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掛遭天譴》[開掛遭天譴] - 第8章 鎮長的秘密

武器店中,何文昌擺弄着面前的槍械,畢竟他對於這些東西稍微有過一些了解,至少什麼型號的子彈配什麼樣的槍還是能分清楚的。

然而店鋪里的槍似乎很多都被店主轉移走了,並沒有想像中的AK存在,只剩下小部分重型武器,比如幾把狙擊步槍,最尷尬的卻是它們並沒有配套的彈藥。

現在能夠立即使用的只有老式獵槍和霰彈槍各一把,還有三把P99半自動手槍,並且除了手槍彈藥充足以外,那兩把主武器的子彈也是極為有限。

王雲簡單向何文昌學習了一下槍械方面的基礎知識,雖然對方也是個半吊子,但只要會開保險會扣動扳機就沒問題,不過當他險些被獵槍的後坐力震脫臼後,只能放棄這些笨重難用的主武器,選擇了一把手槍和一把軍用匕首攜帶在身上。

霰彈槍則是被何文昌獨佔,此時他身上披着店鋪中唯一的高級防彈衣,這東西死沉死沉的,上面有不少用來裝彈藥的小口袋都是掛滿了短粗的子彈,腰間還橫插着一把狗腿刀,如此重量也只有這位體型魁梧的光頭能夠駕馭的了。

當然這也和他將積分用在了第一排被動負重和力量上有着很大的關係,不過因為三級裁決的原因,他只得到了可憐的3點獎勵積分。

至於王雲則是消耗3點積分選擇了一二排的敏捷度加成,在他看來跑得快才是保命的關鍵,剩下3點積分則是留着以備不時之需。

店內剩餘的其他武器包括狙擊步槍他也沒放過,一律收進了系統空間內,只等以後得到彈藥再說,反正他是不會去用,到現在自己的手腕還在隱隱作痛。

「我感覺現在能打十個。」何文昌放肆的笑了起來,他生前都沒這麼武裝過自己,要知道在法治社會早就沒有什麼打打殺殺的事了,上一次拿槍還是在老爹的靶場里。

「哦對了,先前在祭壇里有隻小孩人偶掉落了東西,你看看這是不是有什麼說法。」何文昌忽然一拍腦門掏出張照片遞了過去,他現在對於王雲的頭腦十分認可,要不是這夥計及時破解了雕像詛咒,恐怕現在自己早已是魂歸故里。

王雲接過照片一看錶情頓時有些嚴肅起來,畫面中是一名站立的大鬍子中年男性,這人正邪笑着目視前方,其身上穿着淡紫色的教袍,在衣服胸口的位置還印有一個紅色的特殊圖騰,細看之下那就是一隻倒過來的羊頭。

他怎麼看都覺得那圖騰有些眼熟,似乎在哪裡見到過,思索了片刻才醒悟過來,這和鎮長懷特脖子上掛的項鏈圖案可不正是一模一樣。

照片的背面寫着隱約可見的黑筆小字:「奧利蒙特,自稱新神的使徒,他將信仰散佈於各地。」

「一看就是那種頂級壞蛋。」何文昌指了指照片。

「現在事情複雜了,那鎮長貌似和他們是一夥的。」王雲說著想到了一個可能,難道索菲的失蹤只是懷特暗中搗的鬼?其實這傢伙已經將自己的女兒獻祭了?

不對,如果真是這樣的話,系統一般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