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色綿綿》[婚色綿綿] - 第24章

等陸湛的辦公室能砸的都砸光了,程晚詞也累了。

「咚」的一聲扔了棒球棒。

她撿起包,從裏面拿出那枚戒指,過去放在了陸湛的辦公桌上。

「從今往後……」她捋了捋額前散開的頭髮,吐出一口氣:「我不想再看見你。」

陸湛早就面如死灰。

想說點什麼,但礙於季霆深在跟前又不敢開口。

楚枂過來抱了抱程晚詞,又心疼又覺得痛快:

「好了好了,都結束了,從現在開始你就是鈕鈷祿·詞了。走,姐請你吃飯喝酒去。」

程晚詞身心俱疲,「好,走。」

兩個女人沒有管其他人,就那麼走了。

季霆深挑了挑眉,這女人真是用完就扔。

正要追上去,陸湛突然哭喪着道:

「季總你就饒了我吧,錢不是已經退給你了嗎?求你了,你就饒了我吧!」

季霆深臉色一沉:「跟我裝傻?」

陸湛都想給他跪下去了:「我、我真的不知道你到底什麼意思,我一直跟老陳對接的,其他的都不清楚。」

「不知道什麼意思,那你現在怕什麼?」

季霆深眼神有點冷,也並不想跟陸湛在這浪費時間:

「我的耐心有限,你最好不要讓我等太久。或者,你現在就說,明天你的公司就可以重新開張。」

陸湛神色一動,不知道想到什麼又立刻搖頭。

臉上滿是掙扎:「不,我不知道你什麼意思,季總求你放過我吧。你不是喜歡程晚詞嗎?我把她讓給你了,我之前真的都沒碰過她,我發誓!」

季霆深眼眸驟然一寒。

程晚詞那張滿是悲傷的臉從他眼前閃過,心臟彷彿又被什麼東西狠狠刺了一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