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深終需還:前妻別想跑》[情深終需還:前妻別想跑] - 第一章 剜心

墨城。

醫院頂層的VIP病房裡傳出幾聲吼叫,隨後,一個女人捂着鮮血淋漓的手臂被推倒在地,連帶着她帶去的飯盒、鮮花也被扔了出來。

「賤女人,滾!」

慕憐雪跌坐在地上,純白的連衣裙被鮮血染紅了大片,三兩護士露出鄙夷的目光向她掃過,議論聲不斷。

「自作自受。」

「也不怪墨少被這張臉蛋迷惑,誰能想到自帶光環的人民教師能做出虐童這種缺德事!小墨少在病房住了三年,這種下場都是便宜她了,依我看就應該千刀萬剮!」

「千刀萬剮算什麼,她就應該下地獄!有了墨少那麼好的男人,竟然在外面偷吃,還野心勃勃的要和情郎私吞墨氏,真不知道墨少為什麼還不和這種女人離婚……」

……

他們說的都不是事實。

但終是人言可畏。

可只要墨越澤還相信她,她如今做的一切就值得。

她忍着手臂上的疼,撿起飯盒、鮮花,緩緩起身對着病房門輕輕鞠了一躬,打算離開。

門突然打開,她腳步一頓,眼底燃起了一絲希冀。

「越澤,是……小懿醒了嗎?」

這三年,她夜以繼日地守在墨嘉懿病床前悉心照顧,希望他能早點醒過來。不是為洗刷自己沒有虐童的冤屈,只是從心底覺得,他不應該躺在這裡。

直到現在,她都無法接受曾經活蹦亂跳的小男孩變成一動不動的植物人。

好在,他最近有醒來的跡象。

可墨越澤卻扯過她受傷的胳膊將她拽進病房,不等她反應過來,整個身體便向病床狠狠撞去!

腹部剛好撞在床邊,痛得她悶哼一聲。

男人扯着她的頭髮,強行讓她抬起頭來

「這就是你悉心照顧、口口聲聲說的的贖罪?你是在告訴我……當初就不該信你!」

只見,墨嘉懿的小身子上滿是青紫,新傷疊蓋在舊傷上,全是在隱秘之處,不易被人發現。

不……不可能這樣!

「不是我,越澤,你相信我……」像是抓着最後一根救命稻草般,她拚命乞求他。

說著,她像是想起什麼,猛地看向墨母身邊的谷瀟瀟,「是她!最近都是她帶着小懿洗澡,是她陷害我!三年前就是她陷害我,我——」

啪!

她還沒說完,臉上就被甩了一巴掌。

「如果你想報復,就報復在我身上!求你別再傷害小懿了,別再傷害孩子了啊!」

墨母哭的泣不成聲,情緒激動的喘不上氣。

「媽,您沒錯,要怪就怪兒子識人不清,這種女人以後都不會在墨家出現了。」

……

一道門隔出兩個世界。

再次被丟出病房,慕憐雪不甘心地從地上爬起,想重新敲開那扇門。口袋裡的手機震了許久,她皺着眉翻出手機,是爸爸。

「雪兒,你媽媽又不見了……」

這句話轟地一聲,在她腦中炸開。

「我這就回來!」

她攥着拳頭又死盯着那扇門片刻,轉身向反方向跑去。

媽媽一年前被查出阿爾茲海默症,她理應陪伴左右,但媽媽知道她放心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