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色綿綿》[婚色綿綿] - 第26章

「程小姐,你先換了衣服再吃飯吧,醒酒湯已經熬上了。」

見程晚詞臉色不好,芳姨也不敢多話。

「麻煩了。」程晚詞勉強笑了一下。

芳姨以為她和季霆深吵架了,小心翼翼地勸了一句:

「不麻煩,先生就是太忙了。他經常加班,平時也很少回來,一般都住公司那邊。」

程晚詞一愣,「他……很忙嗎?」

那人分明很閑,總是突然就出現,今天打電話也是很快就到了,看着一點都不忙的樣子。

芳姨去櫥櫃給她拿了睡衣,嘆了口氣道:

「那麼大一個集團公司全都是先生一個人在打理,能不忙嗎?最近據說有一個大項目,他更是忙得連吃飯都沒時間,我只好煲了湯讓人送過去。」

因為不清程晚詞跟季霆深到底是什麼關係,芳姨沒有多說。

程晚詞換了衣服,去洗了把臉。

季霆深出現的很及時,她只是有點上頭,距離醉酒還有一段距離。

這會兒想想也是,喝醉了圖什麼?

為那樣一個男人要死要活的,圖什麼?

而且,她是真的非常討厭醉酒的感覺。

等她收拾妥當,芳姨已經把醒酒湯和晚餐都端到樓上來了,就擺在外面的起居室。

程晚詞頓時覺得不好意思:「麻煩芳姨了,我下去吃就行了。」

「不麻煩。」芳姨笑着道:「先生說了,讓你吃完飯就睡覺。」

見程晚詞臉色好一點了,芳姨忍不住就多了一句嘴:

「這人啊,不管遇到什麼事都不能委屈自己。就算天大的事,吃飽睡好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