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深終需還:前妻別想跑》[情深終需還:前妻別想跑] - 第三章 毀徹底

就算三年前因為她,他的親弟弟變成植物人,一氣之下讓她這輩子都無法再當一名老師,可是她和情夫馬坤宇早就從墨氏撈了不少錢走。

起草離婚協議的時候之所以要她凈身出戶,不過是他氣她和情夫算計他一人罷了!

結果被情夫甩了?

還是說……故意在他面前裝可憐?

眼底瞥見她那身衣不蔽體的兔子裝,想到她對着別的男人獻媚的模樣,他就控制不住得想把她撕碎!

「我還你,雙倍。」

「與其陪別的男人睡,不如陪我睡!」

說著,他單手抓住她兩個手腕向上舉起按在車上,另一隻手大手一揮。

嘶拉——

**撕碎的聲音響徹耳膜。

「墨越澤,你放過我,我求你放過我,不要……」

「不要你還,放過我……」

她在他身下控制不住地發抖,哭着求他,喊他的名字。

墨越澤動作一頓,抬手一拳砸在車上,放開她的身子。

「用不着裝成一副守身如玉的樣子,放心,你這身子,我嫌臟!」

而她只顧着低頭整理被撕碎的衣服,話音剛落,她就落荒而逃。

墨越澤站在原地看着她狼狽至極的身影,想抬腳去追,最後卻遲遲沒邁動腳步。

慕憐雪返回夜場,想求經理再給她一次機會。

但整個夜場都知道她是被誰帶走的,避之不及,連話都不願意與她多說,別提給她辛苦費了,直接把她給請了出去。

她想要回自己的衣服,可保鏢守在門口,無奈之下只能穿着那身破爛的兔子裝回家。

爸爸早就睡了,慕俊偉正躺在沙發上喝着啤酒看電視,聽見開門的聲音,漫不經心開口。

「最後一天了,你要是再不拿錢回來,我就親自管妹夫要去。」

等了半天,也沒聽見回話,他這才投了個眼神過去。

沒想到——

知道他這個妹妹長得正,身材也好,但平時穿的保守,他這個當哥哥的也從沒往別處想,但這身兔子裝在她身上,特別是腿上那處被撕碎的地方,是個男人都移不開眼。

慕俊偉不自覺的咽了口口水。

「妹夫的新情趣啊!」

說著,他起身向她走去,身子緩緩向她貼近。

慕憐雪沒理會他的話,逃也似的進了房間,鎖緊房門。

一夜無眠。

第二天一大早,她換了身乾淨的衣服,準備去吃早飯。

「我和墨越澤離婚了。」

「凈身出戶,」她沒什麼表情,靜靜看着沙發上的兩個人,「慕俊偉欠的錢不能不還,眼下就只能把這套房子賣了,這房子怎麼著也值兩百多萬,咱們賣得急,暫且只要兩百萬,五十萬還錢,五十萬給媽買個墓地,剩下的一百萬,給爸換個小房子養老。」

房產證上是爸媽兩個人的名字,現在媽不在了,這件事還是要爸做主。

賣房子,是她所能想到唯一解決這些事情最好的辦法。

雖然這套房子里留着媽媽的回憶,但活着的人更重要。

此話一出就遭到了反對。

慕俊偉一下子急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