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血神醫》[龍血神醫] - 第9章

第9章

雲家自從黃桂蘭患病之後,雲清河就擔起了家裡所有的擔子,開診掙錢,回家做飯全都他一人包辦。

雲弈趁機讓黃桂蘭回房休息,給她針灸治療。

「你要給我扎針?」黃桂蘭驚訝問道。

雲弈畢業之後就沒有再接觸醫療行業,現在還會扎針嗎?

雲弈只好撒謊,「媽,我在城裡跟一個有名的老中醫當學徒,在他那學了一套針灸術,很有用,只要每個月幫你施針治療一次,保證比你去做化療的作用還要好。」

黃桂蘭喜出望外,她歡喜的不是自己兒子學到了什麼厲害的針灸術,而是他願意回歸醫生這個行業了。

黃桂蘭當下更是歡喜地說:「清河你過來啊,我們小弈在市裡給人當學徒了。」

雲弈汗然,沒想到自己老媽這就嚷嚷開了。

廚房裡忙活的雲清河連忙走過來問發生什麼事情了。

黃桂蘭將雲弈方才的話說了一遍,雲清河臉上綻放出寬慰的笑容,「好好好,只要你願意學就好好學,等爸老了做不動了你就回來接手爸的衛生所好嗎?」

「好。」雲弈答應一聲。

三年前,他就是不想接手衛生所,不想將自己的一輩子都羈絆在這地方,所以離家出走。

這次回來,看着父母日漸衰老的樣子,自己作為他們唯一的孩子,將來是必定要回來為他們養老的。

雲清河又做飯去了。

雲弈則是幫黃桂蘭施針,所使用的是《仙經》殘卷中記載的一種針灸術——雷火針。

雷火針其實並不複雜,就連雲弈都在一些醫學典籍上看過,可不一樣的是雷火針記載並不完整,只傳言有雷火九針,會的人少之又少,而《仙經》殘卷中卻是完整記載了十二針。

半個小時後。

雲弈開始拔針,剛拔完,黃桂蘭就像將胸口中的一口濁氣吐了出來一樣,整個人都舒坦了。

黃桂蘭不得不讚歎道:「小弈,你是跟哪位老中醫學的啊,太神奇了,我現在感覺自己整個人都好像年輕了十歲一樣呢。」

雲弈只好說道:「媽,我是跟市裡非常有名的『百草堂』老中醫學的,他叫程鵬,是中醫協會的會長。」

黃桂蘭喜極而泣,「好,太好了,小弈要有出息了。」

而後大家一起吃飯,飯後,精神抖擻的黃桂蘭前後張羅,要為沈輕舞和上官飛鳶安排房間,為她們**好了熱水讓她們洗澡。

雲弈苦笑,自己這親兒子都還沒受到這優待呢。

無奈,雲弈上樓回房去了。

回到房間,想起白天自己打周恆的場景,覺得自己現在和人交手的話,除了速度和力量之外,最欠缺的還是戰鬥技巧,他想到了《仙經》殘卷中一套《八段錦》和《五行拳》。

《八段錦》以強身健體為主。

《五行拳》是一套綜合實力比較強悍的拳術。

雲弈覺得自己應該先練習《八段錦》讓身體素質得到整體的提升才是重點。

當下雲弈直接在房間中擺好了架勢,準備開始練習《八段錦》。

「小子,別浪費時間好嗎?」老龍王傲來的聲音突然傳來。

雲弈問:「前輩你的意思是……」

傲來說:「你被本尊龍血洗骨伐髓,身體素質異於常人,就你現在所擁有的力量,一拳就能輕鬆打死一頭牛,還練什麼《八段錦》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