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的初次心動》[你是我的初次心動] - 第1章 有人歡喜有人愁

某院內,一名半百的老人佝坐在藤椅上,聽着屋裡傳來的爭吵聲,滿臉愁容。

砰!

「江景傑,我告訴你,愛過不過,你瞧瞧你,你還有當爸的樣子嗎!」她對着床腳地板上抽煙的男人吼到。

男人沒理他,只是將手裡的煙一次次送到嘴邊,不一會整個房間就充滿了嗆人的煙味。

女人見他還是死性不改,怒火直接達到高點。

「爸!我真的和這瘋子過不下去了。」孟姿然甩門而去,只留下這一句迴響在江爺爺耳邊。

三歲的小江俞被這巨大的聲響嚇得顫了顫,來到江爺爺身邊拉着他的手,眼眶紅着小聲的叫了聲,「爺爺。」

江爺爺慈愛的摸了摸他的頭,又嘆了口氣,這麼乖的孩子,怎麼就攤上這麼不負責的父母呢。

江奶奶去世的早,剩江爺爺一人把兩個兒子拉扯大。大兒子很省心,早早就成了家。只剩小兒子,就是江俞的爸爸江景傑最讓他操心。天天不務正業,花心連連。

前幾年江景傑與孟姿然一見鍾情,兩人花了一個月時間就陷入愛河並走進婚姻的殿堂,第二年就有了江俞。

本以為有了孩子他們會成熟些,可是好景不長,在江俞周歲後兩人矛盾不斷。江爺爺和江大伯也有勸過他們,要為孩子想想,可依舊沒有改變兩人的狀況。

眼看這場婚姻就要堅持不下去了。

江俞將小小的身子的撲進江爺爺懷裡,委屈哭到,「爸爸媽媽又吵架了,他們不要阿俞了嗎?」兩眼淚汪汪的看着江爺爺。

江爺爺沒說話,這問題他無法回答,這是夫妻倆的事,他無法插手,孫子這麼小,沒有人希望他小小年紀就失去父母的疼愛。

昏黃的燈下,只有爺孫倆相互依偎的聲音,格外的。落寞。。

這種鬧劇最終還是結束了,江景傑和孟姿然離婚了,江俞跟了江景傑。

許是出於愧疚,某一段時間江景傑瘋狂補償江俞,帶他去各種吃喝遊玩,但過了三個月就將江俞託付給了江爺爺,一個人去了國外。

沒有了媽媽的江俞又沒有了爸爸,家裡只剩他和爺爺。

而此時另一個城市。

吃完午飯趙靜挺着個大肚子慢悠的在客廳里消食,走着走着就感覺肚子一抽,只當孩子踢了下緩了一會便沒在意。

直到下面一陣熟悉的暖流,她知道該去醫院了。

「媽!快收拾東西,我羊水好像要破了!」

林奶奶一時間手忙腳亂,腳都不知道往哪邁了。腦海靈光一閃,手機!得打電話給孩子父親。

她向沙發方向喊道,「陽陽,幫奶奶把手機拿過來,在沙發上。」

正四仰八叉的躺在沙發上看電視的孩童,聽到奶奶喊自己,很快就從身旁找到手機並拿去。

「給。」

小小年紀的他彷彿感覺到家裡此時的氣氛,他乖乖聽話,不給大人添亂。

林奶奶接過快速朝屋裡走去。因為東西都是提前收拾好的,所以只需要再檢查一遍就可以出發。

林奶奶拎着生產包快步走了下來,手裡還拿着一件外套,走林陽身旁快速地把外套給他套了上去。

並囑咐他,「陽陽,現在媽媽要生了,你一會乖乖跟在奶奶身邊知道嗎?」她怕忙起來顧不上林陽。

林陽重重的點了點頭:「嗯!」

等到林廖遠知道時,她們已經在前往醫院的路上,林廖遠腦袋一空,預產期明明還有十五天,沒等腦袋反應過來腳就先朝門口走去了。

—醫院

林廖遠匆忙趕到醫院,因為跑的太急此時的頭髮凌亂,滿額頭上沁滿了汗水,他沒在意,隨手一抹。

看着趕來的兒子,林奶奶鬆了一口氣,還好趕上了。

倒了杯水遞到他面前。

「來,喝點水緩緩。」

「嗯」

他緩了緩,調整氣息,接過水一口喝完。面部難掩的緊張和急促的呼吸聲還是需要時間緩和。

他上前握住趙靜的手,心疼的看着她,兩個人什麼話都沒說,宮縮的疼痛讓趙靜無法分心。

等了幾個小時,宮口開的差不多趙靜便被推去了產房。

林爸跟在推車旁邊,到產房門口被護士攔了下來。「家屬在外面等着。」

時間過去一秒他便多一分緊張,手指緊握,來迴轉悠,目光死死地盯着門口。林奶奶看不下去,開口說道:

「行了,別走了,看着我心煩,過來陽陽旁邊坐下。」

話是這麼說,自己生的兒子自己知道,老婆在裏面生孩子他哪裡坐的住,看向旁邊乖巧的林陽,手慈愛的理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