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色綿綿》[婚色綿綿] - 第4章

「你要跟我解除婚約?」程晚詞覺得自己出現了幻聽。

就在昨天,這個男人還親口跟她說要給她最盛大的婚禮,要讓她做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曾經的山盟海誓猶在耳邊。

她愛了他整整七年!

看到她臉上的血,陸湛眼中的厭惡更加直白。

「你跟季霆深的事……」

話沒說完旁邊陸母直拍大腿:「哎喲太丟人了,你跟季霆深幹了那種臭不要臉的事,居然還有臉踏進我陸家的大門。」

程晚詞如遭雷擊:「我不是,我……」

陸母那圓滾滾的身子沖了過來,一把抓住程晚詞的領子就開始撕扯。

「你休想狡辯,讓我看看。」

程晚詞昨晚被季霆深折騰的厲害,腿本來就軟,身上也沒力氣阻止。

衣領被撕開,那白玉般的肌膚現在已經慘不忍睹。

陸母勃然大怒:「你這個賤貨,居然真敢給我兒子戴綠帽子!」

說著揚手就要打。

程晚詞額頭已經被砸破了,自然不會還讓她打臉。

陸母一直都不待見她,她知道。

她一手捂着領口撞開陸母,直接撲到陸湛跟前,看着他:「阿湛,是你讓我去的,我是為了救你啊!」

「可是我沒有讓你跟他上床!」陸湛滿臉憎惡,彷彿她是什麼髒東西,「我是個男人!我的未婚妻被別的男人當眾抱走,現在你和季霆深的事已經人盡皆知。程晚詞你說,你對得起我對你的感情嗎?」

程晚詞愣在當場。

她為了救他被人欺辱,身為未婚夫,他不僅沒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