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厲少寵妻至上》[厲少寵妻至上] - 第1章:邪魅的英俊男人

「有請新郎新娘交換訂婚戒指,從此情定一生,恩愛相隨……」

簡安安剛走進酒店的訂婚宴會場,耳邊就響起了司儀的話,她猛地抬頭看向高台上一對宛若璧人的男女,頓時心中一片絕望。

新娘蘇子萱,新郎陸寒陽。

這兩人她都很熟悉,他們三個人是一起在一個大院里長大的,只是蘇子萱特別喜歡搶她的東西,上學的時候也各種針對她,所以兩個人並不對付。

而陸寒陽……

想到他,簡安安的心裏抽疼了一下,他是她的男朋友!

只是,現在和蘇子萱訂婚了,變成蘇子萱的未婚夫了!

因為陸寒陽出了車禍,昏迷了一段時間,等他好了以後,就把她給忘記了,而蘇子萱趁虛而入,把他給搶走了。

她去找過陸寒陽,他卻說:「簡安安,我沒有想到你竟然如此的心思歹毒,編出這樣一個謊言來想把我從子萱的身邊搶走,我噁心你!」

想及此,簡安安的心更疼了,看着高台上的陸寒陽,胸口如被什麼東西堵上了一般,如鯁在喉。

台上的蘇子萱原本臉上呈着幸福的笑容,結果往台下一瞥,就看到了簡安安。她的臉色頓時變了變,驚慌的看了眼陸寒陽,見他沒什麼異樣,也沒發現什麼,這才鬆了一口氣。

蘇子萱怨毒的看了簡安安一眼,朝着台下自己的母親使了個眼神。

蘇母順着蘇子萱的視線看到了簡安安,頓時大驚,擔心她會破壞女兒的訂婚宴,於是拉着旁邊的簡宏業,直接走上了前去,攔住簡安安想上前的腳步,質問道:「你來這裡幹什麼?」

簡安安只覺得搞笑,她看了一眼蘇母旁邊的簡宏業,冷笑起來:「我爸爸在這裡舉辦宴會,我為什麼不能來?」

沒錯,簡宏業就是她的親生父親,這件事情說起來就好笑,蘇子萱搶走了她的男朋友,而蘇子萱的母親,卻也同時搶走了她的爸爸簡宏業。

蘇母聽到簡安安的話,頓時臉色很難看,瞪了旁邊的簡宏業一眼。

簡宏業摸了摸鼻子,這才道:「安安,今天是子萱的訂婚宴,你別鬧了!」

「我鬧?」簡安安冷笑起來,抬頭看向簡宏業,質問:「因為你出軌,媽媽氣得心臟病發過世,而她的頭七剛過,你就堂而皇之的公開了自己與這個第三者的關係,還給第三者的女兒舉行訂婚宴!」

簡宏業的臉色頓時一變,表情由尷尬轉為惱羞成怒:「爸爸和你蘇阿姨是真心相愛的,她不是第三者,今天又是子萱的訂婚宴,你若不會說話就給我滾!我不想看見你!」

簡安安忍不住嗤笑一聲,瞥了蘇母一眼:「簡宏業,她若不是第三者,那作為你原配的,被氣得心臟病發過世的我的母親,她又是什麼?」

「你……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