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才隱婿》[全才隱婿] - 第1章 當眾表白

早上七點,江海市北部郊區。
荒山!
孤墳!
趙磊在墳前恭恭敬敬的磕了三個響頭,轉身騎上共享單車,輕快的馳向市區。
他看起來很狼狽。
之前毛孔中滲出的污血已經把身上的衣物浸透,全身上下都是黑漆漆的一片。
可他卻完全不以為意,還時不時的嘿嘿傻笑着。
那座墳里埋着的,是那個似乎永遠都不會笑的古怪老頭。
六歲那年流浪到江海,重傷垂死,老頭順手就把他撿了回去。
他堅信這就是命運的轉折。
因為老頭就是個傳說中的高人。
武學醫道、琴棋書畫、玄術鑒寶,奇門雜學……
似乎就沒有什麼是他不會的。
老頭教給趙磊的東西,任何一樣都足以讓他一鳴驚人。
可讓他從小到大發的最多的誓,就是在得到老頭允許之前,絕不使用一身所學。
老頭沒好氣的呵斥聲猶自在耳邊縈繞着:「學了一點皮毛,就別出去丟人現眼了,我丟不起那個人!」
你教的那些東西,拿出去還會丟人現眼?
趙磊心裏其實早就已經明白了,這老頭的來歷肯定不那麼簡單。
因為他有好多次午夜夢醒,都看到老頭在屋外負手看着夜空,一站就是一夜!
那些小說電影里的狗血劇情,他不說,趙磊自己還猜不到?
老頭是八年前去世的。
臨終的時候,又一次逼着他又發了一次毒誓,如果在解開封禁之前動用一身所學,那麼他九泉之下的母親,就會不得安寧。
一起生活了十年,老頭早就把他摸透了,知道他最在乎的是什麼。
若不是趙磊感念着他的恩情,知道他當時已經命不久矣,是絕不會同意發下這樣的誓言的。
老頭最後一次設下的封禁,讓他的身體機能甚至只有普通人一半的水平,孱弱到爬個樓梯都會累的喘不過氣來。
這道封禁,讓他這些年過的無比的窘迫和憋屈。
而今天,封禁衝破,誓言解除。
他自由了!
「清雅昨天又做了一夜的手術,應該累壞了吧!」
腳下的單車蹬的飛快,車把上掛着剛買的早餐,看着不遠處巍峨的醫院大樓,趙磊的眼中帶着柔情。
老頭子並沒讓他與世隔絕。
從小到大的正常教育一樣都沒有落下。
他和林清雅從高中就認識了,大學畢業沒多久就結了婚,已經兩年了。
這段婚姻,在別人眼中是不幸福的,因為他是林家的女婿。
別的不說,就連他們將來生下的孩子,都只能姓林。
可他不在乎這些。
在他心裏,他就是個孤兒,這個姓氏根本就沒有什麼值得留念的。
再說了,如果不是因為林清雅是家中獨女,如果不是她父母開出了這個大多數人都不能接受的條件。
在別人眼裡就是個普通人的他,憑什麼娶到當年醫科大學公認的校花?
林清雅是江海市第一人民醫院的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