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先生情深不渝》[裴先生情深不渝] - 第2章 愛意朦朧

宋晚道,「這次不一樣。」
姚淑芬像是沒聽清,「什麼不一樣?」  
「我們不會再和好了。」
宋晚心裏清楚,以宋家對裴頌的關注程度,不可能不知道他已經有了新女朋友的事實。
她乾脆把話挑明,「他身邊的那個小姑娘,不出意外的話是要結婚的。」
姚淑芬臉色一變。
宋家這些年也幾次三番想要促成婚事,可裴頌對外一直不肯點頭,如今卻為了另一個女人鬆口。
這讓她產生了危機感,「那你呢?你們在一起這麼多年,你甘心把他拱手讓人?一個小丫頭片子,難道還收拾不了她?」
宋晚看出她眼底的狠辣,怕她做出什麼不理智的事情,委婉提醒,「阿姨,裴頌要護的人,最好別動。」
姚淑芬微微遲疑,仍舊不想放棄,「可你們畢竟在一起這麼多年,裴頌不會突然不要你,是不是你哪裡惹他不高興了?你去和他道個歉,也許…….」
「沒用的,」宋晚抬起頭,神情平靜,「分手是我提的,不是他不要我。」
「什麼?」
姚淑芬徹底愣住,從驚訝到憤怒不過短短數秒,「你提的?你怎麼這麼糊 塗?那可是裴頌!你說分手就分手,這麼大的事情也不和家裡人商量一下?」
宋晚看了看她,又看了看這個逐漸變的陌生的家,自從半年前父母相繼去世,宋家大權旁落到二叔一家手上,這個家早已經不是她熟悉的模樣。
與其說姚淑芬是為她的自作主張感到可惜,倒不如說是因為失去裴頌這顆大樹而惱羞成怒。   
但她還是給彼此留足了面子,「強扭的瓜不甜,不合適就索性分開。」      
姚淑芬氣的整張臉都垮了下來,語氣也越發尖銳,「我看你就是作的!多少人求着和他在一起都求不來,你馬上去找裴頌道歉,立刻!」
宋晚拒絕,「我不會去的。」
姚淑芬死死的盯着她,目光冷的像是能把人活活凍死,「我再問你一遍,你去不去?」
宋晚當然不會去,忤逆的下場就是被趕出家門,姚淑芬直接讓人把她轟了出去,身後的指責謾罵一句比一句難聽。
「宋家怎麼出了你這個不爭氣的東西!什麼時候讓裴頌跟你和好,什麼時候再回來!」
宋晚輕輕扯了扯嘴角,想起二叔一家以前對自己小心討好的模樣。
果然,風水這東西,永遠都是輪流轉。
她孤零零的站在院子里,纖細的身影被月光拉扯的越發單薄,宋晚努力做到若無其事,目光卻和迎面的人撞上。
是沈盡舟。
「抱歉,我不是故意偷聽的。」
沈盡舟表情尷尬,他和宋晚在同一個小區,打小就認識,更重要的是他和裴頌還是好兄弟,都在同一個圈子裡。
看見宋晚回來就想過來看看,卻沒想到會撞見剛才那一幕。
宋晚倒是沒有絲毫的不自在,態度一如既往溫和,「你怎麼來了?」
沈盡舟沒有回答,目光看向緊閉的宋家大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