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深終需還:前妻別想跑》[情深終需還:前妻別想跑] - 第四章 環環相套

簽合同,交房照,蓋公章。

因為價低,又有買家大手筆一次性付清,下午錢就到了賬。

她拿着錢去醫院交慕俊偉的住院費,好在來得及時,只是骨折,保住了那條胳膊。

只是自從賣了房子後,爸爸就沒再和她說一句話。

晚上,爸爸和慕俊偉在病房裡住,她一個人坐在走廊的長椅上,不自覺抬頭看了好幾眼。

小懿就住在頂層。

她想去看看他,也不知道那些人有沒有照顧好他。

他是不是……快醒過來了?

她還是沒能忍住,偷偷跑了上去。

她繞過值班護士的巡邏,進了小懿的病房,小心翼翼的將門關好。

小懿躺在病床上,胸口淺淺起伏着。

見他嘴唇乾得起了皮,她習慣性的從旁邊拿過杯子,用棉簽蘸着水塗在他的嘴唇上。

反覆幾次後,她將水杯放在一邊,用力將手心搓熱,輕輕抬起他的胳膊做着簡單的按摩。

這些事情,三年如一日的重複,早就變成習慣。

估摸着時間差不多了,她又偷溜出病房,好像從未來過。

第二天一早,墨越澤還沒起床,便接到醫院的電話。

「墨少,小墨少的情況不太好,恐怕……您還是儘快來醫院一下吧!」

他趕去醫院的時候,VIP病房的門緊閉着,谷瀟瀟正蹲在地上一個勁兒地擦眼淚。

「小懿怎麼了?」

谷瀟瀟緩緩起身,帶着哭腔答話。

「今天一早我就過來照顧小懿,誰知道我一進病房,就看見心跳監護儀不對勁……叫來醫生才發現小懿的呼吸機被拔了……」

所以,不是意外,是人為?

墨越澤皺緊了眉頭。

「去查查都有誰進過小懿的房間。」

醫生剛好從病房出來。

「幸好這次搶救及時,但是小墨少還是要在ICU里觀察一個晚上,這次是萬幸,下次……」

簡默調來的監控錄像上,把慕憐雪鬼鬼祟祟的樣子拍得一清二楚,鐵證如山!

墨越澤看着,只覺無比刺眼。

明知道弟弟是他的命,為什麼要這樣做?

你無情,就不要怪我趕盡殺絕!

「把慕憐雪出去陪酒的照片送給她媽媽好好欣賞欣賞,她哥慕俊偉這些年寫下的欠條都送去給她,讓她連本帶利的還回來!」

墨越澤冷言交代簡默,黑眸眸溫驟降。

……

慕憐雪無處可去,在醫院的長椅上睡了一夜。

好不容易捱到了天亮,她拿着錢去了**,給慕俊偉擦屁股。

「五十五萬,連本帶利都在這裡。」

雖然早有心理準備,可這幫人的無賴還是讓她大開眼界。

自從昨天見到了她的模樣,這群人晚上做夢都是把她壓在身下好好疼愛的場景。就算見到了錢又怎樣?

人,也得留下!

老大衝著手下使了個眼色,悄無聲息地把大門落了鎖,然後蹲下身子從包里拿出兩沓錢,丟在她面前。

「哥哥知道你缺錢,這些錢你拿回去救急,你付點兒別的利息就行。」

說著,兩個小弟一左一右,把她架了起來。

令人出乎意料的是,慕憐雪並沒有掙扎,眼神平靜得嚇人。

「來之前我就報了警,用不了五分鐘他們就會趕到。」

老大瞬間急了,抽出隨身帶的軍刀架在她脖子上,「你這個臭婆娘別敬酒不吃吃罰酒,老子可不是被嚇大的!大不了拉你一起陪葬!」

說完,他就示意小弟帶她一起走。

慕憐雪淡淡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