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品天師葉青陽林珺瑤》[極品天師葉青陽林珺瑤] - 第27章 商場如戰場

很快,警察就上門了。

了解了情況以後,暫時定性為一起入室行刺案件,嫌疑犯在行刺過程中,受到刺激精神失常,咬舌自盡。

因為歹徒已經死掉,想要查到歹徒行刺的動機也十分困難,只能先在警局備案,再慢慢調查。

而大飛和小飛,雖然流了很多血,中了很多刀,但是沒有致命傷,在醫院休養幾個月就可以了。

不過經過這次事件,大飛和小飛徹底失去了林珺瑤對他們的信任,被林珺瑤開除。

偌大的四層別墅里,只剩下葉青陽與林珺瑤。

「我要和你一起睡!」

林珺瑤抱着被子走下樓,來到葉青陽面前。

今晚又是去警局做筆錄,又是去醫院交費,林珺瑤此時顯得十分疲憊。

「啥?」

葉青陽一瞪眼:「你這是逼我犯罪啊!」

「樓上死過人了,我怕!」

林珺瑤心有餘悸,現在回想起來還瑟瑟發抖。

「那可說好了,你睡歸睡,不許垂涎我的身子,我的身體已經被你玷污了一次,不允許你再玷污了!」葉青陽大言不慚道。

「我很累,對你沒興趣,讓一讓!」

林珺瑤說著,便躺在葉青陽身邊。

葉青陽往一側躺了躺,聞着林珺瑤的體香,心中卻是一陣沉醉。

這個女人,長的美,連體味都如此的誘人。

真是個天生尤物。

她一直惦記的那個男人,該有多幸福啊,而我的女神,也會這般的讓人心動嗎?

林珺瑤背對着葉青陽,眼睛緊緊閉着,然而,卻沒有入睡。

倒不是她對葉青陽不放心,經歷過這幾次事情後,她反而對葉青陽很放心。

她發現,葉青陽和這個世界的很多男人都不同。

他看自己的眼神,並沒有別的男人眼中的淫穢和狂熱,反而有種不諳世事的單純。

但是,他對我如果沒有興趣,為什麼會有酒店那一晚,又為什麼會強吻我?

林珺瑤想不明白。

索性不去想,很快沉沉的睡了過去。

… …

青州北區看守所。

蔣震雷設計陰謀陷害林家一事,屬於重大經濟詐騙案件,證據確鑿,很快就會判刑,轉至北區監獄。

此時隔着厚厚的隔音玻璃,蔣震雷與沈雲海四目相對,紛紛拿起一側的探監電話。

「喂,沈哥,關於你和大boss的事,我可什麼都沒說,您可千萬要保我啊!」蔣震雷用哀求的語氣說道。

打從進入看守所第一天起,被拷問了無數次,蔣震雷就是沒有供出沈雲海等身後的財團,陷害林氏集團的罪名,他一個人承擔了下來。

「好樣的,是條漢子!」沈雲海豎起大拇指:「兄弟你放心,你的家人我會幫你暫時照顧,這邊我也會花錢去疏通,爭取給你減刑!」

「謝謝沈哥!」蔣震雷像個哈巴狗一樣討好的笑,繼而想起了什麼,問道:「林家怎麼樣?他們是不是擺脫困境了?」

沈雲海眯眼冷冷道:「哼,擺脫困境也只是暫時的,我已經與大boss商量了,後期大boss會分配一些資源給我,專門針對林家,林家和我們作對,只能是死路一條!」

「對,林家這些年在青州搶了大boss太多生意,絕對不能放過林家!」蔣震雷說道。

這時候沈雲海接到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