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梁章梅的小說》[喬梁章梅的小說] - 第19章 面子很重要

等徐洪剛說完,喬梁謹慎道:「徐部長,楚部長這次參加的這個座談會,是唐朝集團搞的。」

「我管他是唐朝還是宋朝,這個有區別嗎?」徐洪剛一揮手。

「唐朝集團的董事長是唐部長的兒子。」

「哪個唐部長?」徐洪剛似乎在裝傻。

「就是唐樹森部長。」

「哦……」徐洪剛點點頭,自語道,「怪不得,怪不得……」

喬梁突然有些後悔不該說這事,這樣等於告訴了徐洪剛楚恆和唐樹森的關係。

不過想想也未必,說不定徐洪剛早就知道楚恆和唐樹森關係不一般。

徐洪剛思忖片刻,看着喬梁:「小喬,你認為,我們嚴肅內部紀律,和唐朝集團有一毛錢的關係嗎?」

「沒有,一點都沒有。」喬梁突然輕鬆了,是啊,徐洪剛搞內部整風,和唐朝集團有什麼干係?雖然這事是唐朝集團引起的,但似乎真的沒有關係啊,自己剛才似乎想多了。

「這就是了。」徐洪剛笑起來,「既然沒有關係,那就去吧。」

喬梁回辦公室開始弄通知,20分鐘後,通知弄好了,修改了一遍,然後打印出來,拿着去找葉心儀。

按出台文件的流程,通知要先給葉心儀看。

葉心儀今天心情很不好,昨晚寧海龍半夜回家,醉醺醺非要和自己辦事,被她拒之卧室門外,鬧騰了大半夜,弄得自己一夜沒休息好。

葉心儀和寧海龍分居2年多了,自從出差回來發現寧海龍帶女人回家,自從肚裏的孩子在寧海龍的暴力下流產,兩人就開始了冷戰。雖然寧海龍多次賠禮道歉,但葉心儀一直不肯回頭,因為心徹底冷了。

今天剛起床,葉心儀又接到公公寧子軒的電話,讓他和寧海龍晚上回家吃飯。

葉心儀是非常不願到公公家吃飯的,因為她害怕寧子軒那貌似慈祥卻又迷離的眼神。

想起自己迫不得已的婚姻,想起寧子軒那老在自己豐滿大團團上打轉的眼神,葉心儀的心情就很糟糕,多次湧起和寧海龍離婚的念頭,可每每想起自己家虧欠寧家的,總是無法開口。

看葉心儀此時鬱鬱寡歡的樣子,喬梁不想招惹她,規規矩矩把通知遞給葉心儀。

葉心儀耷拉着眼皮接過去看完了文件,然後抬頭看着喬梁,不悅道:「誰讓你弄的?」

葉心儀不高興是因為弄這個通知,自己作為喬梁的直接上司,竟然不知道。

「徐部長直接找的我,讓我搞的。」喬梁回答。

葉心儀一聽沒辦法了,雖然部里強調工作要按程序一級一級來,不準越級,但那是對下級來的,上級要是這麼做,誰都不能說什麼。

喬梁剛正式上任,徐洪剛就越過自己直接安排喬梁做事,一方面顯出徐洪剛對喬梁的看重,另一方面,自己這個辦公室主任似乎成了掛名擺設。

「既然徐部長直接安排你做的,幹嘛還要給我看?」葉心儀臉一拉。

喬梁笑了:「按照辦公室工作流程,凡是出台的文件,都要先由主任審閱。」

葉心儀沒做過辦公室主任,對這一套流程顯然不如喬梁熟悉。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