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贅豪門》[入贅豪門] - 第10章 暗鬥

第10章 暗鬥

在她的地頭那還不容易?

她能保管段曼今晚留下來,王信也可以落在她手中。

於是,她挑了老爹的『多福大酒店』,白吃白喝,連飯錢都省了。

「我說你怎麼這麼急着要找她?你怕我不幫你,我既然收得你的錢,那肯定會幫你的,但你知道她是誰嗎?」

「除了名字,你對她一無所知,算了,我的事明天再辦,先幫你一把,等下一切聽我的,這廣頭市不是廣南市,廣南市還有我跟孟晴罩着你,這裡你誰都不認識,她要把你連骨啃了,你也不知道。」

段曼在車上也趕緊對王信千叮萬囑,不在自己的地頭,那是要一萬個小心。

「她不是你的朋友嗎?」王信奇道。

「不敢陰我的人都是我朋友,但她絕對敢陰你,因為她朱家跟孟晴、孟家還有點讎隙,要知道你是孟家女婿,說不定有一大群人衝出來。」

孟家在廣南市也是個世家,但是在廣頭市,屁都不是。

這富人圈裏面的勢力角力,王信還真的沒有想那麼多。

所以,等會吃飯,最重要就是不要泄露自己是孟家女婿的身份。

「行,我知道了。」

他忽然也覺得,段曼的手除了摸他,開車還挺溜的,那嘴除了挑逗他也挺有實力的。

其實段曼是一邊防朱菁跟她搶人,一邊防王信倒向朱菁。

來到三星級『多福大酒店』,進了VIP包間,簡直就是五星級。

而且裏面一男兩女,男的帥氣女的嫵媚,關上門,誰知道裏面會發生什麼事。

「是這樣的,朱小姐……」

「哎,我這人在吃飯的時候從來不談公事不談生意,先吃飯好嗎?」

王信心急,一進門就想把事情挑明了,卻遭到朱菁一擺手。

「好的。」

三人各懷心事地坐下來。

段曼是一邊防朱菁、防王信,一邊保護王信。

朱菁更複雜,一邊防段曼防王信,一邊還要想着要破壞段曼和王信那塑料的關係,禁臠王信。

王信則沒有她們那麼多心機,只想着怎麼尋找合適的時機辦理自己的事。

誰知他剛坐下來,兩女卻先後向他靠過來。

「你熱不熱?要不讓服務員調大一點空調,要不幫你脫掉上衣,別怕羞嘛,反正男人露點沒問題……」

先靠過來的是朱菁,她一把椅子朝王信拉過來,椅和椅之間留下不到一根手指的縫隙。

她坐下來,兩人挨着,手還朝王信胸前摸過來。

誰料她比段曼還要狠,竟然真的去撩起王信的恤衫。

是個動手達人。

段曼當然知道她是個什麼人,看到這情況,也連忙拉椅子靠過來,一把王信朝她身前拉過去。

「朱菁,現在吃飯地方,你用得着這麼著急嗎?」

「什麼着急,我是看他熱出汗了,幫他脫掉……」

朱菁看到王信的腹肌了,更是饞涎欲滴。

「你就用說的嘛,幹嘛動手,他自己不會脫嗎?」

「你還不是動手拉他過去?」

兩人突然拌起嘴來,最後一致的意見。

「脫吧,我們不介意。」

事到如今,王信讓兩個美女靠近,弄得蓬頭皺衣,好不狼狽。

如果能辦成事,他也算了,大人有大量,不跟她們計較。

但現在的問題是,事沒辦成就這麼騷擾他,真把他當成好欺負的小綿羊嗎?

「好,我脫,但是,朱大小姐能不能先給我介紹——」

可是,還不等他說完,朱菁馬上在服務員上菜時坐好,一本正經地開始舉筷夾菜:「吃飯吃飯,不談公事。」

這個壞女人,得了便宜就賣乖,看了腹肌小滿足了,又逃避問題。

分明就是想吊著王信的胃口,以便得到更多好處。

「段曼,他是你什麼人,要老實交代。」吃着飯,朱菁還不忘求證之前的好奇。

段曼眉頭一皺,然後狡黠一笑:「朋友……」

「她說得對嗎?」

朱菁壓根就不相信她,又扭頭問王信。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