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色綿綿》[婚色綿綿] - 第10章

看着自己的生意夥伴都去討好季霆深,陸湛如墜冰窖。

完了。

他終於反應過來季霆深不僅沒有打算放過他,而且還要讓他身敗名裂一無所有。

「季總……」要不是現場人多,陸湛差點給季霆深跪下來:「我、我……」

目的達到了,季霆深自然不願意久留。

他看都沒看陸湛一眼,摟着程晚詞低頭跟她說話:「是不是覺得無聊?」

季霆深誰啊,整個燕城有誰能讓他低下那高貴的頭顱?

程晚詞陪他演,「嗯」了一聲:「我不想呆在這裡了。」

季霆深就摟着她站起來,神情溫柔:「那我們回家。」

「回家」兩個字說得實在太自然了,跟真的一樣。

被徹底無視的陸湛眼睜睜看着兩人相擁離開,心態都崩了。

真的完了。

季霆深一行人離開後其他人哪裡還敢留?

「不好意思啊陸總,我還得回去給我兒子輔導作業呢,就先走一步了。」

「陸總,我老母親最近身體不好我也得趕緊回去了,改天約你喝酒啊。」

女賓那邊自然也是走得一個不留,原本熱熱鬧鬧的包廂很快就只剩下陸湛和蘇晴。

蘇晴妝容精緻的臉氣得變了形:「這些忘恩負義的王八蛋!」

看着空蕩蕩的酒桌,陸湛癱軟在沙發上,後背的襯衣已經被冷汗打濕。

出了名城大門,季霆深放開了程晚詞。

表演結束,回歸現實。

上官彧遞給程晚詞一張卡,笑着道:「程小姐,這是季總對你的補償。」

程晚詞看了眼那張銀行卡,唇邊一抹譏諷:「補償?是對奪我清白毀我名聲的補償,還是對陪你們演戲的補償?」

從昨晚的人間四月到今晚的名城,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