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情難逃蝕心劫》[風情難逃蝕心劫] - 第4章 難道就她不配嗎?

掛斷電話,葉知歡閉上眼,屋裡的躺在床上。

她躺了一天一夜,沒有絲毫的困意。

她只是想靜靜的躲在這裡,不被任何人打擾,不被任何人發現,安靜清理着心裏的傷口。

隔日,如顧方南所說,葉氏公司危機加劇。

葉父心梗住院。

葉知歡打車去醫院看父親,床邊坐着的是汪淑秋,在抹着淚。

她心尖微顫,雙手用力握得發白,一步步朝顧方南的別墅走去。

顧方南開始還在遠處看着,後面見葉知歡身體晃得厲害,直接將車開到了她身邊:「葉知歡,上來!」

她很聽話的上了車,乖巧的在顧方南車上坐着。

很乖很安靜,卻彷彿沒有靈魂。

在別墅外,顧方南一臉冷漠:「你要是想讓你爸住進棺材的話,你就繼續折騰,我不會攔着你。」

顧方南說完就轉身離開。

葉知歡笑了笑,這樣的自己,不止顧方南討厭,她也討厭。

過去,她是這個世界多餘的存在。是顧方南的出現,讓她的生活有了希望和溫暖,也是他溫暖了她的整顆心。

不過,同樣是因為顧方南,她又成為了過去的她。

「葉小姐,今天先生說讓您多喝點魚頭湯。這些菜也都是先生專門搭配的,您不要吃太少,不然我們會被先生責罵的。」

葉知歡神情淡淡的吃着,木訥的仿若木偶。

她不過是在按顧方南的設定做事罷了。

傭人在跟顧方南彙報着她的情況,她坐沙發上,手上拿着育兒書,獃獃看着,書卻久久沒翻一頁。

她想到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