詫異,抬眸看她,眼神之中卻並無厭色。
慕淺的目光卻只是落在他身後。
林夙轉頭看去,走廊那頭,沈星齊正帶着兩個人朝這邊走來。
見到跟慕淺站在一起的林夙,沈星齊也頗為驚訝,面上倒是笑意依然,「我說宴廳里怎麼見不着林先生,原來您到這兒透氣來了。」
林夙溫文有禮,「沈二少這是在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