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霆深程晚詞小說叫什麼名字》[季霆深程晚詞小說叫什麼名字] - 第16章

會議結束後,上官彧跟着季霆深去了辦公室。

「姓陸的這兩天沒去公司,在家躲着,也沒出門。」

上官彧手裡把玩着一把飛刀,「他那公司每天都有人上門要錢,都是那個叫蘇晴的女人在應付。」

說到這裡上官彧就嘖了一聲:「出事就把女人推出去,算什麼男人。」

季霆深不由自主就想起了那天晚上程晚詞的青澀和床單上的猩紅,挑眉:

「確實不是男人。」

他換了個姿勢,有些不自然的咳了一聲:

「沒別的了?」

上官彧手裡的飛鏢「唰」的一聲飛了出去,穩穩釘住:

「對了,你家老二要回來了?」

季霆深的臉色沉了兩分:「嗯。」

上官彧抽了一把椅子過來坐到總裁辦公桌對面,敲了敲桌面:

「他回來就回來,你就別跟他對着幹了,你知道外面那些人怎麼傳的嗎?」

季霆深毫不在意,問都懶得問。

上官彧只好接着道:

「都說季霆淵被你排擠到最窮的地區,那邊環境惡劣醫療水平有限,現在病情加重,再不回來就要死外邊兒了。」

「呵!」季霆深的回答是一聲冷哼。

老頭子這幾天一直催他回去吃飯,就是為這個人。

這幾天程晚詞都是在家辦公,主要是為了陪媽媽,媽媽有很嚴重的眩暈症,還有高血壓,她不放心。

陪媽媽買菜遇到樓下的鄰居,都走遠了她還能聽到那兩個女人在說什麼「教授」「野男人」。

程晚詞鬆開媽媽的胳膊折回去,笑眯眯地看着兩人:

「劉阿姨,你女兒出軌還生了私生子的案子結了嗎?」

「王阿姨,你孫子早戀把人家女孩子的肚子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