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兵王》[近身兵王] - 第五章這位女俠

蒼浩微微一怔,隨後深深的笑了笑,沒出聲。

廖家珺一字一頓的道:「我希望你能給我解釋一下。」

「這位女俠……」

廖家珺不耐煩的糾正道:「請叫我警官!」

「警官,現在你調查的是打架鬥毆,這跟我之前的生活沒關係。」

「如果警方認為有必要,可以調查你之前的經歷。」廖家珺用手敲點着桌子,似笑非笑的道:「至少你應該解釋一下從什麼地方學的專業搏擊技術!」

蒼浩張嘴就道:「藍翔技術專修學院!」

「如果你不老實交代,我就把你送拘留所,那裡對待新犯人有種名堂叫坐噴氣式,你到時可真的就會翔了!」

「好吧,我……我實話實說,其實我被招去當特種兵了,多年來為國浴血,千里奔襲,懲奸除惡,解蒼生於倒懸!」蒼浩長呼了一口氣,慷慨激昂的道:「本來這些都是高度機密,但既然你問到了,我只好說出來,希望你保密……」

「夠了!」廖家珺不耐煩打斷了蒼浩的話,直覺的認定這是一派胡言,旋即卻又覺得似乎不是沒可能。

蒼浩的身手絕對受過嚴格訓練,但真正執行過特殊使命的軍人在復轉後都能得到妥善安置,斷不至到一家半死不活的企業打工糊口,這不符合廖家珺對部隊的了解。除非是這個軍人犯過錯誤,被不光彩的踢出了部隊。

但蒼浩本人的樣子又實在不像是行伍出身,弓着腰坐在那裡,如同一個特大的問號。再看他呆板的表情和亂糟糟的頭,充斥着一股後現代主義的頹廢范兒,讓廖家珺想起絡紅人犀利哥。尤其看到美女時,蒼浩的眼睛都是色眯眯的,一副黃軍的德性,哪裡有特種兵的樣子,自|慰隊出來的還差不多。

蒼浩現廖家珺不相信,長嘆了一口氣:「好吧,我是在吹牛……其實我是一個殺手!」

「哎呦,冷麵殺手啊?」廖家珺更不相信了,下意識輕哼了一聲。

「我的外號全稱是……朝鮮冷麵殺手,想讓我出手,最好配辣白菜!」

廖家珺不斷地深呼吸,才能勉強抑制住任督二脈中涌動的真氣,沒衝上去就像對待那個猥褻犯一樣踢斷蒼浩的肋骨。

她從警幾年,見過各式各樣的罪犯,自認審問犯人還是有一套的,然而蒼浩跟所有犯人都不一樣。

既然蒼浩有膽子在這裡貧嘴,說明她的審訊方式完全失效,其人的心理防線強大到匪夷所思。看似蒼浩是不着邊際的胡謅八扯,事實上一直在誤導她的思路,導致她的邏輯和推理能力已經徹底崩壞。

更重要的是,蒼浩自始至終沒透露出半點有價值的信息。

最後,廖家珺無奈的嘆了一口氣,把話題岔開了:「我覺得,就算廣廈地產有工程可做,如果全是你這樣的員工肯定也好不了。」

「沒錯,是這樣,不是所有國企都像兩桶油那樣賺得盆滿缽滿。」蒼浩嘆了一口氣,非常無奈的道:「雖然說,我一天到晚什麼也不幹卻照樣拿薪水,總是有點對不起國家的感覺,可是看看那些人民公僕卻又心理平衡了。」

「你說什麼?」廖家珺一瞪眼睛,怒的樣子倒是很好看:「我告訴你,我們警局這裡是女的當男的用,男的當牲口用,你以為每天只是坐在辦公室喝茶看報紙?」

「我說的是那些,而不是這些。」蒼浩一本正經的說道:「我知道你們很辛苦,公僕跟公僕也是不一樣的,比人跟猴之間的區別都大!」

「你……你這是什麼態度?」廖家珺被激怒了,霍然站起,胸前一對大白兔跟着顫悠了幾下。

蒼浩這才注意到,廖家珺胸部規模實在驚人,緊緊撐着制服襯衫,以至於風紀扣都沒辦法扣上。

廖家珺氣喘吁吁地看着蒼浩,胸部一起一伏的,好像隨時能從襯衫裏面掙脫而出。

蒼浩咽了一口唾沫,訥訥的道:「你別生氣,我就是開個玩笑,你作為人民警察總得有點胸懷……這得6F吧?」

廖家珺在刑事偵查局是出了名的暴脾氣,審問犯人能用拳頭就不用舌頭,也不知讓多少犯人吃了苦頭。

說起來,廖家珺是有些背景的,雖然她從不會說她爸是李剛,每一次搞出狀況卻也都能擺平。

只不過她仍然受到了影響,按照她的既往立功表現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