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全球都在等你離婚》[夫人,全球都在等你離婚] - 第19章

墨肆年無法形容他看到房間里那一幕時的心情。
如果他晚來一步,白錦瑟可能就被這個男人糟蹋了。
她安靜的睡在床上,像個孩子一般,彷彿對周遭的一切,一無所知一般。
他真的無法想像,一個人在自己家裡,也會遭受到這樣的暗算。
不知道怎麼的,墨肆年就想到中午她跟自己吵架時,那靈動的眸子和不服輸的模樣。
她要是知道自己的遭遇,那雙眸子肯定會暗淡吧!
他直接走上去,一把將靳辰軒從床上拽下來,像垃圾一樣,扔在在一邊,快速的將白錦瑟的裙子放好。
靳辰軒都懵了:「你……你誰啊,你想幹嘛?幹嘛打攪我的好事兒!」
墨肆年活了二十幾年,他自認為,什麼腥風血雨沒見過,多麼骯髒的事情,他都能面不改色。
可他怎麼也沒想到,白錦瑟在自己家裡,居然都能發生這樣的事情,簡直可怕到了極點!
他沉着臉轉身,整個人宛如修羅。
他一手抽過靳辰軒扔在床上的皮帶,直接對着靳辰軒抽過去。
靳辰軒驚的大喊:「你不能打我啊,我可是靳家二少!」
只不過,他的話絲毫沒能阻止墨肆年的動作。
靳辰軒身上立刻就出現了紅印,空氣中只有皮帶凜冽的聲音。
靳辰軒疼鬼哭狼嚎,嘴裏還在不乾不淨的罵著:「你幹嘛打我,你什麼東西啊,你……啊!」
靳辰軒一開始還能罵兩句,後面一句話都罵不出來了,疼的只剩下了哭聲。
墨肆年整個人猶如羅剎,恐怖的讓人發寒。
他抽的靳辰軒一動不動,一根皮帶都被他抽壞了,他才將皮帶直接扔在地上。
看着一灘爛泥一樣的靳辰軒,他從容的從西裝口袋裡拿出手帕,仔細的擦了擦手,然後,一臉厭惡的扔在靳辰軒臉上。
門外,白正明和路雲荷,還有白琳琳被趙炎堵在房間門口。
聽着裏面凄厲的聲音,白正明心都跌到了谷底。
他怎麼都沒想到,墨肆年會突然出現。
白正明手心裏全都是汗,靳辰軒在他們家被打成這樣,靳家肯定不會輕易善罷甘休。
而且,現在這情況,他是直接得罪了墨肆年吶!
白正明嚇得後背直發涼。
就在這時,墨肆年大步從房間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