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色綿綿》[婚色綿綿] - 第14章

程晚詞沒有回答爸爸的話,而是去陽台拿了掃把把地上的碎瓷片打掃了,才對父母道:「爸媽,我先送他下去,回來再跟你們解釋。」

程銘學看了季霆深一眼,後者笑着頷首道:「那我就先告辭了,有機會再來拜訪。」

關上門的那一刻,程晚詞長長吐出了一口氣。

季霆深一直盯着她,發現這女人真是越來越有意思了。

就剛才那股子狠勁兒,他毫不懷疑如果陸母不道歉,她真敢拿花瓶捅。

不管多柔弱的人,一旦被揭了逆鱗,真的什麼都做得出來。

「看什麼?」

程晚詞冷着臉,她今天沒有化妝,乾淨白皙的臉透出了幾分脆弱。

神情卻依舊倔強。

電梯到了,季霆深先進了電梯,挑釁地看着她:「不敢進來?」

程晚詞現在還能有什麼不敢的?

之前的事不提,今天這人的出現確實很及時,否則還不知道跟陸母糾纏多久。

誰知她剛跨進去,季霆深直接把她壓到了電梯上。

他捏着她的下巴,輕佻道:「剛才爽不爽?」

程晚詞差點直接炸了:「放開,你幹什麼?」

指腹下的觸感細膩又嫩滑,季霆深不由想起那天晚上,

手指忍不住細細摩挲起來,聲音有一絲不明顯的暗啞:「剛才爽不爽,說。」

「你有病嗎?」不就問剛才陸母道歉的事嗎,這語氣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倆又怎麼了似的。

季霆深看着她:「跟了我,讓你一直爽。」

程晚詞:「……」這人的腦子果然有那個大病。

還不近女色,分明就是個大流氓。

「看我倒霉好欺負是吧?」程晚詞臉都氣白了,深吸一口氣,「季霆深,我說過,我不想跟你們再有任何交集。」

「叮」的一聲,電梯到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