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先生情深不渝》[裴先生情深不渝] - 第6章 誰是新歡誰是舊愛

醫院裏。
宋晚身上過敏嚴重,被醫生強制留下住院觀察。
姚淑芬一直在旁邊看着,等護士給她扎完針才開口,「知道自己過敏,還敢這麼喝,你不要命了?」
她語氣說不上多心疼,甚至還隱約透着幾分責怪,這讓一旁的沈盡舟不由得皺了皺眉。
可宋晚表情不變,她垂下眼眸,依舊是那副恬淡溫順的樣子,「總不能眼睜睜看着您被裴頌為難。」
姚淑芬畢竟是受了她的情,又見她把自己弄的這麼狼狽,此時倒不好繼續冷着臉,「今天的事我心裏有數,回頭我跟你二叔說一聲,讓他來看看你。」
宋晚委婉拒絕了,「二叔事忙,就不用特地讓他跑這一趟。」
這份「體貼」讓姚淑芬很滿意,要是宋晚當真藉此機會賣慘,她反而會覺得是她不懂事。
「那你先好好休息,我回去讓人燉點補品給你送來。」
說著,姚淑芬起身離開。
病房的門一關上,沈盡舟就忍不住了。
「晚晚姐,你阿姨也太過分了吧?你變成這個樣子還不都是因為她?沒有一句感謝的話就算了,還在這裡擺譜給誰看?」
宋晚淡淡的扯了扯嘴角,蒼白的臉色越發顯得整個人寡淡疏遠,「寄人籬下不都是這樣的嗎?我都習慣了,沒什麼好生氣的。」
沈盡舟卻有種說不出來的心酸。·
他們都是豪門裡出來的,私下裡該是什麼待遇最清楚不過。
宋晚父母沒去世之前,她也曾被百般呵護,可如今卻要對着姚淑芬這樣的人小心謹慎。
光是想想都覺得糟心。
「從前每次見你,你總是笑臉相迎,我從來都不知道,原來你在宋家過的是這種日子。」
沈盡舟看她的目光里多了幾分憐憫,「晚晚姐,以後你有什麼需要儘管開口,就算宋家不幫你,我幫你。」
宋晚心中一頓,明明知道自己該拒絕的,可沈家大少爺的鼎力相助,對於目前的她來說太重要了。
於是,宋晚極輕極輕的點點了頭,「謝謝。」
沈盡舟還以為她身體難受,有些自責,「對不起啊晚晚姐,我剛才要是能攔住裴頌,你也不用喝這麼多的酒。」
「這和你沒關係,你已經幫了我很多。」
更何況,裴頌要對付一個人,誰又能攔得住?
沈盡舟又陪了她一會,直到宋晚有些困了才起身離開。
房門開了又關,宋晚孤身一人躺在病床上。
她其實一直不怎麼喜歡醫院裏的味道,此刻愈發睡不着,一閉上眼腦海里全是沈甜抱着裴頌胳膊撒嬌的畫面。
不是不知道他們在一起有多甜蜜,可親眼見到裴頌對她的縱容,心還是會痛。
可是宋晚,時至今日的你,還有什麼立場去羨慕呢?
她無聲的笑了,硬生生把眼淚逼了回去。
兩個小時後,姚淑芬送來的東西到了。
她剛整理好,秦染拎着果籃出現。
「看來你這病號的待遇還不錯,沒我想的那麼慘。」
宋晚看到她很意外,「你怎麼來了?」
「我來雲城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