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了吧,你管這叫替補王毅》[瘋了吧,你管這叫替補王毅] - 5 這100你必須給

斯台普斯中心球館,客隊更衣室門口。

王毅正堵在這裡。

他安靜地站着,聽着更衣室內的喧鬧聲。

勇士隊的個球員打趣道:

「嗨,兄弟,你今天的防守真棒!被人在頭上灌進了九記三分!」

另個球員也戲謔道:

「夥計,你不是說要把他防到哭着爬回去嗎?我怎麼看到是你好哭着爬回來了?」

第三個球員則哈哈笑道:

「雖然那傢伙的LOGO三分,讓人很討厭。但不得不說,那真的很酷。你作為背景板,也應該感到很榮幸吧?」

勇士主教練科爾並未阻止他們取笑爆炸頭。

隊友之間這種嘲諷很常見,這最多只能算是開玩笑。

就像是好朋友之間經常會有的那種嘲諷。

這也能作為對隊友的種激勵。

但是今天,這種激勵並沒能奏效。

爆炸頭反常態,低着頭,言不發地坐在椅子上。

默默地換着鞋子。

主教練科爾見狀,眉頭微微皺。

身為多年的主教練,他對球員的心理變化很敏感。

這爆炸頭顯然是受打擊了。

而且受到的打擊還不小。

想想也是,任誰被人在頭上頓狂轟亂炸,都會受到沉重打擊。

想到這裡,主教練用目光示意,阻止了眾人的繼續取笑。

取笑個好勝心極強的人,會讓他受到刺激,努力向上。

但如今爆炸頭已經受到沉重打擊,意志有點消沉。

這個時候再取笑他,那就是雪上加霜。

他走過來,拍了拍那爆炸頭肩膀,說道:

「不要緊,聯盟中有多少人,被史蒂芬在頭上扔進無數個三分,他們不也活得好好的?有些人,你防是防不住的,頂多只能限制。」

說著,他看向史蒂芬*庫里。

庫里就是這樣的球員。

庫里也安慰道:

「兄弟,他當時的手感太熱,所以相信我,這不怪你。你已經做到了所能做到的切。下場,我們繼續努力。」

那爆炸頭這才抬起頭來,向主教練和庫里點了點頭:「謝謝。」

他的情緒看起來稍稍好了點。

但也僅此而已。

受到沉重打擊之後,想要立即恢復是不可能的。

只能慢慢來。

爆炸頭換好了衣服,便站起身。

有點茫然地走向更衣室門口。

打開門,正要出去。

卻差點與門口的人撞在起。

門口的人不是別人,正是王毅。

爆炸頭愣,停住了腳步。

勇士隊其他球員見王毅堵在門口,個個也都是愣。

隨即反應過來。

堵客隊更衣室門這事,曾經發生過幾次。

每次都是火藥味十足。

很可能是爆炸頭噴垃圾話時,噴得有些過火。

這個東方人帶着湖人隊來報復了。

他們連忙上前,想要替隊友撐腰。

不過當他們看到只有王毅人時,卻都有點意外。

個人就敢來堵客隊更衣室,這傢伙是要瘋嗎?

史蒂芬*庫里擠開人群,來到門口,向王毅道:

「嗨,夥計,有什麼事嗎?」

王毅擺了擺手,說道:「這是我和他的私事,與其他人無關。」

他指了指爆炸頭。

主教練科爾見王毅說話時語氣平靜,甚至還帶着微笑,似乎並不是來找事的。

他這才微微鬆了口氣,向那爆炸頭示意。

既然是你們之間的私事,你自己去解決。

那爆炸頭有些疑惑,面色凝重,皺着眉說道:

「這次被你扔進了幾個三分,但是下次,我定會鎖死你!」

語氣很硬。

但是主教練科爾卻暗暗搖了搖頭。

此時爆炸頭語氣越硬,就說明他心裏越沒底。

只能靠着強硬的語氣,撐撐場面。

看來,他受到的打擊,還是超出了自己的預料啊。

王毅聽到那爆炸頭似乎氣勢磅礴的話,嘴角露出抹笑容。

「嗯,我不是來談球的。」

爆炸頭愣,問道:

「我們之間除了籃球,我想不出還有什麼可談的。」

王毅伸手,做出個數鈔票的手勢:

「剛才在球場,你可是賭過美元的。我投進了那記三分,所以,你那美元歸我。」

勇士隊其他人聽,個個皆是愣。

隨即哈哈笑了起來。

原來就為了美元,搞得這麼劍拔弩張。

要知道,能在NBA混的,最次也是年薪幾十萬美元。

像史蒂芬*庫里這種級別的,年薪更是達到4萬。

所以在他們看來,王毅這簡直就像是孩子之間為了幾美元而窮追不捨。

那爆炸頭都有些無語,說道:

「就為了美元,你至於嗎?」

王毅認真地點頭:

「至於。你不會願賭卻不敢服輸吧?」

對於別人來說不至於,但對於他這個只簽下天短合同的球員來說,太至於了。

在這份天短合同之前,他已經兩個多月無球可打。

這兩個多月的生活花銷、訓練開銷、房租等各種開銷,早已將之前賺得那點錢花得干二凈。

他甚至都沒錢再租房子。

晚上只能睡隊友卡魯索家的車庫。

如今這份天短合同,也僅有8美元而已。

如果今天之後,沒有球隊再和他簽約,那麼這8美元需要支撐他很長段時間。

所以現在別說是美元了,哪怕是美元,對於他來說,也是很重要的。

那爆炸頭也是個邊緣球員,工資不高。

美元對於他來說,也是有點肉疼的。

賽場上他只是隨口說,誰知道這個東方佬竟然當真了。

他搖頭道:「我身上沒

猜你喜歡