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梁章梅的小說》[喬梁章梅的小說] - 第28章 打了章梅一巴掌

喬梁把包放在茶几上,直接去衛生間洗臉,章梅從沙發上下來,跟在喬梁身後,哼了一聲:「真牛啊,為了保護美女,連組織部長的兒子都敢打,得罪了組織部長,看你今後在官場怎麼混,還想進步,進步個屁!」

「你懂個頭,唐部長明辨是非,不但沒為難我,還表揚感謝我,說我做的好,做得對,感謝我替他教訓兒子。」喬梁邊洗臉邊道。

「幼稚,官場上的人說的話,有幾句是真的?都是口蜜腹劍笑裡藏刀的東西。」章梅不屑道。

喬梁懶得和章梅辯論,洗完臉回到客廳,往沙發上一坐,點燃一支煙,吸了兩口。

以前喬梁是不敢在家裡抽煙的,要抽也得去陽台,章梅討厭煙味。

但現在,既然已經不再在乎章梅,抽煙自然也沒有忌憚了。

看喬梁放肆在自己面前抽煙,章梅微微一怔,這傢伙已經不在乎自己了,肯定在外面有了女人。

雖然自己在外有男人,但想起喬梁在外有女人,章梅竟然莫名其妙有了醋意。

「說,昨晚和哪個狐狸精一起的?」章梅開始盤問。

喬梁生氣了,尼瑪,自己是騷狐狸,竟然敢罵方小雅是狐狸精。

「章梅,我警告你,嘴巴放乾淨點!」喬梁怒視着章梅,一字一頓道。

章梅一時有些膽怯,喬梁在自己面前可從來不敢這樣。

「我不就是問問嘛,又怎麼了?」章梅的聲音有些軟。

「告訴你也無妨,昨晚老三和我一個女同學給我過生日的。」

「啊,昨天是你生日!」章梅失聲道。

喬梁哼了一聲,從認識到結婚到現在,章梅就從來沒記得自己的生日,從來就沒給自己過過生日。

不知為何,章梅心裏湧出些許歉意,或許是因為這些日子喬梁照顧自己媽媽的事。

「抱歉,我忘了。」章梅的聲音很乾巴。

「不用道歉,你從來就沒記起過,我也沒奢望你會記得,習慣了。」喬梁無謂道。

「你那女同學是誰?」章梅又追問。

「你管呢。」

這時方小雅來了電話,喬梁邊往陽台走邊接電話:「小雅……」

方小雅來電話是問葉心儀帶走喬梁之後的事,喬梁和方小雅簡單說了下,方小雅聽完笑了:「這個唐部長有點意思,這個徐部長很狡猾嘛……」

喬梁也笑了。

「哎,喬梁,大一的時候你救過我一次,現在又救了我一次,這英雄救美女,不知美女該如何報答呢。」方小雅半真半假道。

「莫非美女打算以身相許?」喬梁開玩笑道。

「你敢要嗎?」方小雅反問道。

喬梁一時語塞,心砰砰跳。

方小雅也沉默了,隨即掛了電話。

喬梁突然感到一陣失落,回到客廳,章梅正從自己包里拿出那個表盒打開。

「你幹嘛?亂翻什麼?」喬梁生氣道。

章梅拿着表看了看,在喬梁眼前晃着:「好名貴的表啊,看來是你的生日禮物了,說,這表是不是方小雅送的?昨晚和你吃飯的女人是不是她?」

婚後,喬梁向章梅坦白過方小雅和自己的事,剛才自己接電話的時候叫了聲小雅,章梅肯定聽見了。

「是又怎麼樣?把表給我。」喬梁向前一步。

「不給。」章梅往後退了一步,咬牙切齒,「怪不得非要離婚,原來和方小雅舊情復燃了。」

「胡說,你這是小人之心。」

「我小人之心?呸,你才是!是啊,方小雅回來了,還是美女富婆,她的錢你一輩子都花不完,跟她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