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先生情深不渝》[裴先生情深不渝] - 第4章 要我還是要錢

她強忍着心酸,扭頭問醫生,「還能撐多久?」
「您弟弟身體機能不斷下降,如果再找不到合適的骨髓進行移植,他隨時都有死亡的可能,最多不超過3個月。」
宋晚身形晃了晃,垂在身側的手一緊再緊。
只有三個月,留給她的時間不多了。
「我會抓緊想辦法,我弟弟的事情還請您繼續保密。」
「這個我知道,只是還有一件事…….」
趙醫生露出為難的表情,宋晚心領神會,她父母還在時對宋宇辰的醫藥費向來是按七位數的給,如今他們去世已經有一段時間,宋宇辰的醫藥費也該用的差不多了。
「費用我明天交。」
趙醫生看着她疲憊的樣子,忍不住勸道,「宋小姐,其實您何必一個人扛着,要是裴少知道,一定會……」
宋晚猛然抬頭,平時那樣沉穩的一個人,在此刻卻罕見的露出了幾分慌亂無措,「不,不能讓他知道。」
這世上總有些秘密是見不得光的。
比如她父母去世的真相,又比如宋宇辰的病。
宋晚不想把太多的人牽扯進來。
她回到酒店,注意力卻被停在門口的邁巴赫吸引。
是裴家的車。
「宋小姐,夫人請您過去說話。」  
裴家管家態度尊敬,宋晚臉上笑容也同樣客氣,「我知道了,麻煩您跑一趟。」
宋晚是裴家的常客, 但那僅限於和裴頌還在一起的時候,這半年裡裴母即便偶有邀請,宋晚也是禮貌推辭。
她想不到是什麼原因讓裴夫人不惜派管家親自來接,等見了面,答案才慢慢揭曉。
「我可憐的晚晚,裴頌這混小子在外面有了別的女人,這種事你怎麼也不告訴我們,要是我和你裴叔叔知道,一定不會讓他在外面亂來!」
裴夫人拉着她的手,滿眼都是心疼,「要不是你姚阿姨給我打電話,我都不知道事情已經鬧成這樣,你放心,有我替你做主,一定不會讓你受委屈。」
聽到姚淑芬的名字,宋晚抿了抿唇。
她早該想到的,即使她拒絕去找裴頌和好,宋家也有辦法在這場無聲的戰役里成為有力的那一方。
儘管不恥,心裏卻鬆了口氣,總好過是昨晚的荒唐鬧到了兩家大人面前。
宋晚說,「阿姨,我不委屈的,感情的事分分合合是常態,何況這次是我自己提的分手。」
裴夫人卻更替她難過,「別人不知道,我還不知道嗎?你對裴頌是實打實的好,要是連你都想放棄他,一定是他做了什麼不可饒恕的事情,傷着了你。」
當初知道他們倆在一起的時候,裴夫人是看不上宋晚的,可她楞是為了裴頌數年如一日的討好,不管受了什麼委屈都往肚子里咽,就連裴夫人這麼鐵石心腸的人都被她磨的改了看法。
宋晚對裴頌的愛,其實是有目共睹。
裴夫人不想自己兒子錯過,拉着宋晚的手不放,「我已經讓人去找那混小子回來,你們再好好聊聊,別急着做決定。」
宋晚不說話,裴夫人便向她保證,「要是你介意外面那個女的,我馬上讓人安排她出國,這輩子都不會再在你面前出現。」
她言語間誠意十足,可宋晚註定無法接受。
她抬頭看着裴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