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品天師葉青陽林珺瑤》[極品天師葉青陽林珺瑤] - 第8章 好想和他私奔(2)

中,脫穎而出,深受青州市上層人士的喜愛。

所以,這裡便也成了高品味的代名詞,有頭有臉的人都會選擇在這邊消遣。

蔣震雷不僅是這裡的svip會員,更因為這花苼會所,是他合作的一個財團老闆開的,所以他在這裡出入自如。

來到門前,林珺瑤對會所的保安人員說明來意。

保安人員卻伸手攔住林珺瑤身後的保鏢。

「今天蔣先生包場了,他吩咐只能林小姐一人進去,其他人在外面等着!」

林珺瑤咬了咬牙,不讓帶保鏢也沒關係,保鏢就是壯膽用的而已。

光天化日,她不信蔣震雷敢做什麼出格的事。

自己進去以後,能談就談,談不了,大不了就走人。

林珺瑤讓其他人回到車上待命,她一人走進會所。

一個服務員引她走到裏面,迎面看見正在品茶的蔣震雷。

「哎呀,林大美女光臨,蓬蓽生輝啊!」

蔣震雷見林珺瑤來了,頓時春風得意起來,揮手朝茶室後面指引道:

「林總,裏面請吧!」

「不用了,你說讓我來會所談事,我已經來了,就在這裡談吧!」林珺瑤淡淡道。

然而她話音剛落,卻不知道從哪裡冒出四個一身黑西裝的男人:「林小姐,裏面請!」

然後推推搡搡,就把林珺瑤推到了後面的屋子。

裏面雖然很大,卻有種卧室的感覺,迎面不遠處,是一個花雕木榻,精美絕倫,上面鋪着金絲綢緞的棉被,頗有古代大戶卧室的樣子。

林珺瑤心中已然明了,但銀牙緊咬,故意裝傻道:

「蔣先生,我們談的是商業合作的事,為何要到卧室里來談?」

蔣震雷迷眼笑道:「林總可知道這花苼私人會所,為何叫花苼?」

林珺瑤冷冷看着蔣震雷,不做聲。

蔣震雷哈哈一笑道:「花苼,意味花開富貴,夜夜笙歌!」

「所以,人生在世,幹嘛綳得那麼緊呢?要及時享樂啊!」

對於蔣震雷這種滿臉匪氣,卻故作文雅的人,林珺瑤從心底感到噁心,每聽他說一句話,都是煎熬。

「蔣先生,我已經按照你說的做了,現在是不是我們可以好好談談事情了?」林珺瑤叉開話題,穩着自己的節奏說道。

「林總啊!事情不着急談。」蔣震雷露出一絲別有用心的陰笑:「別這麼拘謹,我們先喝點酒吧!這樣談什麼都會更有激情。」

「我從南美的莊園,特地買了一批珍貴的名酒,像你這樣的上層人士,對紅酒應該不抵觸吧?」

「今天不大舒服,不想喝酒!」林珺瑤直接拒絕了。

有了酒吧被下藥的事,她現在看酒都眼暈。

但這時候,那四個黑衣人卻再次出現了,其中一個嚴肅道:「蔣先生的酒從來沒有人拒絕的,請林小姐笑納!」

說著,黑衣人從另一個人手裡接過一瓶紅酒,放在桌子上。

林珺瑤心中暗罵,這群人的做派,完全是一群強人所難的流氓啊!

但是,四周都是凶神惡煞的保鏢,她一個女子,除了屈辱和無奈,還真的沒有別的辦法!

正在無比糾結時,卻聽門外一個聲音大喊:

「喝酒嗎?屋裡的人在喝酒嗎?我口渴快放我進去!」

聲音剛落,一個人就沖了進來,後面的保安攔都攔不住。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