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品天師葉青陽林珺瑤》[極品天師葉青陽林珺瑤] - 第26章 兩個小可憐

「什麼?你簡直是太猖狂了!」

殺手感覺自己受到了奇恥大辱。

他抄起匕首,朝葉青陽刺過來。

葉青陽一個閃避,卻是抓住殺手受傷的手臂,用力一捏。

鮮血噴出許多,葉青陽收一部分在手裡,推開殺手,後退幾步,掏出一章黃色紙符,用殺手的血在上面迅速化了一道符,口中默念幾句符咒。

殺手一愣,被葉青陽的舉動弄的有點發懵。

你小子在幹什麼?你他嗎以為我在跟你鬧着玩嗎?

他匕首閃着森森寒光,再次朝葉青陽刺過來。

葉青陽貓腰躲過,順勢把畫好的紙符塞進殺手的口袋裡,退到一旁,單手結印朝殺手一指。

「五臟玄冥,聽我號令,起!」

殺手忽然覺得身體不是自己的了,受到了一股來自不明力量的干擾。

然後,他的肢體匪夷所思的出現了故障。

就好比喝了很多酒之後大醉,想要往東走,腿腳卻偏偏不聽使喚朝西面去。

而且這個故障可比醉酒之後強烈多了。

殺手想要殺葉青陽,結果卻揮舞着匕首,朝大飛和小飛去了。

大飛和小飛一看這架勢,都快哭了。

大哥啊!你的目標不是林珺瑤么,我們怕你了還不成么?

你能放過我們這兩個小可憐嗎?

葉青陽坐在床邊,手藏在身體一側,輕輕擺動,像是在控制一具傀儡。

他臉上卻是無比的平靜,甚至還能跟林珺瑤嘮嗑。

「林總啊,我覺得這殺手對你的兩個保鏢比對你感興趣,你覺得呢?」

林珺瑤也沒想到會是這樣,她大眼睛忽閃忽閃的眨了兩下:「難道我沒保鏢值錢?」

葉青陽… …

大姐你什麼腦迴路啊?

這時候那殺手像是瘋了一樣追殺大飛和小飛。

他們兩個想奪門而出,卻被殺手堵住了門,一匕首扎在小飛的大腿上。

「哎呦!」

小飛痛苦的哀嚎,趴在地上扯着腿就往床底躲。

大飛上前想和殺手拚命,殺手卻不和他拚命,一個巧妙的姿勢將大飛撂倒,然後一刀扎在大飛的屁股上。

「哦吼吼吼… …」

大飛發出一陣無比酸爽的嚎叫。

殺手趴到床下,把小飛拽出來,提刀又扎小飛屁股。

「大哥大哥!」小飛痛苦的哀求:「求求你,我認慫了,我不是你的對手,求你放了我吧!」

大飛也說道:「今天這事我們哥倆就當沒看見,求求你放過我們!」

葉青陽冷冷一笑:「林總啊,看到沒,你這倆保鏢就是見風使舵的選手,這還沒怎麼樣呢就把你出賣了!」

林珺瑤也是恨的牙痒痒:「大飛小飛,虧我這麼厚待你們,你們兩個真是豬狗不如,我真想在你們大腿上狠狠扎幾刀!」

然而林珺瑤話一說完,那殺手睜着猩紅的雙眼,真的就提起匕首在大飛和小飛的腿上猛扎了幾刀。

「啊——」

慘叫迭起。

林珺瑤懵了,這殺手怎麼聽我的了?

葉青陽賤兮兮的一笑:「林總啊,你說話可得注意點啊!」

林珺瑤見葉青陽笑容里別有意味,猜測是葉青陽搞的鬼,索性也來了興趣,大聲說道:「狼心狗肺的連個東西,在腿上扎幾刀,算是對你們小小的懲罰,但是作為一個保鏢,警惕性連一個司機都不如,真是白養你們了,胳膊再扎幾刀讓我消消氣吧!」

那殺手上前,朝着大飛和小飛的胳膊又扎了幾刀。

大飛小飛在殺手面前,只有任人擺布的份。

只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