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三世之緣起緣滅》[三生三世之緣起緣滅] - 第4章 馬夫之恨

馬廄里,離尊拖着瘸着的腿一拐一拐地走向水缸,人高馬大的他,一把一桶的水就立馬提了起來。然後再拐着走向馬廄,潑了一些水到馬的身上,拿起馬刷就刷了起來……

「咚——咚——咚——」集結的鼓聲此時響起,離尊抬起了頭,看向軍營里訓練場的方向,看了看自己瘸着的腿,眼神黯淡了下來,心頭的憤恨即使過了這麼久,依然得不到絲毫緩解。他猛地一甩馬刷,拖着殘腿回到了自己的住處,拿出藏在角落的酒瓶,一撕酒封,把酒猛地灌進嘴裏……

「阿離,你又在喝酒了……」副將石勇剛離開訓練場,一進屋裡就看到離尊喝得醉醺醺的場面。

「副將——大人。嗝……」離尊想起身給副將行禮,奈何醉酒讓他無法保持身形穩定,只能又跌回地上。

「阿離,你不能這麼自暴自棄。不能上戰場而已,你還可以做很多事,將軍要是看到你這個樣子,她得多難過……」副將說道。

「我還能做什麼?我都變成廢人了,我連上陣殺敵都沒資格了……」離尊自嘲道。

「阿離!我們將士是這麼輸不起的嗎?你曾經是最驍勇善戰的士兵,現在只是退居後線,將軍讓你掌管糧草出入倉、讓你照顧坐騎,讓你保護將軍府老弱婦孺的安危,這些都是很重要的任務。將士的使命就是服從命令,你看看你現在除了酗酒,你都做了什麼?」副將苦口婆心地勸着。

「你知道什麼?不能上場,我算什麼將士!我還有什麼前途?」離尊一摔酒瓶,大吼道。

「你是我兄弟,我不會放棄你!但你自己再好好想想,等你酒醒了我們再聊。」副將說完走出屋子……

這樣的勸誡顯然不是第一次,但副將始終無法解開離尊的心結。對於這個曾經在戰場上並肩殺敵的兄弟,他雖然惋惜,但離尊的得失心太重,反而有失一個將士該有的氣節。

院子里,高大的桂花樹旁,站着穿着一身戎裝的將軍。顯然剛才的一幕,已落入她的眼裡。只是屋子的兩人都沒有發現她。她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屋子,然後轉身離開了院子………

……………………………………………………

一天夜裡,天朗星稀,將軍府內……

一黑衣人身手敏捷地飛進馬廄。往馬槽里撒入了些許白色的粉末,正打算離開的時候……

「什麼人?」黑夜裡突然大喝一聲。

黑衣人一驚,趕緊飛身出了馬廄。對方看似慌不擇路,卻是往將軍的書房方向逃竄……

「來人!有刺客!好大的膽子,居然敢夜闖將軍府……找死!」

離尊一邊喊來府兵,一邊拖着瘸着的腿不斷追着黑衣人……

別看他瘸了腿,此時卻行動迅速,手裡的大刀明晃晃的,在漆黑的夜裡顯得特別冷峻。

「左將大人……刺客在哪?」隨聲而來的府兵與離尊院子里的假山匯合。

「隨我來!」離尊一邊下命令一邊往黑衣人的方向緊追不捨。

「是」「是」「是」

追到書房時,黑衣人卻突然消失了蹤跡。

「看來是內賊。」離尊想着,隨即作了個包圍的手勢。自己帶着幾名府兵推開了將軍書房的大門……

今日將軍在軍營里過夜,書房一片黑暗,沒有掌燈。在離尊剛進入書房時,門後的黑衣人就對其一行人展開猛烈的攻勢。

「左將大人,小心!」府兵語音一落,隨即就被黑衣人踢倒在地。

「看來是個練家子啊。我來會會你!」離尊隨即揮動大刀,與黑衣人糾纏了起來……

屋子裡閃爍着兩道影子,刀光劍影,在稀稀落落的月光下顯得格外嚴肅……

幾十個回合之後,離尊明顯落了下乘。腿腳的不方便令他無法使出全力,一個閃躲,黑衣人飛出書房……

「攔下……弓箭手準備!」離尊隨即對門外吼了一聲。

密密麻麻的令箭如雨般飛向黑衣人。無奈黑衣人身手了得,都給一一躲了過去。突然,黑衣人猛地一轉身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