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品天師葉青陽林珺瑤》[極品天師葉青陽林珺瑤] - 第10章 大兄弟,這回你栽了

「哼!敬酒不吃吃罰酒!」

蔣震雷露出往日那狠毒的面容,雙眼冒着寒光,他上下打量着林珺瑤,恨不得現在就將她壓在身下。

「來人,把她抬到床上去!」蔣震雷朝門外喊道。

外面走來幾人,把林珺瑤抬到了花雕大床上,又用濕毛巾在林珺瑤臉上擦了又擦,然後退出去。

蔣震雷鬆了松領口,來到床邊,滿意的看着床上的尤物,貪婪的吸吮着口水。

一股清涼澆醒了林珺瑤的意識,她睜開惺忪的眼睛,看見蔣震雷站在床邊,她想動,想掙扎,卻沒有絲毫的力氣。

她害怕,她焦急,但於事無補,只能口齒不清的問道:「蔣… …蔣總,你要… …幹什麼?」

蔣震雷將手機支架擺好,正對大床,一臉淫笑的說道:「林珺瑤,你這小浪蹄子,你說我要幹什麼?當然是干你了!」

「你混蛋!」林珺瑤大罵。

她想起身,但渾身醉如爛泥,根本用不上力氣。

「臭婊子!」蔣震雷滿眼紅色血絲,憤怒大吼:「你他嗎隨便找一個人上床當未婚夫,我卻碰都不能碰你一下?你還真是他嗎的賤,今天老子非要搞死你不可!」

蔣震雷來到床邊,憤怒的撕扯林珺瑤的衣服。

「啊——」

林珺瑤痛苦大叫。

當林珺瑤那白皙的肌膚大片開始暴露時,蔣震雷就像一個沒見過女人的畜生一般,激動的渾身顫抖。

「我今天不僅要狠狠搞你一番,而且我還要錄下來,給你未婚夫看,讓他看看你在我身下承歡的賤樣,哈哈哈哈!」

說著,作勢就要朝林珺瑤的香頸啃上去。

但這時,卻聽角落裡一個戲謔的聲音傳過來:

「對,再往右側一點,激動的情緒再突出一點,對,很好!」

蔣震雷差點嚇尿,循聲望去,卻不知何時,葉青陽站在手機支架後面,像個導演一樣指揮他。

「嘖嘖嘖,畫面感還不錯,來,看鏡頭,笑一個!」

「你他媽找死!」

蔣震雷簡直快氣瘋了。

怎麼哪裡都有他?

這愣頭青,不是醉倒了嗎?

而且,他什麼時候進來的?

怎麼一點聲音都沒有,難道早就埋伏在這了?

不可能啊!

「來人!」蔣震雷朝外面喊道:「把這小子給我綁了!」

但是,話音落後,卻是一片寂靜,絲毫沒有任何迴音。

蔣震雷心道不好,難道這小子… …

葉青陽看出了蔣震雷的心思,微微一笑道:「投降吧,趕緊的,你手下都被我打暈了!」

「一群廢物!」

蔣震雷翻身下床,伸手朝床底摸去。

他是去摸槍嗎?

不,他在找劍!

狠人都有點特殊嗜好。

而蔣震雷的嗜好,就是愛耍劍!

他小時候在西歐長大,練的一手絕好的擊劍術,回國後,他也是僱傭了私人擊劍訓練師定期訓練。

可以說,一劍在手,四五個人無法近他的身。

所以為了安全起見,他無論到哪裡,隨身都會攜帶一柄花劍,即便是睡覺,身邊也會放一把劍。

花劍的特點是以刺為進攻方式,比較輕比較纖細,方便攜帶。

這卧室里,就有一把花劍,蔣震雷提前準備好的,就藏在床下。

這是他最喜歡的一柄花劍,跟隨了他將近二十年,是純混合金屬打造,配比絕對正宗,柔韌度,堅硬程度,亮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