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贅豪門》[入贅豪門] - 第2章 外遇

第2章 外遇

電話裡頭那個女人,是他的恩人,但也僅僅是如此,永遠不會理解他,也不想理解他。

包括他不喜歡穿西裝這件事。

但是這次,他還是把兩支試管放到提包里,帶回去給她嘗試一下綠色無公害除皺的魔力,遊說她對自己下一次量產的投資。

車是好車,開在寬闊的人民大道上,風弛電掣,路人看見一道紅影疾閃而過,留下無數紙醉金迷的幻光,看着就很爽。

卻從來不去了解裏面坐着的人的感受。

王信大學畢業後,最痛苦的事情就是不能再在實驗室做實驗。

所以,為了支撐自己這個新發現,一畢業就馬上到處投遞履歷,迅速找一份工作來投資自己的研究。

也許是病急亂投醫,他的履歷連孟晴的化妝品店也投了。

那天,孟晴親自接待他。

不過不是跟他談工作的事,而是跟他談入贅的事。

「我要給家人一個交代,又不想其他狂蜂浪蝶騷擾我,所以想你跟我結婚,沒有行為那種,作為代價,我會給你一筆錢讓你繼續你的研究。」

「平時如果你想賺錢,就得幫我做家務……」

「在我沒有找到未來老公之前,你不可以離婚,但可以出去,不結婚。」

真是久旱逢甘霖,孟晴這筆錢對他來說無疑是一場及時雨。

雖然她的要求怪怪的。

第一筆投資不是很多,那時候孟晴也正在創業之中,但是已經足夠他租房和購買顯微鏡、消毒櫃等儀器。

他做實驗本來就要十年如一日的廢寢忘餐、全神貫注,不能有女朋友之類的,現在孟晴提出只做名義上的夫妻,對他的實驗毫無影響。

所以,他答應了。

這幾年,孟晴把本來十幾間分店,一口氣開到一百多間。

錢有了,對他的要求也多了。

比如這穿西裝的事。

他們的家在一個叫做『豪遠至尊華庭』的電梯洋樓小區中。

本來是她父母送給她的,她給他住了,除了她的房間,其他都歸他管,以此來換得零用錢。

王信好不容易穿上她送的但一直少穿的西裝革履,在端儀鏡面前,就是帥得一匹。

要不是臉上這個帥字,孟晴還真不會看上他。

她才不管他還有什麼真才實學,她要的只不過是讓他當她的花瓶。

讓他在那些她認為重要的場合去做她的陪襯。

6點,他再次來到這間四星級酒店。

果然,在水銀燈下甫一登場,立即引來她那些員工的尖呼小叫。

「哇,帥哥——」

「你找死呀,叫出來,這種事應該在心裏叫,他是老闆的老公!」

「哇,老闆的老公真帥!」

「靠,以為老闆請明星來了呢!」

「當然,老闆那麼漂亮那麼能幹能嫁給一個癩蛤蟆嗎?」

這時候,他那些高中聚會的同學還沒有離去,正吃喝得杯盤狼藉、醉眼醺醺,聽見外面大廳的尖叫聲,扭頭就看見王信一身名牌西裝革履的樣子。

「王信!原來換了西裝更帥……」

「你還說他落魄了,看人家現在有車有錢有漂亮老婆,這樣的入贅,來幾個也不嫌多……」

「要是我當年追了他,我也願意把我家的小賣部交給他……」

許多發福的女同學看得兩眼發直,冒出許多小星星,怪王信之前怎麼不穿帥一點。

男同學不羨慕他的帥氣,只嫉妒他老婆的漂亮和老婆的錢。

「那個傢伙,還真當大爺了……」

「入贅入得這麼風光的,他是我們市第一人!」

「老婆那麼漂亮高佻,讓老子變成狗也成!」

「得了你們,現在他都不鳥我們了。」

他們悔得腸子都青了,不應該之前那麼過份諷刺王信,現在他們還有顏面過去巴結嗎?

「看,每次你穿西裝出來,都能引起一片尖叫聲,為什麼你就那麼不喜歡穿呢?」

孟晴這時也換了一套玫瑰色單肩長裙晚裝,比之前更冷艷更大氣,嘴輕輕一勾,勾出一線紅唇,卸去風雪飛揚那孤狼般冰冷的氣場,釋放出一絲大赦天下的恩賜。

在走到他身邊輕輕挽起他手臂的那一刻,她瞬間卸去身上所有的緊張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