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三世之緣起緣滅》[三生三世之緣起緣滅] - 第1章 一眼萬年

在一個平靜的湖面上,四周像是靜止的平面鏡,天很藍,樹影婆娑倒影在湖面上。湖的**有一葉扁舟,將軍和破軍席舟而坐,把酒言歡。破軍舉起酒杯,雙手托住杯沿,對將軍說:「破軍敬將軍一杯,願將軍此番安好……」

將軍看了破軍一眼,神情沒有往日相處時的輕鬆和隨意,眼裡有着欲言又止的凝重。將軍回舉酒杯,卻問破軍:「先生此生最大的心愿是什麼?」

破軍冷靜的臉色頓時出現一絲裂縫,但隨即便恢復淡然,他答曰:「此生若可以,願隨將軍左右,日日把酒言歡,夜夜秉燭長談,當屬人生一大幸事。」將軍放下了酒杯,低下了頭,許久都不曾言語。時間像過了很久,傳來將軍一句低語:「人生得一知己,死而無憾……」,那輕聲的呢喃,像風輕拂過臉面,無形無聲。若不是破軍耳力過人,根本不會聽見。

雁過無痕,踏水無聲,很多時候,也許在彼此的心裏,都心知肚明。將軍不是沒有懷疑過破軍的來歷,也派人查探過,但都如霧裡看花,不得窺見半分。她久戰沙場,自是明白人心不古的道理,但她不願以自己的臆測去揣度破軍。畢竟他們曾經那麼惺惺相惜,意氣相投……

將軍的思緒從亘古的遠方飄了回來。眼睛裏充滿了一抹釋然,笑着說:「若有來生,飛璇仍願以先生為知己,舉杯邀明月,倚欄聽風雨……」破軍會心一笑,心境一片瞭然,隨即與將軍碰杯而飲……

杯子隨之落地。破軍一把扶住即將倒下的將軍,面容頓時變得愁苦不堪。他輕輕撫摸將軍的臉龐,喃喃自語道:「此生破軍有負將軍,來世,破軍必以身酬知己,當還將軍此生推心置腹之情……」

湖面上仍靜止般死寂,像是為破軍和將軍的未來預言了結局……

「為什麼?……」

「先生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先生,真的是你?不可能!你不會這麼做的對吧?……」

「你怎麼可能是姦細呢?你那麼善良的人,你教導我們憐惜天下蒼生,明辨是非,你怎麼能?……」

「你為什麼穿着我們將軍的盔甲……我們將軍呢?你把她怎麼樣了?」

「還我們將軍……」

「把我們將軍還來……」

……………………

面對將軍府奴僕們一聲聲的嘶喊,破軍臉色平靜如初,眼角不露一絲情緒。一身將軍戎裝的他,不再是那個溫潤如玉的教書先生,而是宛如高高在上的戰神將軍,肅然,冷酷。他的眼神掠過眼前撕心裂肺的人們,這些人曾經跟他朝夕相處,也曾一片祥和,也曾雞飛狗跳,一樁樁,一幕幕的場景猶如昨日,歷歷在目。

世間世事本無對錯。戰爭從來只有成王敗寇。誰是誰非,又有誰能說清?一切皆因立場不同罷了。

「我是榮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